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新一轮科技革命应对建议

供稿人:党倩娜  供稿时间:2020-6-9   关键字:科技革命  创新  措施  

基于历次科技革命的特点和新一轮科技革命的主要方向,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发展中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建立长期的科技发展战略意识,促进三阶段的加速发展。从历次科技革命发展历程来看,每一次革命从萌芽到完成均经历了百年左右的时期,从科学革命到技术革命,最终实现模式革命。每一轮科技革命是个长期的过程,仅仅依靠一两个科技成果的突破并不能实现科技革命,而是需要群体性的科技突破才能引领科技革命的产生。因此,首先必须建立长期科技发展战略意思,加强科技战略研究,应当立足未来战略需求制定当前的科技战略。

其次,作为上海具有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核心承载区的张江地区,应将其战略目标进一步提升,由国家科学中心转变为国际卓越科学中心,立足未来战略需求,瞄准全球国际前沿领域,制定长期发展计划,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卓越科学中心,引领全球和全国的科技发展水平和产业变革。第三,给予长期稳定的支持。对战略性研究给予10年左右长期稳定的支持,使之成为相关研究前沿的重要载体和依托。

二是注重创新氛围的营造,使其成为创新突破的触发土壤。在历次科技革命发展过程中,每一次科技革命的必然以一定的创新氛围和制度保障为基础。第一次科技革命的发生经历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等长期的思想启蒙和解放的过程,英国开创了专利制度。第二次科技革命时期,美国表现突出,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的科学界已经基本形成了大学、工业、私人基金会、政府、学会这样几种科研力量和科技机构,科技体制初步建立。同时,产业革命和模式变革的发生需要科学革命进行一个传播的机制与过程,只有当科学、技术、产业互相促进,才能形成一轮新的科技革命。因此,为了促进一轮科技革命的完成,应当着重于创新氛围和创新体制的建设,探索新型创新体系。

以日本为例,2000年以来日本科技创新成果显著,2007年至2013年间,《科学(Science)》杂志评选出的当年科学10大成果中,共有14件来自日本;2000年以来有18人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化学与医学奖,占全国获奖人数28人中的多数,多人获得盖尔德纳国际奖、拉斯克奖、罗伯特·科赫奖、赫尔曼·外尔奖等各研究领域的国际大奖;在我们对全球各大城市的新兴技术专利排名中,东京连续领先全球城市。这些成果与日本近年连续进行的科研体制改革有重要关系。2000年以来日本分别启动了“世界顶级研究中心计划”、《第5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期间研究费制度改革》、“加强产学官合作共同研究的方针”、研究开发力强化法修正法案等,自2013年度起每年推出《科学技术创新综合战略》,以打造世界顶级研究中心,探索新型研究法人制度,建设创新氛围。

三是建立战略前瞻和评估体系,建立基于城市的科技决策数据系统。新一轮科技革命也将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然而,当前政策制定部门比较热衷于政策制定,但是政策制定过程并没有一个完整的评估体系,比如新兴潜力产业在上海分布情况如何,有哪些机构拥有相关核心技术,产业链分布状况如何;卡脖子技术存在于哪些产业,产业中哪些企业拥有卡脖子技术,哪些企业不拥有;关键领域及其研究者如何分布;上海等城市究竟有着怎样的状态等等。底数不清将往往导致盲目认知及战略偏差,或者总是出现一些老问题,甚至引起新的风险,带来监管滞后。因此,必须从战略层面建立新一轮科技革命动态监测体系,以支撑前瞻性发展战略的制定。目前,应用于监测和评估的大数据分析技术还处于初步构建阶段,需要大量的投入进行探索。为了提升相关深度探测、预警等智能服务能力,必须加强加大对相关分析技术的研发投入,成为智慧城市的重要组成。最终应建立不同层次和阶段的评价体系和标准,整合文献计量、实地访查、同行评议、奖项、成果转化等多种方法,形成逐步跟踪式和预见性评价体系。

四是抓住主要发展趋势,建设战略性研究项目和重点实验室。首先建立战略性研究项目计划,以上海面临的重大问题以及国家制定的战略目标为导向,推动基础研究,以期产生带来社会或产业变革的技术创新,联合大学、企业、研究机构等的研究人员,组建虚拟网络型研究所,与产业界以及社会相关人士协作,推动研究的开展。

其次,推动世界顶级国际研究中心计划,鼓励上海重点实验室等重大研发机构成为国际化研究中心。为了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新中心,上海重大研发机构必然成为国际化的研究中心。应鼓励重大研发机构全球招聘,形成一定比例的外籍研究人员,如日本在世界顶级研究中心计划中规定,中心全体研究者中必须有30%以上为外籍人士,主要研究者中应有20%以上为外籍人士。

第三,加强顶级人才和机构建设,探索灵活稳定的体系。注重引进顶级科学研究人员,形成以高水平研究者为运作核心的世界顶级研究团队。依托重大研发机构和研发项目,引进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引领新兴学科、带动新兴产业发展的海内外顶级人才,并依托上海自贸试验区、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改革平台,充分发挥政策先行先试的突破优势,以这些顶级科学家命名组建科学实验室和核心团队,支持和培养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创新领军团队,提升上海人才的能级。

第四,打破边界,实施打包式(package)创新支援模式,建立能让研究团队专注于研究的支持体制。打破目前创新资源和创新政策在政府部门之间各自为政的状态,以研究项目为载体,以科研团队为核心服务目标,整合各部门的资源,实现项目制的打包服务。

1.  冯昭奎. 科技革命发生了几次【J】.世界经济与政治,2017(2):4-24.

2.  【美】杰克.戈德斯通.为什么是欧洲【M】.关永强,译.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

3.  贾根良. 第三次工业革命:来自世界经济史的长期透视【J】.学习与探索,2014(9):94-107

4.  杨长. 新一轮科技革命发展趋势及其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J】.全球化,2018(8):25-38.

5.  党倩娜. 世界新一轮产业变革影响与趋势研究【J】.竞争情报,2013(冬):39-47.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