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Richard Baldwin教授看全球价值链

供稿人:温一村  供稿时间:2016-10-10   关键字:全球价值链  拆分  工厂经济体  总部经济体  

Richard Baldwin博士是瑞士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的国际经济学教授,也是全球价值链研究领域的知名专家,在由淡马锡基金会贸易与谈判中心、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和世界贸易组织(WTO)出版的《变革世界中的全球价值链》一书中,Richard Baldwin教授对“全球供应链是怎么出现的,全球供应链的重要性,全球供应链将走向何方”等话题进行了讨论,介绍了在近300年以来对全球化起到过推动作用的因素,以及这些因素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基于该书可以对Richard Baldwin教授的全球价值链观点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Richard Baldwin教授将历史上的两次重大转折称作两次“拆分”,第一次的推动力是蒸汽革命,第二次是信息与通信技术革命(ICT)。在第一次拆分中,当今的发达经济体实现了工业化和快速增长,南北收入差距加大,贸易和移民数量急速增加,出现了地方性生产集聚。在第二次拆分中,新兴经济体实现了快速工业化,缩小了和已经实现工业化的经济体之间的收入差距。GVCs出现在第二次拆分中,具有贸易网络、投资服务和创新复杂性。对于拥有必要的基础设施和政策框架的国家而言,GVCs意味着国家在多元化、产业化、成长和发展的过程中拥有了更多的选择。

供应链细分指的是生产过程的功能性分拆,受到专业化和协调成本之间基本平衡的制约。供应链分散指的是生产过程的地域性分拆,受到分散力和集聚力之间平衡的制约。集聚力会吸引公司群,不鼓励离岸外包,鼓励大部分公司和客户以及中间品供应商处于同一地区。分散力鼓励地域性分拆,包括工资差距(促进南北离岸外包)和微观优势(促进北北和南南离岸外包)。

将来,全球供应链会受到四个关键因素的影响:1)能降低功能性和地域性分拆成本的协同技术的进步;2)计算机集成制造技术的进步将会削弱专业化优势,对熟练度、资本和技术集中型有利;3)工资差距缩小,减少了中国这样的国家在南北外包中获得的利益;4)油价导致分拆的成本进一步上升。

通过分析,Richard Baldwin教授认为:首先,“工厂经济体”和“总部经济体”之间工资和收入差距的下降并不意味着二者之间的供应链贸易就一定会减少。事实上,自从微观优势给专业化带来的优势超过了工资差距带来的优势之后,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强度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之间的强度。贸易的基本原则是:从理论上来讲,随着国家经济的增长和不同国家经济之间相似度的提高,国家之间的贸易会变得更多。而不是更少。其次,随着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工资差距缩小,很可能会重演早期的旧“雁行”模式,即开发商提升价值链,从而鼓励下一个低工资国家沿着同样的发展道路前进。

参考文献:

1. Deborah K. Elms and Patrick Low. Global value chains in a changing world, 2013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