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现代服务业

2017年新兴国家和地区零售与批发商业发展动态

供稿人:陈煦  供稿时间:2017-12-2   关键字:新兴国家  零售  批发  2017年  
1.亚太地区

得益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和部分国家放宽的外商直接投资政策,2016年亚太地区零售市场发展良好。在科尔尼《2016全球零售发展指数(GRDI)》前5名中亚洲国家占据4席,分别为中国(第一),印度(第二),马来西亚(第三)和印度尼西亚(第五)。除中国蝉联全球最佳零售市场,印度、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排名较去年均有大幅度上升。


2015年,中国零售业市场增速8.1%,超过了GDP增速(6.9%),整体零售市场价值约3.05万亿美元。由于降低部分产品进口关税、加大跨境电商扶持力度、设立免税商店、放宽生育等政策的支持,以及中产阶级群体扩大、消费意识提高等因素推动,中国零售业未来十年的发展前景可观,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正逐渐从基础设施投资驱动转型为消费者消费驱动。在科尔尼公司的《2016外商直接投资信心指数报告》中,中国排名第二,继续保持对外资强大吸引力。2016年各类零售商的际遇大相径庭,在奢侈品行业,受到经济增长减缓和国内反腐行动影响,高端零售商如路易威登、古驰和Hugo Boss在2015年关闭部分门店。杂货领域,便利店由于其高增长高利润被广泛看好,家乐福正在中国逐步拓展其Easy Carrefour的便利店业务,大型超市受电商冲击举步维艰。一些实体零售商和购物中心通过加强线上下业务融合和店内体验吸引消费者,也有部分超市和服饰商将目标转向二三线市场。如何在收入相对较低的人群中保持价格竞争优势是他们面临的严峻课题。中国的电商零售依旧领跑全球,2015年中国网上零售额6720亿美元,同比增长42%,电商销售占到了零售销售总额的15.9%(美国的这一数值为7.3%),到2018年这一比例可能达到30%。移动商务增长140%,达到3340亿美元,占所有线上销售额的一半左右。


印度拥有13.1亿人口,整体零售市场价值预计1.01万亿美元,2013年至2015年,复合年增长率为8.8%。外商直接投资规定的透明化、越来越好的经商环境刺激印度经济发展,而城镇化发展、中产阶级增加、女性从业壮大等因素让印度的零售需求日益旺盛。2016年,印度宣布全面改革外商直接投资规则,零售领域投资也有所放松。首先,放宽零售业本地采购的规定。之前印度出于保护本土零售业的目的,要求外资设立分销零售点注册登记前必须采购30%以上的本地零部件。现在将原先所规定的采购宽限期放宽到3年,即外资只需要在设立印度零售点3年之内满足30%的本地要求即可。如果属于印度政府认可的高新科技或新兴产业,采购期限可以审批延长到5年,这类政策可能会吸引苹果小米这类高科技公司在印度开设门店。第二,取消食品行业外资持股的限制。印度不仅取消对外商投资食品行业的审批,而且允许外资独资经营,只要食品是印度生产并加工的。这项规定有利于沃尔玛和乐购开展业务,前者目前仅限现购自运业务,后者则与Tata合资经营。据悉,亚马逊已经计划在印度投5亿美元,向用户销售生鲜食品。在电子商务领域,政策允许100%外商直接投资进入以刺激其在线消费市场发展,2015年印度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网购市场,仅次于中国。美国电子商务市场研究公司预测,到2020年,印度电商市场销售额将从2015年的100亿美元升至470亿美元。不过目前印度大多数网上零售商还是严重依靠投资人的资本运营,或者通过低价折扣来推动业务,基本没有获得利润,阿里巴巴在2016年部署进军印度市场。随着印度投资环境的改善,包括苹果、H&M、宜家、华为、小米、联想、伟创、富士康、三星、LG、日立等跨国企业都已针对印度开展了新一轮的外商直接投资,餐饮、运动、便利店等领域也有大量品牌进入。除去政策“松绑”,印度市场依然复杂且充满挑战,印度有29个邦,每个邦都有权利自行选择是否参加外商直接投资改革,从每个邦的层面了解市场动态至关重要。印度还存在部分基础设施瓶颈,如过时的劳动法、复杂的规章制度、高劳动流失率和有限的高质量零售空间等。


