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生物与医药

美国国会图书馆研究处新冠疫情咨询报告解读(二)

供稿人:邓桦 曹磊  供稿时间:2020-4-19   关键字:美国国会图书馆研究处  新冠病毒  

一、美国国内应对策略

2020年1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成立由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主导,国家安全委员会协调的国家战略层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1月31日,根据《公共卫生服务法》(PHSA)第319条,HHS秘书Alex Azar宣布此次疫情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CRS于2月10日开始发布题为《美国国内针对2019-nCov的响应概览》的持续研究报告,分别从社区调查与控制、旅行限制和检疫要求、医疗对策、卫生系统准备以及响应资金五个方面概述美国对COVID-19的应急响应。

社区调查与控制:CDC已经为新冠病毒开发了诊断测试的RT-PCR试剂盒,并于2月5日宣布将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授权下开始向各州及各地方实验室、卫生部门分发测试套件,以社区为单位进行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测试。此外,HHS秘书Azar依据PHSA第319条提出的《公共卫生紧急声明》,赋予各州、各地方卫生部门具有重新配制人员的权利,旨在达成有效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与蔓延。在此过程中,如涉及相关资金问题,将由PHSA视情况授权给予全额或部分额度的供给。从2月27日起,CDC指导敦促临床医生在决定检测COVID-19时要考虑患者的旅行、接触史以及症状。在对待没有已知旅行和接触史的患者时,如果临床特征包括“患有严重急性下呼吸道疾病的发热……需要住院治疗且无其他解释性诊断(例如流感)”,CDC也建议进行COVID-19检测。

旅行限制和检疫要求:CDC和美国国务院已经发布避免不必要中国旅行的建议,此外,特朗普政府出台相关入境限制和检疫要求防止外来人员通过入境增加COVID-19的感染风险。关于入境限制,特朗普政府于2020年1月31日发布公告宣称,从2月2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点开始实行暂时性的防疫入境规定。除绿卡持有者和美国公民的直系亲属外,在最近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员将被拒绝入境美国,被认为有传播新冠病毒风险的人士会被禁止入境。2月29日,特朗普总统发布了另一项公告,对在过去14天之内到过伊朗的外国人员在3月2日开始执行类似的限制。该公告将在国务院及美国国土安全部监督下执行。同时,据国土安全部公告以及按照PHSA相关条例,将对14天内到过中国和伊朗且已返回美国的入境人员实行在指定地点进行检查,有些人员需要进行强制检疫。有疾病症状的人员应由CDC人员进行评估,以确定是否将其送往医院做进一步医学评估并根据需要接受护理,无症状但出发地是中国湖北省的人员将被强制隔离14天,从中国其他地区入境且无症状的人员可被允许自觉隔离14天,在过去14天内进入过伊朗的人员必须接受健康监控。

医疗对策:医疗对策(MCM)是指针对治疗、预防或诊断与新兴传染病或化学、生物、放射或核威胁相关的疾病的医疗产品,包括生物制剂(如疫苗、单克隆抗体)、药物(如抗微生物剂、抗逆转录病毒剂)和设备(如诊断测试及以手套、呼吸器、口罩、防护服等为主的医用设备)。当前美国国内正在联络政府、生物制药公司、非政府机构以及全球监管机构通过产学研结合、国际合作等形式快速构建以“诊断、疗法和疫苗”为主体的医疗对策框架。医疗对策的具体实施是在FDA监管之下开展。众所周知,临床测试和FDA审查过程通常需要数年时间,因此开发中的MCM进入商业市场需要时间。在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医疗对策出台前,如果HHS获得充分理由宣布存在可用以紧急救治疾病的医疗产品,但该产品未经批准或未经批准使用,则FDA可以通过签发FDA紧急使用授权(EUA)来访问研究中的MCM。

卫生系统准备:美国政府正在通过以CDC为主要牵头机构进行整个国内卫生系统的各种准备工作。准备工作从能力评估和监控、供应链管理、战略国家储存和动员医疗保健能力几个方面展开。此外,CRS还介绍了美国国家卫生安全防范指数(NHSPI),该指数是一项始于2013年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项目。目前,它使用140项指标评估了所有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防范状况。

响应资金:CRS指出,CDC和其他联邦机构拥有应对COVID-19流行病所需的权力,但是其行动能力可能会受到拨款的影响。2018年,国会为CDC建立了传染病快速反应储备基金(IDRRRF),为2019财年提供了5000万美元的拨款,为2020财年提供了8500万美元的拨款,直到支出用完。在HHS秘书Azar宣布此次疫情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前,他就决定允许IDRRRF拨款1.05亿美元用于COVID-19应对。2月2日,HHS向国会通报了其打算利用秘书的常任权力另外转移高达1.36亿美元用于COVID-19响应工作,其中7500万美元将用于CDC,5200万美元用于ASPR ,以及800万美元用于HHS全球事务办公室。CDC还通过CDC基金会于1月27日获得了额外的紧急支持,该基金会是国会建立的“用来支持和执行疾病、失调、伤害、残疾等预防和控制,改善公共卫生”的公共慈善机构,尽管与补充拨款相比,基金会提供的支持有限,但基金会具有更大的支出灵活性。

二、疫情对中美经济的影响

CRS认为,新冠病毒爆发正在减缓中国的经济活动,并引发对直接依赖或间接依赖中国供应商的一系列部门的美国供应链有可能发生断裂的担忧。这些领域包括医疗用品、药品、汽车零部件、微电子和战略原材料。

CRS还在报告中以一组数据强调美国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数据统计表明,2019年度美国从中国进口保健品的价值中,抗生素302,866,25美元(占美国进口价值的35%)、聚苯醚1,852,214,083美元(30%)及医疗设备3,911,308, 981美元(8.6%);根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统计2018年中国出境旅游数据显示,2018年度中国出境旅游总支出2770亿美元,其中约有360亿美元花费在美国境内的旅游和消费。

 

参考文献:

1、Another Coronavirus Emerges U.S. Domestic Response to 2019-nCoV,January 29, 2020.

2、Overview of U.S. Domestic Response to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February 10, 2020.

3、The Coronavirus: U.S.-China Economic Considerations,February 19, 2020.

4、Novel Coronavirus 2019 Global Implications and Responses,Updated February 20, 2020.

5、Overview of U.S. Domestic Response to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Updated March 2, 2020.

6、The Coronavirus U.S.-China Economic Considerations,Updated March 2, 2020.

7、COVID-19: Global Implications and Responses,Updated March 5, 2020.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