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WTO服务贸易谈判的演进

供稿人:温一村  供稿时间:2018-11-30   关键字:服务贸易  谈判  

当前,国际服务贸易增长势头迅猛,随之出现许多新的服务贸易相关的问题与争端,亟须新的贸易规则。然而,原有的WTO服务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简称GATS)已经不能适应新形势的需要,为建立新规则而开始的多哈回合贸易谈判却一直陷入僵局。为此,众多WTO成员国纷纷另寻解决办法,希望能够尽早达成新的服务贸易协定,解决服务贸易领域出现的新问题。由于各国发展程度不同,遂要求所有国家都接受一个高标准的经济规则非常不现实,所以各国之间签署BIT(双边投资协定),不同区域的多个国家也在进行多边谈判,比如TiSA(国际服务贸易协定)、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FTAAP(亚太自由贸易区)等多边贸易协定。

服务贸易协定(TiSA)由美国于2011年12月发起,其是由美国和欧盟、澳大利亚共同主导的WTO的次级团体。这一次级团体也被称作“服务业挚友俱乐部(Really Good Friends of services,简称RGF)”。TiSA旨在放开成员之间服务贸易,实现成员之间服务贸易自由化,为各国的政府、工人、农民、消费者争取更多合作的机会。如果TiSA谈判成功,成员之间的投资和服务贸易壁垒将大范围削减,形成统一的服务业市场准入标准,重塑国际服务贸易规则。截止2018年6月,其已经完成了21轮谈判,目前TiSA 已经基本完成框架和细则,等待各方减让表的最后谈判。尚在参加谈判的23个成员既包括发达国家/地区,也包括发展中国家,成员服务贸易总额超过全球总量的七成。其中,高收入成员14个: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台北、中国香港、冰岛、以色列、日本、韩国、列支敦士登、新西兰、挪威、瑞士、美国和欧盟。中高收入成员8个: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毛里求斯、墨西哥、巴拿马、秘鲁和土耳其。中低收入成员1个:巴基斯坦。新加坡曾经加入TiSA谈判,后又退出。

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在美国和欧盟之间进行,于2013年启动,谈判内容涉及服务贸易、政府采购、原产地规则等等,双方关注的领域主要在于有关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但由于美国政府未能在换届前完成谈判,TTIP的谈判在2016年陷入停滞:欧盟贸易司网站上有关的谈判文本信息,就一直停留在2016年7月14日;而特朗普一上任,其团队就把长期挂在白宫网站上的TTIP专题删光了。

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也就是没有了美国的“瘦身版TPP”于2018年3月签署了完整协议,协定签署方包括11个国家,涵盖的领域包括海关监管与贸易便利化、投资、服务贸易、金融服务、电信服务、政府采购、知识产权、透明度与反腐败等。TPP的前身是TPSE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在2002年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三个国家首先提出,2005年文莱加入后,四国率先提出高标准的贸易协定,即P4版本。随着更多国家的加入,2015年形成TPP的P12版本,新增加八个国家:美国、澳大利亚、秘鲁、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加拿大、日本。

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即东盟十国加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RCEP协定框架》包含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自然人移动、投资、竞争、电子商务、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等18项内容,值得注意的是,RCEP将在金融、电信方面设立专门的附件。截止2018年6月,已完成了22轮谈判,参与方目标是在2018年内结束该谈判。

综合以上服务贸易规则以及多边贸易规则中与服务贸易相关的部分,可以发现,目前服务贸易规则的新趋势包括:

1、  与跨境数据流动相关的服务贸易规则成为重要议题;

2、  服务贸易自由化的标准更高,具体体现在:更多行业范围的市场准入、更广泛的服务贸易提供模式、更高标准的一般义务、更多的边境后措施;

3、  有利于发达国家的竞争优势;

4、  发达与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博弈将长期存在。

 主要参考文献:

[1]      张悦,崔日明. 服务贸易规则演变与中国服务贸易的发展[J].现代经济探讨,2017(5):39-43.

[2]      赵瑾. 全球服务贸易壁垒:主要手段、行业特点与国家分布[J].国际贸易,2017(2):31-39.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