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发展平台经济,德国所遇到的困境

供稿人:陆颖  供稿时间:2017-3-21   关键字:德国  平台经济  困难  

据2015年底的英国《经济学人》,德国制造业企业在平台经济大战中,面临着从思维方式、运作模式到企业文化的几重障碍。

缺乏对促进平台客户吸引力的思考

只有当企业、开发者和客户积极使用平台时,平台才能蓬勃发展。绝大多数的大型IT企业已经足够成熟,去管理这样的“生态系统”,但对制造业企业来说并不容易。正如平台思维实验室董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技术分析师桑吉特•保罗•乔达利所提出的,制造业正陷入一种“管道式思维”中:企业向供应商下订单,并做成产品,然后派送给客户。现在必须更多的像园丁一样思考,怎样在能让这个公园能够保持乃至提高对其它公司和客户的吸引力,从而蓬勃发展。

德国倾向“封闭式平台”

成功的平台往往是“开放的”,这就是说,平台的建立者鼓励其他公司,包括自身的竞争对手,在平台上构建应用程序。博世、通快、西门子以及其他公司虽然声称平台开放,但实际运作过程中的开放度仍是未知数。德国老板们更倾向于由自己来提供所有必要的服务,不太能接受邀请其它公司到自己的平台上来的想法。如果德国的汽车制造商们能够克服彼此的竞争的话,德国或许可以推出具有市场主导地位的汽车操作系统。不过,宝马、戴姆勒以及大众旗下的奥迪三家联合收购诺基亚旗下的数字地图服务Here后,是否会将之变成一个真正的平台,还尚不明了。这种专有思想也让德国的工业企业并不情愿去开发开源软件,或拒绝放弃其他形式的知识产权——然而,美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就是用专利开源的方法来传播自己的技术。

拒绝共享数据

平台的意义在于共享它们所收集的数据。最佳的新型服务通常就是整合不同来源的信息后提供最终结果。然而在德国,实现起来非常困难。其中一大障碍就是隐私:除却国家制定的严格的数据保护法外,还存在对数据货币化的普遍疑虑。德勤的一项近期研究显示,即使在德国的年轻人中,也有约三分之二的人担心自己的汽车数据会被出卖。许多德国人非常警惕“平台资本主义”:新市场的主权掌握在诸如谷歌、脸书等强大的外国供应商手里。这被视为某种程度上的不公平,也是美国“牛仔资本主义”的一个典型例子,这也促使德国企业更不愿意去创立推广自己的平台。德国的中小企业也拒绝共享数据:它们担心会失去对自有知识产权的掌控,从而也丧失了竞争优势。

刻板保守的德国企业文化,专注精准、缺乏活力

虽然德国企业不再像以往一样内部等级森严,但其管理依然是“由上至下”的;冒险无疑是件令人胆怯的事。开发出成功的平台和服务的一大关键是,把这项任务交付给一个自主团队,而不是以内部创业的形式,并且做好团队失败、停止项目的准备。很多德国企业巨擘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加速器”来培育新的业务理念,但很多其实不过是公关演习。只有极少数做到像德国企业克洛克纳公司那样——这是欧洲和北美最大的钢铁独立经销商,远离设在杜伊斯堡的企业总部,在柏林建立一个孵化器,旨在实现公司供应链的完全数字化,并已经创造了一个连接钢铁企业、建筑公司和其他客户的平台。

很多企业员工也还没有做好迎接数字化世界的准备。奥斯纳布吕克应用技术大学的克莱门斯•韦斯特卡姆普说,在德国大学里,计算机科学家更多的是像工程师那样被培养出来,他们专注于“精准”。这种心态,对于构建高度可靠的系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因为系统会被用于很多行业;但在软件与数据所构成的世界里就成了一个重要缺点,因为更需要的是敏捷的思维和冒险精神。“平台之争将是德国式精准与美国式速度之间的竞赛。”

用户不友好

“用户不友好”也是德国制造业的显著弊端。德国企业的众多管理人员都是工程师背景出身,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更注重提高增量,而不是从自己产品的功能性和使用便利性中获得可观效益。施普林格外派硅谷数月的高管之一克里斯托弗•基瑟表示,德国人确实非常擅于缩小汽车车体各部件之间的缝隙,但是德国产品的用户界面却是另外一副景象:它们通常很复杂,显示器上显现最多的就是“用户错误”。

相关链接:

The Economist.Germany's industry: Does Deutschland do digital?[N].Factiva,2015-12-21.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德国2010年电力12﹪来自新能源
作者:
刊名:电力需求侧管理
年:2007
卷:9
期:5
摘要: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