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地区经商环境最友好的国家,在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便利指数中排名18,尽管在市场规模和发展速度上稍稍逊色,2013到2015年零售额复合年增长率为-3.4%,零售商依然对其市场潜力保持乐观。大型综合超市和便利店尤其活跃,电商零售也积极扩张。


印度尼西亚2013年到2015年零售复合年增长率为-2.3%。2016年政府在将近50个领域开放市场允许外商投资,其中包括了零售和电子商务,并制定了电子商务五年计划,包括修订法规,每年认定并支持200家科技公司等。政府还计划在未来4年内完成30项基础设施项目,包括急需的公共交通和发电厂,以上都推动了本土和国际零售商在印尼的扩张步伐。


由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带动,加上低劳动成本和地理优势,越南GDP增长率居上榜东南亚国家第一,2015年零售额增长9.5%,零售面积增长22%。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多城市,超过80%的越南人不在家里吃饭,他们更愿意为星罗密布,在任何时间都提供服务的便利店支付额外费用,所以便利店在越南获得现象级的增长,数量从2012年至今增长了260%,全家、7-11和本土便利店Vingroup集团均积极增加门店。


斯里兰卡受经济增长、工资上升、投资和旅游等因素刺激,预计未来两年人均零售额将每年上升6%。新政府正从公共基础设施投资转向私营部门主导的发展形式,一方面降低外商投资门槛,一方面积极寻求与印度、美国和英国的商业合作,以降低对中国的依赖,中国现大约资助了斯里兰卡70%的基础设施项目。目前斯里兰卡的零售版图主要被本土零售商占据,高质量的零售空间供应紧张,需求远大于供应,其最大的城市及商业中心科伦坡的租金在2015年上半年上涨30%,在科伦坡以外地区零售的发展速度稍快。尽管零售增长空间依然很大,2015年进入斯里兰卡市场的国际零售商屈指可数,有美国冰淇淋零售商圣酷石、zara和星巴克等品牌的特许经营商Mitra Adiperkasa等。


菲律宾的外包产业促进了经济增长,零售预期乐观, 预计到2025年,零售产业将会占到全国生产总值的1/5。传统中,菲律宾往往在一种叫sari-sari的店里购物,这种店售卖各式各样的商品,从食物到衣服,再到家居用品,无所不包。不过,随着国际零售巨头进入菲律宾进行投资,菲律宾零售业态正在不断的现代化,竞争也在不断加剧,国内和地区零售商家相继制定扩张计划。2015年菲律冰的现代化零售面积增加了13%,本土财团Robinsons集团计划投资1亿美元在2020年前建成10个全新的社区型商场。


此外,亚洲地区的日本在2014年全国消费税上调之后,零售额持续下滑。2015年,由于之前被抑制的潜在需求,该国250强零售商的综合收入增长回升至2011年度的6.9%。大部分日本零售商的盈利能力有所提高,综合净利润率为2.4%。

2.中亚和东欧地区

经济增长放缓,货币贬值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该地区零售业的发展。其中哈萨克斯坦的零售发展指数排名第四,较去年上升九名。土耳其由于经济增长稳固,及其年轻的都市消费群体排名升至前十,不过上升的失业率,有限的可支配收入和最近的安全问题制约了其零售进一步发展。尽管油价将会暴跌,得益于其旅游业的快速增长,阿塞拜疆依然是奢侈品购物的热门之选。俄罗斯混乱继续,卢布的微弱走势对奢侈品零售行业起到部分刺激作用。


哈萨克斯坦拥有1800万人口,总零售销售额为480亿美元,哈萨克斯坦零售市场的中期发展较为乐观,国际零售商纷纷进入市场。为了让零售商看到长期商机,政府成立了专门办公室,以吸引投资和国际品牌的入驻,目前办公室正在和欧尚、宜家协商。家乐福,梅林,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H&M都在哈萨克斯坦有所动作。


