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竞争情报 ---都市圈研究

解读全球创业生态系统2019年报告(上)三大要素形塑全球创业生态系统的未来

供稿人:祝碧衡  供稿时间:2020-8-29   关键字:全球创业生态系统  全球创业网络  Startup  Genome  趋势  

2019年5月9日,全球创业网络(Global Entrepreneurship Network)与全球知名调查机构Startup Genome合作发布了《全球创业生态系统2019年报告(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 2019)》,继续揭示2018年以来全球创业生态发生的变化。继2012、2015、2017、2018年后,这是Startup Genome发布的第五份全球创业生态系统的报告。本年度报告在对全球众多创业者与初创企业2018年的调查与数据分析的基础上,采用与2017年度报告相仿的框架,对全球多个城市的创业生态系统进行了排名与评估。报告指出,全球创业经济创造了大量财富,2016年1月-2018年年中,其产值达到了2.8万亿美元,比五年前翻了一倍,其体量大致与七国集团(G7)中的任一国相当,但超过英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与此同时,创投总额超2200亿美元,创下了十年来的新高。在产业经济向信息经济的大转型期,Startup Genome认为,主要有三大现象将影响创业生态系统未来的发展。

现象一:30个“下一个”枢纽城市(The Next 30)

没有“下一个硅谷”,但会有一批“下一个枢纽城市”。报告认为,因引发数字革命的硅谷是如此的成功,以至于近二十年来,全球纷纷犯了“硅谷病”(Slicon Silliness),拼了命想要复制硅谷,创业生态系统常群聚讨论,谁会是下一个硅谷?报告分析,如果从2018年个别城市创业生态系统的投资总额来看,全球共有五个地区超越1998年的硅谷,分别是纽约、伦敦、北京、波士顿与上海,而洛杉矶与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则紧追其后。报告指出,不难理解,大家会以1998年的硅谷投资额作为生态系统投资指标,因为那时网络开始影响经济,亚马逊和谷歌都刚创立不久,而二十年后它们成为占据榜单的巨头。那么,若从这个切入点为指标列出的前七大城市,已各有特色,也早就超过了1998年硅谷的光芒,所以,还会有下一个硅谷吗?不会有,相反,而将会有30个“下一个”枢纽城市分布在全球各地。报告总结2018年的观察后提醒,与其询问下一个硅谷在哪——这个可能根本方向错误的问题,还不如从一些关键数据着手寻找出这30个“下一个”枢纽城市:有些可能会依附在区域市场(如新加坡之于东南亚市场),有些则在特殊行业具有领导地位(如加州的圣地亚哥之于生命科学产业)。虽然在可预见的未来,它们都不会像硅谷一样大,但每一个都会茁壮成长。

绝对领先指标——40亿美元产值大关及其背后的创投资金。从定义上来说,前30大创业生态系统永远是个固定名额的名单,也极具挑战性。但40亿美元产值门槛的意义远大于这30强名单,也成为不同城市或地区亟待挑战的目标。Startup Genome 团队在今年的全球创业生态系统报告中预期,十年内全球将有100个以上的城市突破40亿美元产值的门槛,2012年时还不到15个,2014-2016年期间增长到29个,2016-2018年之间达到了46个。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与风险投资总额密切相关。1998年,美国东岸波士顿的风险投资总额才刚突破9亿美元,当年的纽约也才有8亿美元左右的风险投资额,而西雅图和大西洋彼岸的伦敦才刚刚达到2亿美元而已。

现象二:挑战城市产值,靠的是深科技(Deep Tech)

创业生态系统中各领域成长速度各不相同,其中成长幅度极大的就是深科技,这是需要通过专利与知识才能够迈向成功的细分行业,例如生命科学(Life Sciences)、机器人(Robotics)及人工智能(AI)。

观察数据可以发现,全球深科技领域的初创企业数量占比大幅增长,2017-2018年间已是2010-2011年间的两倍,占全部初创企业数量的45%。其中更有四个细分行业在五年内的早期投资增长(种子轮与A轮)大幅超越其他领域,分别为:先进制造与机器人(Advanced Manufacturing & Robotics),区块链(Blockchain),农业科技与新食物(Agtech & New Food),人工智能、大数据与分析(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ig Data and Analytics)。

下一个“硅谷”将不会如同现在的硅谷一般,从半导体微芯片走到互联网,这30个不同的枢纽城市成长的基础动能将来自不同领域的创新,但可能共通的关键是深科技。深科技的崛起为这些城市生态系统提供了基于现有优势真正成长的机会。它们就算不是软件开发重镇,凭借着大学等学术中心的研究能量与传统产业优势建立蓬勃发展的创业经济,还是有机会进入前30强的,例如瑞士大日内瓦湖区的洛桑-伯尔尼-日内瓦地区、美国加州的圣地亚哥与德国的慕尼黑。而创造大量专利的日本东京与韩国首尔也名列挑战者生态系统中,很有可能成为未来30大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现象三:前所未有的财富与持续的差距之间的矛盾

虽然全球创业经济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水平,但参与其中的机会远非均匀分布。科技经济带来财富和创造就业机会,它也可能在制造差异。

(1)地理集中。不同创业生态系统的多元性存在隐忧,超过三分之二(68%)的技术退出价值(tech exit value)由全球前十大城市创业生态系统创造。不过,这种集中度似乎在下降:2011-2012年为87%。

(2)即使在顶级生态系统中,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参与其中。例如,在全球范围内,女性科技创业者比例只有17.2%,而且,在报告评估的80多个生态系统中,没有一个创业生态系统中的女性创业者达到一半。可能更有趣的是,在女性创业者比例和全球绩效评估两项指标皆排进前十位的创业生态系统只有三个:纽约、洛杉矶和上海。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