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竞争情报 ---都市圈研究

纽约市公共住房研究系列二 1930年代

供稿人:华子怡  供稿时间:2018-5-31   关键字:纽约市  公共住房  可负担住房  历史变迁  

今日纽约的可负担住房与其长期和复杂的历史是不可分割的。在经历了外界对公共住房不看好、联邦加入对公共住房项目的扶持、后又撤出补贴,公共住房污名化、白人迁逃、后又实现一定程度的混合居住,多番起落如今的纽约依然坚守住了很大一部分存量公共住房。 

1930年代——纽约市住房局初成立便大展拳脚

二十年代后期,包括纽约在内,全美城市的住房情况都有所好转。但即使如此,住房供求仍非常紧张,1936年,哪怕是居住条件甚不理想的廉租公寓楼,不足52万套住房也容纳了200万人。

在举国都对“公共住房”的概念不屑一顾甚至抵触的情况下,不同于其他城市,纽约市几乎所有掌权人士都认同公共住房的必要性。1934年,美国第一个住房机构“纽约市住房局”(New York City Housing Authority)成立,并迅速成为全美的先驱。成立仅几年,纽约市住房局就完成了多项艰巨的目标:“公共住房”这一概念获得了广泛的民众支持和政治背书;通过地方项目获得资金,并为中等收入家庭建造公共住房;建设了大规模、高质量的住房项目;在所建的住房中提供一系列社区公共设施;并且在种族融合的前提下挑选租客。

纽约市住房局在融资方式、租客选择和房屋管理等各方面都打破传统、做了新尝试。不同于州、联邦层面的住房项目,资金来源无非就是从预算中提高拨款,纽约市住房局却允许市政征收“房屋占用税”以补贴建造和运营费用,资金更充裕便能建造更高质量的住房、甚至吸引更高收入层的租户。在管理方面,纽约市住房局也采用了更市场化的管理方式,为公共住房雇佣了一批管理、维护、保洁人员等,后期甚至还有公共住房巡警在各楼层巡逻维护治安,并安排现场助理收取迟交的房租。

三十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以政府补贴方式建造保障性住房终于在学界和政府层面获得了一定认可。直到1937年,美国国家层面通过了《1937住房法案》(Housing Act of 1937),法案中新增了一块政府为保障性住房项目提供长期、低息贷款的内容。但另一方面,法案对租客的收入上限、建造成本、规划和选址等事项都设定了限制,因此,可以说基本限定了公共住房只能改造现有的贫民窟,给地方政府余留了很少开拓和创新的可能性。

而在纽约市,三十年代纽约市住房局开发的新住房项目(如Harlem River Houses,Queensbridge Houses)不仅简朴美观,也与传统的依赖私人开发商建造保障性住房的模式形成了鲜明对比。在大萧条背景下,加上有1926年州法案(《有限分红住房公司法》)开拓道路,许多纽约的改革人士成功地获得了高层领导的支持(甚至当时的总体罗斯福),为纽约市争取到了联邦补贴,由政府操刀,建造、管理并拥有主要面向工薪阶层的、大型的住房综合体。

 

参考文献

Bloom, Nicholas Dagen, and Matthew Gordon Lasner, eds. Affordable Housing in New York: The People, Places, and Policies That Transformed a City. Princeton ; Oxford: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5. Print.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