持续的安全问题导致土耳其零售短期环境不利,受此影响其旅游业下降了12亿美元。进口附加费和货币贬值进一步压缩零售商的利润,法国时尚女装品牌Promod、法国家居品牌Habitat、Industrie Denim和加拿大内衣品牌La Senza纷纷放弃与本土零售商的竞争撤出市场。从长期来看土耳其零售市场有较大开发余地,传统零售商占到了整个零售收入的2/3,新增的零售面积和连锁店的不断进入,将不断的刺激现代化零售发展。在2015年,土耳其新增20家商场,商场总数达到360家,其中150家集中在伊斯坦布尔;而土耳其的东部靠近中东政治乱局,相对收入也较低,对零售商的吸引力有限。


阿塞拜疆的旅游产业驱动经济发展,政府大力宣传吸引游客光顾,利用货币贬值的优势,把首都巴库定位为奢侈品购物的目的地。2016年阿塞拜疆举办了众多大型活动,包括F1方程式、帆船世界锦标赛、17岁以下欧洲足球冠军联赛。服饰零售商增长减缓,一些服饰零售商关闭部分门店,尽管如此,奢侈品牌零售依然坚挺,这主要归因于奢侈品销售主要靠旅游产业拉动,对经济环境本身并不敏感。在杂货领域,主要是中型现代零售商和传统零售商主导,2015年首个大型国际杂货零售商SPAR进入阿塞拜疆,计划在未来3年内开张30家门店。


2015年俄罗斯的实际可支配收入下降了4%,零售贸易营业额达27.5万亿卢布,增速放缓至4.5%。2016年前5个月与2015年同期相比,俄零售贸易额增长2.4%。由于卢布走弱但相对稳定,连锁零售商可借此机会发展新的业务或收购资产,不过对短期销售的预期不可太高。根据高力国际的数据,2015年底空置的零售面积比前一年同期翻了一番,达到14%,大小零售商都在缩减规模。尽管如此,在过去一年中依然有约40家国际零售商进入俄罗斯市场。爱马仕在莫斯科开设欧洲第二大门店,其他奢侈品牌也纷纷在莫斯科开设门店,一方面卢布的贬值吸引了国外游客前往俄罗斯购买奢侈品,另一方面俄罗斯本国民众也购买奢侈品来应对货币贬值。此外,本地的杂货类零售行业也在扩张中,规模、低价和商品种类是在俄罗斯成功的关键,大型零售连锁店通过略高于成本的定价获得市场份额。马格尼特零售连锁超市在俄罗斯零售贸易额居于领先地位,2015年该公司的零售贸易额增长近25%,公司计划以每年1000家的速度开店,新的店铺针对不同程度的收入人群。

3.中东和北非地区

由于两大重要经济体——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尽管整体销售依然在增长,投资者在波斯湾地区投资变得更加谨慎,并将目光转向埃及等非洲北部市场。


受油价下跌、欧元贬值以及中国俄罗斯游客数量下降等多重因素影响,2015年阿联酋零售业发展速度由前一年度的8%回落至6%,整体市场价值预计690亿美元,2013至2015年,阿联酋零售业符合年增长率为7.0%。阿联酋零售市场趋于饱和,但成熟的市场体系以及低风险优势依旧对零售商充满吸引力。


沙特阿拉伯受油价下跌影响,GDP收缩了15个百分点,但是2015年零售额较去年上涨了5%。这主要归因于沙特有利的人口结构,沙特阿拉伯约有超过70%的人口小于30岁,是国内家具、白色家电和儿童用品消费市场的中坚力量。2015年,沙特政府为吸引外国投资,实现经济多元化,提出将取消对外商投资批发和零售行业的限制,允许外商在上述行业独资经营。尽管具体实施的时间和速递还不确定,但无疑会受到希望实现本土制造的国际零售商的欢迎。


