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上海加强新兴技术和科技创新的政策建议

供稿人:党倩娜  供稿时间:2019-6-5   关键字:新兴技术  科技创新  政策  

自提出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战略目标以来,上海已经出台了多项政策,在科技创新发展获得了不少进步,但目前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有待完善,如发展战略方向前瞻性不够、产业技术创新计划分类分策实施不充分、全球领先研发机构和顶尖科学家数量偏少、专利质量较弱、大型企业创新能力不足、新兴技术研发表现不突出、学术策源力与产业协同创新不强等。本文主要针对这些问题,针对如何支撑新兴技术和未来产业方向的实施,从发展方向管理、创新主体、创新能力建设、协同创新支援模式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建立新兴技术前瞻性监测体系,对发展方向实施分类分策管理。

首先,应当尽快建立新兴技术前瞻性监测体系。目前,上海还没有一个系统的新兴技术和未来产业监测体系,为了能够尽快把握新兴技术和未来产业的先机,应当尽快建立相应的动态连续的监测体系,建立技术领域和技术方向目录,进行不断跟踪、修订和支持。

其次,在总体上可以根据国家和城市战略、未来发展、技术本身发展等,将有关技术分为分为战略性技术、使能性技术、社会民生技术、引领性技术,前面几项一般是优先战略发展领域,可以从上而下制定,而引领性技术可以更多地作为探索性技术,鼓励机构进行自由探索,而不过多固定其发展方向,以探寻未来更多的发展可能性。

第三,对每一项技术及其产业的发展基础进行摸底调研,分区间施策。每一项新兴技术领域可以按照上海现有产业基础和产业发展前景形成判断区间,并根据不同区间实施各自针对性措施。若上海产业基础好,而产业发展爆发期3-10年内的,如量子技术、靶向药物、基因编辑、精准医疗等,科技创新基础在全国或全球具有一定的领先地位,政策重点在于除了继续支持研发以外,更重要的是推动科技创新成果的溢出;若上海产业基础一般、产业发展爆发期3-10年以内的,如合成生物、基因疫苗、通用人工智能及机器人(协同机器人、极端机器人等)、边缘计算、极端计算等,政策重点在于摸底行业创新的薄弱环节究竟是在基础创新不够,还是产业创新能力不足,而后实施相应政策;若上海产业基础较差,发展爆发期3-10年以内的,如数字药物、新型化合物半导体、5G与工业互联网等,产业发展基础很弱,因此,政策的重点在于支持源头基础和基础创新,加强基础研究的支持力度;若上海产业发展基础好、产业发展爆发期10年以上的,如基因占卜、透明计算、完美网络隐私、超智能平台交互技术等,政策重点在与继续加大基础研究的力度,并率先构建产业化试点或平台,争取尽早在全国和全球形成领先水平;若上海产业发展基础一般或差、产业发展爆发期10年以上的,如定制基因、万能疫苗、类脑信息技术等,政策重点在于着力加强与国内外领先机构的合作研究,或引进顶级科研人员,以在未来产业发展中快速提高自身的基础研究能力。

二是明确国际卓越科学中心和全球技术创新中心的战略定位,加强顶级科学家人才和机构的建设。

首先加快建设上海重大研发机构设施,进行长期且稳定的支持。目前,上海在量子科学、半导体芯片、超算中心、合成生物、人类表型组学、药物创新、干细胞、类脑智能、转化医学、材料基因、石墨烯、智能电网、量子材料、卫星遥感、微技术、智能制造、智慧农业等领域分别建立了相应的科学机构或平台设施,而这些领域也是当前上海发展迅速的领域,在国际前沿发展中占有一席之地。然而,张江科学城的建设只是上海作为国际卓越科学中心的一部分,上海还有大量的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可以依托,继续加强在一些重大引领技术或使能技术领域的科学设施的建设,如网络安全与隐私、自主和泛在人工智能、智能微尘、数字药物、基因技术、疫苗技术、自主和无人驾驶、新材料(拓扑材料、合成燃料、生物材料、低维材料)、先进储能技术等机构或平台,并给予10年左右长期稳定的支持,使之成为相关研究前沿的重要载体和依托。

其次,鼓励成为国际化研究中心。为了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学中心和技术创新中心,上海重大研发机构必然成为国际化的研究中心,应鼓励研究中心全球招聘,形成一定比例的外籍研究人员(如日本在世界顶级研究中心计划中规定,中心全体研究者中必须有30%以上为外籍人士)。

第三,注重引进顶级科学研究人员,形成以高水平研究者为核心的世界顶级研究中心。在人才引进中,应注重依托重大研发机构和研发项目,引进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引领新兴学科、带动新兴产业发展的海内外顶级人才,并依托上海自贸试验区、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改革平台,充分发挥政策先行先试的突破优势,以这些顶级科学家命名组建科学实验室和核心团队,支持和培养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创新领军团队,提升上海人才的能级。

 三是加大“企业创新能力提升计划”的实施力度,充分发挥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战略引领作用。

首先,鼓励企业创新中心的建设。除了继续采用财政政策等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或技术改造力度,鼓励企业建立全球研发与创新合作伙伴关系和合作网路以外,还应鼓励企业创新中心的建设,尤其是参与建设行业创新中心,围绕新兴产业发展的重大共性需求和关键技术瓶颈建设行业技术研发平台。

其次,特别鼓励企业先进制造业研发中心的建设。美国在《美国先进制造业战略计划》、《确保美国在高端制造业领导地位报告》等报告中相继指出,美国制造业部门研发支出占全部私人部门的72%,制造业企业集中了全美研发力量的70%,发展高端制造业有利于加强创新活动。因此,应特别鼓励企业先进制造业研发中心的建设,对相关机构争取成为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给予支持。

第三,支持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的建设。大力争取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落户上海,对接国家战略,并对已经落沪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给予有力的配套支持措施,充分发挥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在上海本地的战略结合与产业引领作用。

四是打破边界,实施打包式创新支援模式。

一是以融合性主题需求作为新兴技术和未来产业探索的方式。打破各产业间的界限,以未来需求或挑战为主题,选定横跨产业间的基于官民合作基础的大型融合课题进行支持,如智慧交通、智能医疗等领域,形成产学研集群式研发。

二是加强应用创新,强化科研机构发明专利披露。高校等科研机构虽然存在强制发明专利披露的要求,但由于专利权属、产业支持等配套措施方面的不足,往往影响相关专利的披露和转化。因此,应对配套政策进行系统考虑,同时,高校等科研机构也应整合和合并专利管理和技术转移工作,改变专利管理和技术转移工作割裂的情况,加强技术转移机构的能力建设。

三是实施package模式的创新服务模式。打破目前创新资源在政府部门之间各自为政的状态,以研究项目为载体,整合各部门内的资源,为项目实现打包式服务。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