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信息产业

韩国数字健康和医疗科技简介

供稿人:丁培  供稿时间:2020-7-29   关键字:韩国  数字健康  医疗科技  

本文摘编自英国Knowledge Transfer Network 咨询公司20198月出版的《South Korea and  Japan Digital Health  and Medtech 2019 ,简介了韩国数字健康和医疗科技的情况。 

 

1.韩国医疗系统

 

在韩国,国家公共医疗保险系统为5150万人口提供保障支持。国家医疗系统主要由私人医疗机构构成。私人医疗机构大多集中在首尔,为居住在首都首尔(首尔人口数量大约占全国总人口数量的50%)的国民提供服务。

 

国家医疗保险系统是在2000年初创建的,是通过整合多个医疗保险单位而形成的。

 

尽管国家医疗保险系统是由公共资金资助的,但仍需个人患者支付住院费用20%的金额。

 

首尔及其周边大都市地区拥有该国最大的五家医院,被称为“五大医院”。这些医院是:三星医疗中心、牙山医疗中心、首尔国立大学医院(SNUH)、Severance医院、首尔圣玛丽医院。

 

这些医院拥有最先进的医疗设施,总共拥有10455张病床,占首尔86630张病床的12.1%,并争夺高技能的医务人员。这些医院中超过90%的床位已满,2016年共有222万次访问了五家医院,但61%的人不是来自首尔,韩国的人均整容率最高。

 

韩国医疗系统看起来很有效,但也存着很多问题,问题包括看病的病人过多、医生工作负担过重(一个医生每天接待最多80名患者 )、农村地区医生短缺、人口老龄化以及医疗保健费用上升。从首尔的情况来看,有人抱怨医院人满为患。 反过来,这又在推动私人医疗市场的发展。

 

与西方国家一样,韩国面临着类似的死亡率问题,其中恶性肿瘤(癌症)、心脏病、脑血管疾病和肺炎是最严重的五个疾病。此外,自残(自杀)排在第六位,其次是糖尿病。主要得癌症是甲状腺、胃、大肠、肺、肝和乳腺癌

 

2.韩国在医院实施数字医疗

 

Moon Jae-in总统自2017年上任以来,他的政府就一直专注于数字医疗。

 

2015年,韩国数字医疗市场规模估计为24亿英镑,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44亿英镑。尽管这些统计数据的细分尚不清楚,但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大数据和数字医疗创业社区,证明了韩国领先的企业集团以及领先的医院(如Asan医疗中心、SNUH和韩国天主教大学)都在开发自己的内部大数据中心。

 

2.1牙山医学中心(AMC

 

位于韩国首尔的Asan医疗中心(AMC)是韩国最大的医院,在全国各地设有多家附属医院。除了作为医院运营外,该牙山医学中心(AMC)还拥有自己的健康创新大数据中心、牙山生命科学研究所,以及众多对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 VR)感兴趣的研发(RD)计划和项目。

 

2017年,Asan医疗中心(AMC)成立了大数据中心,利用自己医院的医疗信息,将一系列不同的数据集(包括PACSERPEMR等医疗信息源)整合到医院IT系统。

 

该系统建立在开放式创新平台上,旨在将Asan定位为“大数据生成医院”,并支持员工和患者互动、改善患者护理标准、降低医疗成本、开发新服务模式、有效管理医院资源和流程、建立研发合作网络。

 

作为韩国领先的医疗机构之一,AMC被选为政府两个主要AI /大数据项目的负责人。作为大型财团的一部分,AMC在过去9年中获得了225亿韩元的研发资金。

 

2.2韩国天主教大学,首尔圣玛丽医院

 

圣玛丽医院是5大医院之一。它是最大的单一医疗机构,拥有在同一EMR系统上运营的12家医院,从而有可能构建韩国最大的医疗健康数据记录集。

 

St Mary's也是K-DASH财团的一部分,它正在构建自己的数据库,供外部组织使用。他们正在研究酗酒和血脂异常数据库。对于想要访问此数据的参与者,医院创建了一个沙箱,研究人员/公司可以任意访问医院的数据。

 

与玛丽·阿桑医疗中心(Asan Medical Centre)类似,圣玛丽医院(St Marys)也提供一系列服务,包括向外部研究人员/公司开放自己的内部数据中心、业务网络和医学教学资源。

 

2.3首尔国立大学盆唐医院

 

首尔国立大学盆唐医院是位于首尔南郊的1360张病床的医疗中心。该医院拥有自己的创新园。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医院于2003年实行无纸化运营。该医院开发了自己的本土医院管理系统BESTCare,该系统是唯一获得HIMSS Stage认证的非美国EHR系统,其模块价格低于EPIC,而且价格更低。有趣的是,SNUH向希望采用此集成软件系统的医院组织的提供了源代码。

 

3.韩国数字健康创业社区

 

韩国在数字医疗保健领域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创新社区。

 

3.1 Vuno

 

