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情报 ---知识产权研究

WIPO发布《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

供稿人:柳贺  供稿时间:2016-11-17   关键字:WIPO  创新指数  

WIPO发布了《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旨在从双赢的角度对全球创新进行分析,从而为政策制定的完善提供便利。

一、全球创新指数(GII)概念框架,共82项指标

全球创新指数(GII)帮助建立了对创新要素持续进行评估的环境。今年,它为128个经济体提供了包含有详细指标的关键工具,这些经济体占世界人口的92.8%,占世界GDP(按当前美元计)的97.9%。

对四个衡量项目进行了计算:总体GII、投入和产出分指数以及创新效率比。

•“GII总得分”是投入和产出次级指数的简单平均数。

•“创新投入次级指数”由五个投入支柱构成,它们反映了国家/地区经济中促成创新活动的因素:(1)制度,(2)人力资本和研究,(3)基础设施,(4)市场成熟度,和(5)商业成熟度。

•“创新产出次级指数”提供了有关创新活动在经济中所产生产出的信息。它有两个产出支柱:(6)知识和技术产出,和(7)创意产出。

•“创新效率比”是产出次级指数得分与投入次级指数得分之比。它表明了某一国家/地区的投入所获得的创新产出。

每个支柱被分为三个分支柱,每个分支柱由不同的指标组成,今年共有82项指标。

图  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框架

全球创新指数排名:中国进入全球排名前25

2016全球全球创新指数排名如下表所示:

表  2016全球全球创新指数排名Top25

在排名前十的国家中,瑞士连续第六年居首。德国今年进入了GII前十,排在第十位,换掉的是卢森堡(第12名)。德国之所以有此成绩,是依赖在研发和知识创造领域持续的优良表现,而且它在物流表现、本国人专利申请量和国家代码顶级域这些指标上位居前列。此外,它在全球前三名研发公司的平均支出等新增指标上的得分也在前列。

捷克共和国今年被挤出了前25名。与此同时,中国加入了前25名俱乐部。这一变化不仅是由于中国的创新表现,也有统计方法方面的因素,比如中国在新增的四项指标中表现尤为出色。举个例子,在全球研发投入最多的一批公司中,中国的研发密集型公司数量尤为显著。中国今年的创新排名也显示,它在“商业成熟度”与“知识和技术产出”这两个支柱获得高分,高于它现在所属的前11-25 名这一群体的平均得分。它在本国人专利申请量、本国人实用新型申请量、高新技术出口和创意产品出口等指标以及全球研发公司、国内市场规模(4.3.3)、企业研究人才和本国人工业品外观设计申请量这些新指标上的得分都很靠前,所有这些因素使得中国跻身前列。

总体排名情况

排名前十的高收入经济体在所有支柱上的表现均优于第11至25名。前十名的优势主要在于人力资本和研究、市场成熟度与知识和技术产出。过去的效绩显示,这两个群体目前在GII所有投入侧支柱上的差距正在拉大,只有商业成熟度例外。与此相反,对比还显示,在知识和技术产出与创意产出这两个GII产出侧的支柱上,两个群体之间的效绩差距在缩小。此外,一些排在第11至25名的高收入经济体——如大韩民国(第11名)、加拿大(第15名)、日本(第16名)和爱沙尼亚(第24名),它们在多个支柱(即制度、基础设施和创意产出)上的表现高于前十名国家的平均水平。中国在所有支柱上的表现尚无法与任何前十名的国家比肩,但它在商业成熟度与知识和技术产出上的得分高于同一群体的其他国家。

中等收入经济体中,中国与高收入国家的差距最小,马来西亚与之的差距扩大。去年,中国和马来西亚是仅有的两个最接近前25名国家群体的中等收入经济体。除这两个国家外,中等偏高收入经济体群体与其他第11-25名高收入经济体群体之间的差距很大,尤其是在制度、人力资本和研究、基础设施与创意产出这些支柱上。

从变量的层面看,无论是绝对值还是相对值,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近年来在多个关键指标上显示出的进步都最为显著,这些指标包括研发总支出、ICT服务进口、本国人专利申请数量和引用文献H指数以及与创新人力资本开发和创建相关的其他变量,如高等教育入学率、受教育年数、高等教育入境留学生以及前三名高校的平均得分排名。

