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情报 ---竞争情报方法论

中美竞争情报的差距何在:访美国詹姆斯麦迪逊大学陶庆久教授

供稿人:徐宏宇  供稿时间:2019-6-5   关键字:竞争情报  访谈  陶庆久  

陶庆久,从1996年开始从事战略管理研究和教学,先后在美国匹茨堡大学、理海大学及詹姆斯麦迪逊大学教授战略管理和竞争情报。2011年创立麦迪逊绿色发展集团,致力于为中国企业在美投资提供竞争情报服务。 


问:您于90年代初赴美留学攻读竞争情报专业,当时国内外关于竞争情报教育有何不同?无论在理论方法还是在实证研究方面的课程设置上美国与国内有何区别?

答:一个比较大的区别是竞争情报的教育是以哪个专业方向为基础开展的。在国内竞争情报基本上都是基于图书馆情报学专业和文献学专业延续下来的,在美国竞争情报的教育主要是面向企业的,是以商业管理为基础的。以图书馆和文献学为基础的竞争情报教育可能会让学生对情报的认识、管理以及企业战略决策的理解不够到位,会让人误以为竞争情报只是一个搜集查找文献的工具,你可能没有办法在具体的决策上给出更好的建议,这可能也妨碍了很多从业人员往高层走一步,或者是离决策更进一步。在美国竞争情报教育通常设立在商学院里,相比国内的情报课程多了战略决策,我读的专业确切地说是商学院的战略管理专业,这个专业跟竞争情报密切相关,是竞争情报的重要理论基础,这个专业涉及经济学、战略管理以及环境扫描等理论基础课程,尤其是比较系统地学习了企业的战略战术决策理论。其实,美国对竞争情报的教育也不是特别广泛,真正开设竞争情报课程的学校不是很多,大概有个二、三十所,多数情况是很多学校有竞争情报这门课,还有一些学校会在学习完四、五门课程后颁发一个资格证书,真正能够设立竞争情报学位教育的学校不多(多半也是从所谓的国家安全的情报专业转过来的)。

 

问:相比90年代中后期,现在的竞争情报教育又有何变化?

答:没有太大的变化,竞争情报教育相关的学校基本上是分散的,没有一个比较统一的机构或者中心,大家各行其是。2000年,我曾经参加过一次全美竞争情报教育研讨会,当时讨论的主题是希望各个学校能统一教程、方法,最后也没有一个好的协调结果。现在SCIP正在准备一些SCIP University的在线教育模式,实际就是通过一系列的教程、培训、考试,颁发一张证书,这种模式是否能够推行下去、效果如何也还很难说。我所在的詹姆斯·麦迪逊大学(James Madison University)推出一个以竞争情报为中心的项目,涉及市场情报、技术情报等内容,可能会比较有特色,目前美国其他高校还没有类似的项目。

  

问:很长一段时间,您都在从事美国竞争情报的学术研究,能否从理论研究者的角度谈谈美国高校是如何进行竞争情报学术研究的?这些年的理论研究您有哪些收获?

答:高校里的竞争情报工作分为研究和教学两块。从研究的角度讲,又有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之分。其中,理论研究是指一些基础的与具体的企业运作、企业决策没有直接联系的研究,由于研究范畴较大,他不需要真正走到一个具体企业中间去了解更深入的运作,这是一小部分学者的研究。多数学者在做实证研究,也就是偏向于应用、实践,与企业有深入联系的研究。客观地讲,竞争情报的理论发展进展缓慢。实证研究相对强一些。同时也受到2001和2008年两次大的经济衰退冲击,企业的竞争情报工作被压缩不少,高校的研究工作也相应地很难得到企业界的支持和配合。我在这个时期主要的研究精力转到战略管理/战略联盟上,汽车工业成了我的主要研究背景行业。这么多年来,看到中美两国企业界,教育界竞争情报工作的云卷云舒,我的收获可以归结为下面两点:情报离开企业的具体战略决策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另外,深入了解一个行业是竞争情报工作产生价值的关键途径。

 

问:您在美国既有竞争情报理论研究的基础,又有创建第三方竞争情报研究中心的经验。多年来,您不仅始终活跃在国内竞争情报会议的舞台上,所创建的公司也是为中国投资者服务。就您所看,中美竞争情报从理论研究到第三方服务,有何差距?您能给中国的情报工作者些建议吗?

答:首先我想强调的是,竞争情报作为企业的一个职能是重要的,很多时候是关键的。但是它不是企业主要价值链的组成部分,而是辅助和支持活动。所以每次经济危机到来时,我们都可以看到竞争情报经费及机构的大幅削减,这是正常现象。其次,竞争情报作为一项个人的工作技能是重要的也是可以传授的,CI在职培训和高等教育都有其生存的空间。最后,专业的竞争情报工作是很具挑战性的,它主要表现为人员的高素质,工具的专业化。多数的中小企业没有能力建立专门的竞争情报机构,也无力负担专业人员和工具乃至数据源的高额成本。这就给第三方服务的存在提供了机会。一个强有力的独立第三方需要有全球性的合作网络,经验丰富的领军人物,独特的信息渠道与收集手段,良好的业界声誉和品牌。

国内的竞争情报机构同美国的相应机构比较起来要庞大很多,一个情报所动辄数百人。我打过交道的美国主要的独立竞争情报服务公司都少于一百人,多数少于五十人,所以第一个建议是要小而精,当然我知道这在国内有难度。另一个比较大的差距是活动能力,竞争情报人员必须要能走出去,到全球去,到客户去的地方安营扎寨。现在中国企业的走出去战略实施方兴未艾,也正是竞争情报人员显身手的时机。包昌火老师一直在呼吁恢复情报的“耳目和尖兵”的功能和地位,海外市场的开拓正是最好的战场。我希望能有机会同有志于此的朋友们合作。

 

更多内容请参考:

《竞争情报》 2015年第2期,中美竞争情报的差距何在?——访美国詹姆斯麦迪逊大学陶庆久教授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