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文化创意产业

UNESCO全球文化政策监测评估系列(1)两份《重|塑文化政策》全球报告,评估全球文化多样性现状

供稿人:祝碧衡  供稿时间:2018-5-31   关键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文化多样性  文化监测  全球报告  
全球报告系列概况

2016年1月1日正式生效的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首次从全球层面上承认文化、创造力和文化多样性对解决可持续发展挑战的重要性,并将其写进了议程,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推动力量。这一认识,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2005年《保护与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以下简称“2005年公约”)相呼应,即强调文化活动、产品和服务具有文化与经济双重属性:在文化层面,包含身份和价值观,促进国际社会的包容度和人群的归属感;在经济层面,促进就业和收入,推动发展中国家创新和可持续发展。

 为此,从2011年开始,UNESCO敦促各缔约方(截止至2017年末,有146个缔约方,中国于2007年加入)启动对“2005年公约”实施效果的评估。2015年末,第一版全球监测报告发布;2017年末,第二版全球监测报告出炉;之后,2020年12月会发布第三版全球报告。鉴于“2005年公约”对世界各地的文化政策制定所产生的变革性影响,全球报告系列特意将标题定为“重塑文化政策”,以帮助我们理解以下问题:执行“公约”是否激发了国家一级和国际一级积极的政策改变?这些改变的政策和措施的实施效果如何?它们是否导致了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的政策制定?这些政策和措施是否为人类发展创造了更好的成果?旨在建立一个文化领域的综合监测指标体系,为政府灵活调整文化政策和措施提供信息。

 《重|塑文化政策:为发展而推动文化多样性的十年(2005年公约全球报告)(Re|Shaping Cultural Policies: a decade promoting the diversity of cultural expressions for development(2005 Convention Global Report))》(2015)(简称“2015年全球报告”),是UNESCO在“2005年公约”通过十年后,对全球文化领域发展和推广方面所发生的变化,特别是互联网和科技的发展对公约所造成的冲击做出的第一份全球评估报告。报告历时4年完成,2015年12月由UNESCO发布,内容是对“2005年公约”各缔约国履约状况的评估。报告委托了14位著名专家,综合了71份履约报告内容,审视了“2005年公约”如何在全球和国家层面监测的十个领域启发政策变化,对公约的履约状况做出了全面分析,被认为“可能成为推进世界文化政策研究的里程碑事件”。该报告的及时提出,也将对《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实施提供论据支撑,帮助国家提升目标和决定政策问题,谋划满足人民需求和要求的新措施。该报告中文版已于2016年6月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上海图书馆馆藏的索书号为:G112/0344。

 《重|塑文化政策:为发展而推动创意(2005年公约全球报告)(Re|Shaping Cultural Policies:Advancing creativity for development(2005 Convention Global Report))》(2018)(简称“2018年全球报告”)则分析了2016年以来在监测“2005年公约”方面取得的进展,于2017年12月发布。报告将追求的文化发展目标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联系起来,并提出未来几年路线图的主要内容,使“全球报告”成为长期为政策对话服务和改变创造新的空间的有效工具。2018年4月,南京出版社已获得此份报告的中文版官方独家授权,并负责翻译出版。

报告监测结果

已有关于2015年全球报告影响的信息表明,监测框架已经被有效地用作文化决策工具。例如,它已被作为修改《南非艺术、文化和遗产白皮书》和起草坦桑尼亚新的国家艺术政策的基础。在墨西哥,专家们用它来编写“文化权利普通法”。在德国,它通过在艺术自由、流动性、性别平等和贸易问题之间建立起以前没有形成的联系,启发跨部门制定文化政策。它还在城市层面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桑托斯市(巴西)复制,以收集有关创意经济的信息。全球一些大学也对师生提出研读2015年全球报告的要求,特别是在阿根廷,澳大利亚,摩洛哥和西班牙等国;因此它也有助于培育新一代的文化决策者和研究人员。

不过,2018年全球报告也指出,尽管报告清楚地表明,缔约方正在共同努力,支持可持续的文化治理体系,并将文化纳入国家发展计划;虽然民间社会行为体有很强的核心力量,致力于在改善文化治理和制定文化政策方面发挥作用,但“公约”积极推动其参与这些进程的意图并未尽其所能实现:

1.文化政策适应数字环境的快速变化以及采用前瞻性政策模式(包括公共服务媒体)仍然存在持续的挑战。

2.在实现文化产品和服务的平衡流动以及促进艺术家(特别是来自南半球的艺术家和文化专业人士)的流动方面进展并不平衡。

3.虽然尊重人权正在获得立法基础,特别是在艺术家的社会和经济地位方面,基本自由正在成为公约利益攸关方中更明显的问题,但缔约方远未完全实现这一核心目标。

4.在促进妇女作为文化产品和服务的创造者和生产者的平等方面取得了很少成果,并且需要更多地关注维护艺术自由,抵御来自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日益增多的威胁以及日益增长的自我审查气氛。

另外,缔约方显然有必要建立监测和评估机制,使其能够更充分地为“公约”的信息共享和透明度条款做出贡献。例如,2015年全球报告已在不断强调“缺乏长时段数据”的困难,这也使得2018年全球报告无法很好地测试2015年确定的指标的可行性。尽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UIS)进行的全球文化就业调查首次制作了按性别分列的统计数据,但要获得更多此类数据,缔约方还必须建立机制来系统地收集信息和数据,统计数据和最佳实践。他们还需要确保政府和民间社会行动者充分参与这一进程。

展望未来

全球报告系列工作的核心期望是政府和民间社会行动者将把全球报告的结果和建议纳入其国家文化政策和发展战略和框架。每版报告都不是最终结果,而是一种可用于长期过程的工具,包括建立政策对话空间,加强利益相关者共同合作产生数据和信息的能力,以及倡导国家和全球层面的政策创新。这个过程既是未来几年的挑战,也是机遇。其实现取决于基于以下议程的路线图:

1.简化和统一国家和全球监测所需的数据和信息。这将通过调整下述领域来实现:QPR框架及其统计附件,全球报告监测框架及其目标和监测核心。

2.调动世界各地的研究网络和统计办公室。未来几年,与全球、区域和国家网络和机构合作,开始收集数据和信息并建立统计基线,使其成为全球报告监测框架及其核心指标和核查手段的基础,将是至关重要的。

3.填补数据空缺。两份全球报告已经确定了一些数据空缺。包括文化服务贸易,人员流动的数量,数字环境中的文化数据,或按性别分类的数据。因此,需要加大投入支持这些关键领域的数据收集。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UIS)开展的一些主要的全球调查,如电影院数量,文化贸易额和文化就业等,也需要定期继续进行,以扩大受访国家的时间序列和样本数量,以及增加数据的多样性。

4.提高决策者对文化政策改革的认识。将文化政策改革纳入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核心将是成功的关键因素,从而确保结果的所有权和可持续性。这可以通过恢复国际文化部长网络(前国际文化政策网络,INCP)来实现,将此作为交流与合作的积极平台,分享专业知识,就新出现的文化政策问题进行探讨和交换意见,就执行“公约”和相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制定战略并推动对话。在这方面,还可以组织一次类似1998年斯德哥尔摩文化发展政策会议这一里程碑式的会议。

5.建设政策监测能力。支持各国努力监测文化政策及其影响的实施情况,促成公开决策和创新政策设计,将继续构建教科文组织的技术援助工作。只要通过国家一级的活动支持建立透明和参与性的监测平台和进程,使政府和民间社会行为者聚集在一起,就可以实现这一目标。

6.寻求发展共同体的共识。全球报告系列提供了新的信息,即文化创意产业不仅有助于创造就业和收入,而且还有促进创新的潜力,渗透到教育和性别平等等传统发展领域,并促使它们发生变化。尽管文化部门将其作为发展引擎的兴趣日益增加,但寻找系统化的方式来实现这一认识仍然充满挑战。需要探索与各发展共同体,特别是区域开发银行和国家发展机构就诸如文化发展援助、贸易援助、贷款和保险计划等问题进行合作的机会。

 

参考文献:

1. UNESCO. Re|Shaping Cultural Policies:Advancing creativity for development .[2018-5-17]http://en.unesco.org/creativity/global-report-2018

2. 《重塑文化政策——为发展升级创意》(2018全球报告)中文版在巴黎举办启动仪式.新华网2018-04-17.[2018-5-17]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4/17/c_129851950.htm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