如今中国进入了前25名,马来西亚(第35名)是在排名上最接近中国的中等收入经济体,但二者之间的差距扩大。排在第38名的保加利亚是紧随其后的中等收入经济体。确实,马来西亚与保加利亚在各支柱上的得分相近于或高于前25 名以外的高收入经济体群体,在商业成熟度与知识和技术产出这两个支柱上尤其如此。少数中等收入国家,如土耳其(第42名)、哥斯达黎加(第45名)、摩尔多瓦共和国(第46名)和罗马尼亚(第48名)进入了前50名。

但平均而论,中等收入和高等收入经济体之间的差距依然很大,而且依然主要存在于制度、人力资本和研究、基础设施和创意产出这些支柱上。与去年相比(可能也有部分统计方法上的原因),这两个群体在人力资本和研究、商业成熟度以及知识和技术产出这些支柱上的差距也在明显扩大。

主要研究结论

2016年,GII的六项主要研究结论是:

结论1:通过全球创新避免陷入持续低增长模式

研究与开发(研发)和创新上的投资对于经济增长至关重要。无论是创新的长期支持者——通常是那些反复进入GII前25位的国家/地区——还是如中国、大韩民国和新加坡等在创新领域取得了持续快速进展的国家/地区,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模式,即通过提供稳定的研发支出,保持创新处于关键的优先地位。

创新界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更为系统地将研发扩展至其他中低收入经济体,避免过于依赖有限几个国家带动全球研发的增长。即便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新兴国家也只是将其研究预算的一部分用于基础研发;它们更侧重于应用型研发和发展。

结论2:有必要采用注重全球创新的思维模式,对新治理框架进行讨论

科学和创新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为国际化,更注重合作。所有人都有可能从全球创新中受益。

对企业而言,为了从全球创新中获益,需要树立新的企业创新文化。这涉及简化等级关系,以及在研发活动、供应链管理和营销中加强跨职能合作;能够带来新视角和技能的多元化人才库;鼓励承担风险的环境;以及对新型合作伙伴关系模型和创新平台进行尝试和试验。

对于国家政策制定来说,为加强国际合作提供便利,并通过更为外向型的方式对内进行补充,这是目前创新持续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

结论3:创新正在变得越来越全球化,但差距依然存在

研究和创新出现了多极化分布。大部分活动仍然集中在高收入经济体和巴西、中国、印度和南非等部分中等收入经济体。只有中国缩小了与美国等富裕国家在研发支出或其他创新投入和产出指标方面的差距。其他中等收入经济体仍然相差甚远;马来西亚今年的排名进一步下滑。中高收入经济体组别与中等收入经济体组别之间存在很大差距,特别是在制度、人力资本和研究、基础设施以及创意产出支柱方面的差距。

结论4:对于建立完善的创新体系,不能通过刻板僵化的途径实现;激励创新的举措和“创新的空间”发挥着重要作用

对于建立完善的创新体系,不能通过机械或刻板僵化的途径实现。通过充分的创新投入、成熟的市场、蓬勃发展的商业部门和与创新主体紧密的关联建立起完善的创新体系,并对它们的表现进行评价,这项工作比试图增加一个创新投入变量要更为复杂。对于政府来说,在干预和放任之间取得平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挑战性。

结论5:撒哈拉以南非洲作为最具潜力的地区之一需要保持创新的势头

撒哈拉以南非洲在创新领域有着较好表现。自2012年起,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创新实现者数量要多于在其他任何地区的数量。肯尼亚、马达加斯加、马拉维、莫桑比克、卢旺达和乌干达这些通常的石油出口国家,它们的表现要优于根据其发展水平所做出的预测。重要的是,肯尼亚、马拉维、莫桑比克、卢旺达和乌干达由于在过去五年中至少四次成为创新实现者而脱颖而出。

结论6:拉丁美洲地区的创新潜力尚未得到发掘,创新活动在近期将伴随重大风险

拉丁美洲被认为具有尚未得到发掘的重要创新潜力。尽管存在巨大潜力,但相比其他地区,来自该地区的国家GII排名并未稳步上升。此外,该地区的经济体在近期没有一个成为创新实现者,但仍有若干经济体在这一组别中脱颖而出。由于拉丁美洲,特别是巴西遭遇了严重的经济动荡,克服政治和经济的短期局限因素,坚持长期的创新承诺和结果,将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参考文献:

[1] 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 http://www.wipo.int/econ_stat/zh/economics/gii/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