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竞争情报 ---都市圈研究

纽约“文化规划”系列研究之三 纽约文化规划八大议题(二)

供稿人:华子怡  供稿时间:2019-11-1   关键字:纽约  文化规划  创造纽约  

编者按:2017年7月,纽约第一份文化规划“CreateNYC”问世。规划在认可了自身优势、明确了五大原则后,详解了八大议题——这是在编制文化规划的立法中,在倾听了各方声音后,所提炼出的八个核心议题。规划在每个议题下列举了纽约的一些好做法,但更重要的是,综合数据和倾听民意后,总结出自身欠缺之处及其改进方向。

三、可负担问题

摆在纽约文化艺术团体面前的可负担问题可谓是由来已久。如一直围绕纽约开展对策研究的独立智库机构城市未来研究中心(CUF)也在《创意纽约》(Creative New York)中强烈呼吁,为了纽约的文化生态得以维持,市政也应积极应对艺术家们的可负担问题。虽然白思豪上台以后也出台了“为艺术家们的可负担不动产”(AREA)项目,承诺未来将为艺术家们新建1 500个单元的可负担住房和500个单元的工作场地,但此次文化规划过程中,在纽约生活、工作居高不下的经济负担仍是呼声最高的议题之一。

1. 可负担的工作空间

可负担工作空间的匮乏主要造成以下几方面的问题。首先,对于许多圈内人士来说,因成本问题而无法负担工作空间,将很大程度上阻碍其在纽约发展事业。其次,很多艺术家也感到,“即使有可负担工作空间,仍存在其他问题,许多场地没有制作某种作品所需的便利设施。”再有,这些工作空间对地段也有一定要求,因许多工作场所同时也用作展览、展示或会议空间,交通不便就难以获得应有的关注或形成足够的影响力。此外,信息不对称也使得许多艺术家并不知晓那些提供可负担工作空间的组织或网络,使之错失许多机会。

对于可负担工作空间来说,主要的努力方向有两方面,保存、维持已有空间,和创建新空间。

据《艺术项目的社会影响》报告,纽约有超过4 700家非营利文化组织,许多都面临着生存困境。但现在也已经出现了一些新式的所有模式,如纽约市住房保护和发展局(HPD)在最近一项调查中发现,“社区土地托管”[1](Community Land Trusts, CLT)方式将有可能提升市政府提供可负担住房的能力。

许多市属的公共空间,如学校、图书馆、公立高校、社区中心等,都可以利用起其课后时间、非工作时间,发挥出其场地作用,将社区群体凝聚起来。这种类型的资源共享还能在政府机构和地方文化组织之间建立起更深厚的联系。另外,规划过程中许多人也表示,希望能为可使用的各类空间建立一个公开的资源库,方便查询。

图1 为文化艺术撬动市属公共空间

过去十多年,已有80多个小型表演空间面临关闭,各个文化艺术领域的中小型场地也都面临着关闭的威胁。对于这些组织来说,公共事业费和一些日常成本都是一笔沉重的负担。然而,若有一些机制能集中资源,使之能够共同使用并分摊支持服务(如保险、安保、技术,抑或是员工的健康保险、职业发展培训等)、团购材料等,都能为之减轻不少负担。Artspool就是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的一个组织,他们为艺术组织分担财会管理、薪酬管理、员工管理等。但行业内还需要更多类似角色的企业,为文化艺术团体管理运营,指导他们如何进行财务管理、申请拨款,甚至关注员工职业发展或开展支持性的工作坊等。

2. 可负担的生活空间

工作空间之外,艺术家们生活空间的成本也居高不下。据估计,2013年,艺术家们平均需花费65%的收入用于房租,这已经离市政统计划分的“收入50%以上用于房租即视为房租负担十分严重”都高出许多。

对美国一些实行了针对艺术家的住房开发项目做所的研究指出,在入住了这些住房后的第二、第三和第四年,平均每个家庭感受到的收入增长为27%、39%和30%——可负担住房的实际效用可见一斑。纽约现在虽也有一些针对艺术群体的住房项目,如“Westbeth艺术家住房”、最近刚建成的“P.S. 109 El Barrio艺术空间”等,但可负担的居住空间依然匮乏。

