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竞争情报 ---都市圈研究

纽约“文化规划”系列研究之四 纽约文化规划八大议题(三)

供稿人:华子怡  供稿时间:2019-11-1   关键字:纽约  文化规划  创造纽约  

编者按:2017年7月,纽约第一份文化规划“CreateNYC”问世。规划在认可了自身优势、明确了五大原则后,详解了八大议题——这是在编制文化规划的立法中,在倾听了各方声音后,所提炼出的八个核心议题。规划在每个议题下列举了纽约的一些好做法,但更重要的是,综合数据和倾听民意后,总结出自身欠缺之处及其改进方向。

五、艺术、文化和科学教育

艺术、文化和科学教育的重要性对于纽约民众来说不言而喻。规划过程中所做的调查显示,85%的纽约人认为艺术、文化和科学教育对其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要。2012年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EA)所做的研究也显示,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青少年和青年人中,有深入接触过艺术教育的学术成绩明显更加优异。另外,2017年《艺术项目的社会影响》(SIAP)报告也发现,低收入社区的学童中,若文化参与率更高,成绩也会更加优异。这些实证都指向:艺术、文化和科学教育对成长教育至关重要,纽约民众也要求更多。

然而,教育方面的不均等问题依然严重。纽约市审计官在2014年的报告中指出,纽约市的不同地域间,艺术教育存在很大差距,且艺术教育的资助整体下滑,低收入地区的学校受资金缩减的影响则尤其大。再有,纽约市教育部(DOE)的数据也显示,虽然纽约市有60%的公立高中与至少一家(1—6家)文化组织有合作关系,仍有22%的公立高中没有与任何文化组织建立起合作关系(图1中由灰色原点表示)。SIAP报告得出的“集中劣势区”(与多维度的社会福利相关,由图中黄色区块表示),尤其是南布鲁克林区和皇后区,更是集中了那些尚未与文化组织合作的学校。

图 1 纽约公立高中及其文化合作

         注:CIG,33家市属文化机构,统称为“文化机构团体”。

虽然存在问题,纽约的艺术、文化和科学教育也确实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2015-2016学年,白思豪及市议会承诺将在未来四年为艺术教育新增920万美元资金。目前教育部已使用一部分资金新雇佣了300多位具有资质的艺术教师,并为下属五区各配备了一位艺术协调相关的工作人员。

各类文化艺术组织是纽约市公立学校的一大资源,虽然有不少公立高中尚未与任何文化组织建立起合作关系,但整体来看,纽约87%的公立学校已与至少一家文化组织建立起合作关系。这些文化组织能为学生和老师提供各种可能性,比如实地考察、来校开展工作坊、表演和展览、驻校的艺术文化工作人士、教师职业专业发展等。比如,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学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和布鲁克斯动物园为学前到12年级的学生提供了浸入式的科学教育,范围从城市生态学延伸到展览设计甚至诗歌。布鲁克林植物园为学前到8年级的学生提供从植物学习、到城市农业、到科学调查等学习内容。纽约植物园的实地调查活动也为学生们准备了动手园艺、植物科学工作坊和互动式环境科学等课程。

此外,纽约的不少公共部门也都设有教育项目。由文化事务部主管的“课后文化探索项目”(Cultural Afterschool Adventures program)在十年时间里服务了近2万学生,在各类学科聘用了1 100多位教学艺术家。纽约市青年和社区发展部(DYCD)为青年人提供各种课后和课外的艺术、文化和科学教育项目。有赖于市长的支持,“纽约市综合课后系统”(Comprehensive After School System of New York City)也将辐射目标扩展至9.7万个青年人。在老年人中心邀请艺术家和文化组织与之展开文化艺术活动也是纽约扶持终身教育和学习的项目之一。

另外,文化相关的艺术教育也应将受教育者所在的社群为重点考量,市政府应努力增加与学生有共同背景的艺术教育者,如同样的人种、共有生理缺陷、非二元性别等,通过这一方式,一方面能反映学生及其家庭的种族、民族和文化背景,与享有共同背景的艺术教育者一同强化自身的文化认同,一方面也是肯定青年文化、并扩展对他者的认知和理解。

六、公共空间的文化艺术

公共空间,这个公众共有的地方,可以有娱乐、艺术、文化、社会、政治等各种利用和参与的可能性。当有良好管理并且安全的公共空间能供各种背景、文化的人群使用,这个地方才能让人感觉到,所有人都属于这里。

纽约在公共艺术方面其实已有相当的历史。市政府早在1898年便设立的“艺术委员会”(现在名为“公共设计委员会”,Public Design Commission)专事批准公共艺术。自1982年起实行的“艺术百分之一”(Percent for Art)项目也已经在全市各处的公共空间设计了330件公共艺术作品,该项目还有望在未来两年扩大其规模。“纽约大都会运输署艺术和设计”(MTA Arts & Design)部门也自1985年起便为地铁、公交、铁路等委托公共艺术的制作。如今,纽约对“公共艺术”的定义还不仅限于固定作品,“驻城公共艺术家”(Public Artists in Residence)项目更是将艺术家们引入了市政部门,与官方共同思考如何更具创意并有效地解决城市问题。未来,“公共艺术”的概念将更加延展,例如于公共空间开展的、社区共同参与的参与性文化艺术活动都能被视作“公共艺术”。

规划过程中,纽约民众也纷纷表达,愿公共空间能做到真正的包容,希望能为艺术家和文化组织在公共空间表演、举办活动、创作作品等减少障碍,包括许可、保险要求、订立合同、采购流程等官僚程序所产生的不便与阻碍,并希望鼓励更均等、更多元的公众参与。

在一项民意调查中,许多纽约人也表示希望能在家附近有更多的艺术项目和活动,比如在附近社区的公园、图书馆等。图1中SIAP圈划出的“集中劣势区”,分别集中了许多小型公园(面积小于7英亩,约2.83万平方米)、社区花园和广场,这些社区空间实际上都是潜在的文化活动、公民参与的俱佳场所。

关于本议题,未来市政将着重于提供资金、技术支持以及提高透明度这三方面,鼓励更丰富、更多元参与的公共空间文化艺术活动。

 

参考文献

https://createnyc.cityofnewyork.us/the-cultural-plan/main/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