埃及自2011年发生“阿拉伯之春”革命后社会秩序趋于稳定,再次登榜科尔尼零售发展指数,排名30。埃及人口规模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最大,有8900万人,预计在2020年可达到1亿人口。该国的中产阶级也在高速增长,贸易市场远远没有邻国饱和,预计零售额可在2021年可以翻一番。尽管埃及中远期的零售前景乐观,但宏观经济局势和市场条件给零售投资者蒙上了一层阴影。埃及开始征收增值税,进一步加剧了国内持续的通胀(在过去几年通胀超过10%),埃及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月,由于食品和饮料价格上涨,该国的年化城镇通货膨胀率增至28.1%。另据央行数据,埃及去年12月的整体通胀水平为23.3%,高于11月的19.4%。此外,零售商进入市场还不得不面对四分五裂的市场和极其复杂的官僚主义。埃及镑贬值,恐怖袭击等会进一步通胀和国民消费增加压力。

4.拉丁美洲

除了乌拉圭、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等人口总数小于5百万的传统“小宝石国家”,拉丁美洲依然是吸引零售商投资的活跃市场。


秘鲁在自由贸易政策推动下进一步开放经济,吸引外商投资,经济稳步增长刺激了个人消费,消费者信心指数在拉丁美洲国家中最高。零售商开始在其二线和新兴城市寻求发展机会,但目前仍以城镇地区发展为主。商场和购物中心是秘鲁2016零售发展的主旋律,秘鲁有75家商场,2016将会有6家在建中的商场投入运营。


巴西之前并未持续很久的市场繁荣受到经济衰退和政治变局重挫,零售吸引力下降。通胀指数达到10.7%,失业率上升至7.6%,消费者信心下降,零售销售下降了4.3%,杂货和服饰领域受打击最为严重。由于货币贬值和上升的国际交易税,高收入的巴西人减少了出国旅行,反而导致国内进口奢侈品销售上升,圣保罗一家奢侈品购物中心的销售额同比上升25%。


2016年智利和墨西哥从科尔尼全球零售发展指数中“毕业”,不再被列为新兴市场,两者现代化零售市场发展成熟,零售渗透率也接近发达国家。智利从2001年解除外商直接投资限制后一直受国际零售商的青睐,连续15年排名全球零售发展指数前10。在过去5年智利的零售面积增长了超过40%,平均每千人零售面积248平方米。墨西哥一直是美国零售商(如沃尔玛)进入拉丁美洲的门户,2016年其零售密度为每千人210平方米零售面积,并购与电子商务是近年墨西哥零售界的主旋律,2015年有两宗重要本土并购业务,另一方面亚马逊的在线销售高速增长,耐克、Petco宠物店、沃尔玛山姆会员店纷纷转型电子商务。

5.撒哈拉以南非洲

家庭收入增加、国家城镇化建设加快、中产阶级崛起使得该地区零售市场充满潜力,不够正规化的贸易条件让给零售商进入该地区增加了重重阻力。从地区上看,撒哈拉以南非洲是个非常多样化的市场,零售商在不同市场际遇各不相同。尼日利亚有1.8亿人口,但是商业环境充满挑战,长期以来贸易市场不正式,让进军市场成为一项高风险高回报的赌注。南非则高度发展并城镇化,拥有超过1千万平方米的零售面积,但进来经济踯躅前行,消费者支出减少,零售市场趋于饱和,还有在当地有着深厚根基的本土零售商参与竞争。科特迪瓦、赞比亚、加纳等国家,经济稳定性有所上升,对现代化零售模式的需求也更加迫切。


肯尼亚是紧随南非后的第二大正式的零售市场,稳定的经济发展、上升的消费者信心、健全的消费品部门和成熟的供应链让尼日利亚成为零售商的主要战场,尤其是内罗毕和蒙巴萨两个肯尼亚最大的城市。尽管国际零售商积极扩张,但肯尼亚的杂货零售仍主要被传统商店和街边市场占据,现代化的门店主要由城市的中产消费者光顾。此外,肯尼亚的快餐业拓展尤其迅速,肯德基、赛百味和达美乐披萨都在其首都内罗毕开设新店。

参考文献:

德勤(Deloitte).Global Powers of Retailing:2017 The art and science of customers [R].2017.

科尔尼(A.T.Kearney.)The 2016 Global Retail Index:Global Retail Expansion at a Crossroads[R].2016.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