因此,关于本议题,市政将协助文化艺术群体更多地获得长期的可负担工作空间,以减少迫不得已的搬迁。一方面会增加住房开发项目,并加大对可负担住房的宣传力度,使信息在这些群体内流转;另一方面也会协助文化艺术群体如何更好地计算各类(尤其非传统)收入,以为申请可负担住房做准备。在新的开发项目中,也会重视文化设施的配备;并会试图撬动更多市属的场地资源(如学校、图书馆、公园、广场、公共住房等),为文化艺术团体工作、表演、展示等提供更多空间。市政还将为文化艺术群体和此类组织创建共享资源、分担后勤服务等机制,以提高这些组织的可持续性。

四、社区的独特文化

本规划将“社区的独特文化”单列为一个议题,是认识到每个社区所独有的个性、历史、传承对人的发展和城市多元文化相互碰撞都具有重要意义。并且,只有在社区这样的的规模,社群才能凸显其自身的文化、塑造更具地方特色的文化遗产。然而,规划过程中,社区文化繁荣发展最大的两个阻碍,一是没有稳定的资金支持,二是缺乏对有很强地域性、或说那些专注在某一地发展的文化组织的支持。

由于社区文化往往体现在公园、广场、社区花园、街道的建筑结构中,抑或地方节庆的音乐和食物中,又或是以社区为根基的民间组织,因此,关于本议题,规划认为,

  • 首先需尊重并支持纽约各个社区已有的文化基础设施,在此基础上,鼓励文化基础设施融入社区的肌理,并增强社区文化的可辨识度和曝光度。
  • 在此过程中,需要着重关注那些历来不受到资助青睐的地区,并需搭建空间,促成现有的文化资源和相关利益人士的联结。
  • 考虑到绅士化和因经济原因被迫迁离都会破坏原有的社区文化和肌理,因此,住房需求是未来区域规划的重点考量。
  • 根据收集的意见,市政应尊重并支持小型、地方的非传统型组织团体,他们对自己的社群应有自主权,而这种自主权应是一种常规、而非例外。
  • 与地方机构合作也是焕发社区文化的重要方式之一。

具体而言,眼下保存和发展社区的独特文化,可以记录、厘清、并分享每个社区所拥有的资源。得知有些什么资源,不仅社区的居民能有更充分的机会体验艺术、文化、社区建设,当地的艺术家们和团体也能基于此展开更多合作、分享资源,甚至发现一些意想之外的空间可用作聚会、练习或制作作品。

再有,鼓励“社区的独特文化”也可以从具体的项目入手。2016年,纽约市住房局(NYCHA)(30年代成立的负责建造、管理纽约公共住房的官方机构)、纽约市议会携手非营利组织Groundswell,与“公共住房租户协会”(public housing tenant associations)合作,开展了一个“公共艺术/公共住房”的壁画项目。五区的住房开发项目共辟出了15块墙壁,并邀请了几百位居住在NYCHA公共住房中的年轻人来设计、创作壁画,借此反映出他们的历史、挖掘出他们的优势。这种多个机构合作、与城市改造分区并行、且能凸显社区特色和一地文化认同的城市设计项目,也是本议题下未来发展的战略之一。

[1] Community Land Trusts(CLTs),社区土地托管,是一种新式的土地和住房拥有模式。“社区土地托管”是基于社区的非营利组织,这些组织购买土地后永久保留其所有权,并且将建于其上的房屋长期租借(通常是99年,可续租),而非出售。租户可以出售房产,但仅可获得一小部分的增值,其余增值都属于“社区土地托管”组织。这种土地与房屋分离的所有方式可以预防市场因素刺激房价猛涨,因此,社区始终能够为未来的中低收入家庭提供可负担住房。

参考文献

https://createnyc.cityofnewyork.us/the-cultural-plan/main/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