Vuno是一家基于AI的公司,帮助医师在CTX射线等医学图像识别中提高识别率。该公司拥有配套平台,用于骨龄评估、胸部X光检查、肺结节检测、眼底检查、神经疾病量化、心脏检测。

 

该公司由三位联合创始人于2014年创立,他们最初在三星从事语音转录算法工作。从那时起,该公司一直致力于与医学影像领域合作。迄今为止,对该公司的投资额已超过1500万美元,公司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还获得了当地的种子基金。公司拥有60多名员工,并构建了自己的AI引擎。公司已经获得了KFDA对其胸部X光产品的批准,公司正在与国际医院合作,并且公司产品已获得CE认证,可用于骨龄检测。

 

Vuno在这个领域并不孤单,其他医学图像分析相关公司,例如Lunit

 

3.2 Selvas AI

 

Selvas AI是一家领先的疾病预测公司,其产品利用大数据及其预测算法,为糖尿病、心脏病、中风、痴呆、肝癌、胃癌、结肠癌、乳腺癌和肺癌患者,生成疾病风险评估报告。

 

虽然Selvas AI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初创公司,但它是医疗保健领域AI的新进入者。 该公司在KOSDAQ上市,拥有172名员工,是Selvas GroupSelvas Healthcare集团的一部分,该公司还生产BP和身体成份分析仪。

 

3.3 Medipixel

 

Medipixel公司生产基于AI的自动手术机器人。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算法,允许机器人在动脉手术中自动导航并执行支架放置。

 

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目前有9名员工。 它已经获得了天使投资、政府资助等许多资助。

 

4.韩国医疗技术发展

 

2018年,韩国医疗设备进口总额为35亿美元。但是,最近对国外先进制造设备的需求有所放缓。

 

超过1200家国内外制造商在2019年年度医疗器械贸易展览会KIMES上展出了他们的产品。

 

虽然所有国产产品都已在KFDA注册,但尚不清楚这些制造商是否还获得了欧洲或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

 

5.韩国国家和工业重点

 

韩国政府表示,韩国需要改变工业战略,以适应第四次工业技术革命,例如智能技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

 

国家战略的一部分是将AI应用于医疗保健领域。该目标包括医疗大数据产品、使用AI的新药开发系统、智能临床试验系统、智能融合医疗设备以及将区域生物健康集群联系起来的创新生态系统。

 

战略的另一部分是支持初创企业。Moon Jae-in总统已承诺在四年内为初创公司投入100亿美元。

 

6.韩国创新格局

 

过去几年,韩国的创业和创新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创业加速器有一百多个。众多的协同工作空间,例如FastFive。还有不断发展的天使投资网络,来自美国、日本和中国的全球投资者,来自政府各部委和企业投资者的支持。尽管投资环境对国内公司有利,但外国初创企业的进入更具挑战性,这需要10万美元的投资起限,在当地申请专利并参加为期三周的政府课程。

 

彭博创新指数在2019年将韩国排在第一位,英国排在第18位,日本排在第九位。该指数包括从专利、教育到研发支出的许多加权类别。

 

IMD指数在将韩国的竞争指数排在第二十七位。

 

尽管存在许多合作空间,但公司要进入更有利的位置仍面临激烈的竞争。

 

尽管创业社区充满活力,但大多数公司都制定了自己的全球战略。企业家受过良好的教育,其中许多人在海外受过教育,尤其是在美国。然而,对于这些早期的初创企业来说,走向全球化具有一定的挑战。但从访问国际网络、资金和语言方面来看,国际化趋势已经非常普及,因为英语在年轻一代中已经被广泛使用。

 

 

参考文献:

 

https://admin.ktn-uk.co.uk/app/uploads/2019/08/2019-South-Korea-Japan-Digital-Health-Expert-Mission-Report.pdf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论蓬莱出土的高丽古船在韩国船舶史上的意义
作者:崔云峰|金成俊|
刊名:海交史研究
年:2007
卷:
期:2
摘要:1984年和2005年在山东省蓬莱市所发掘的4艘古船中,根据船体舷板的连接方式判断,第3号船和第4号船公认为是高丽船.由于蓬莱第4号船的船体的残存量很少,因此无法推断其原来的结构特点,但被称之为高丽船的第3号船,因其比较完整地保存了船底板、舷板以及其他相关部件,可供我们推断其结构特点.第3号船的舷板是采用传统韩船的制造方式进行连接,在船体内部并没有设置加龙木而是采用设置隔舱板的方法提高船体的横向强度.韩国船舶史界普遍认为传统的韩船是通过设置加龙木来提高船体的横向强度,因此蓬莱出土的高丽古船,在韩国的学术界乃至在中国的学术界都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论.在这篇论文中,准备初步探讨拥有隔舱板的韩国古船--蓬莱3号船,在韩国船舶史研究方面带来的意义;同时回顾-下所谓"在韩船中没有隔舱板"观点的形成过程,以及在考察蓬莱高丽古船的发掘概况和结构特征的基础上,重新整理其他学者对蓬莱3号船的有关观点.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