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情报 ---竞争情报方法论

在游戏规则颠覆者的年代挖掘情报的价值——访原SCIP首席执行官楠•巴尔杰

供稿人:徐宏宇;陈煦  供稿时间:2020-11-13   关键字:竞争情报  访谈  楠•  巴尔杰  

楠·巴尔杰(Nan Bulger),美国战略与竞争情报从业者协会(SCIP)首席执行官兼Frost研究所执行董事。在跨国公司和创业公司的战略、营销、产品开发工程和分析方面拥有38年领导和变革管理的经验。她的经验同时涵盖多个行业领域,包括航空航天/国防(上汽、雷神、洛克希德·马丁)、商业零售市场(瑰珀翠、惠而浦)、医疗市场(飞利浦、柯惠医疗、Puritan - Bennett)、人工智能(Symbolics)和金融市场(穆迪公司、法国兴业银行)。

问: SCIP是中国竞争情报从业者最熟悉的情报组织之一,它的会员和活动参与者通常来自企业,而在中国活跃在竞争情报界更多的是拥有官方背景的学术研究机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截然不同的局面,SCIP是否有一些吸引公司参与其中的诀窍?

答:我认为这是由于SCIP拥有一些针对不同的专业人员的好项目,能够提供不同的情报支持服务,能带给客户更多的洞察,我们拥有技术竞争情报项目、产业跟踪项目(比如能源、医药、空间等需要依靠情报寻找行业聚焦点的项目)。我认为只有通过一些更好的项目才能激发不同行业、不同学科背景(无论是工业界或是学术界)从业者对情报的需求。情报与一般学科不同,它更像是一个技能(也许很多人不会同意这点但我坚持这么认为),如果我做营销时学习这些技能,那将是强而有力的,因为情报能满足市场营销学科的需求。如果我做战略,学习情报技能同样能使我更全面地做出战略。所以,通过项目带来不同专业从业人员的情报思维也是很重要的,这些项目带来了自工业界、学术界、政府机构的人们,他们可以传递不同的情报技能。比如,我们正在建立的SCIP大学就是在这些来自各个领域的委员会成员帮助下实现的。

问:我们注意到您曾经在企业工作过,SCIP的首席执行官是否都来自企业?对您来说,在一家非营利组织工作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企业运营的目标是获取利润,而在非营利组织您的关注点将转向服务社会,您是如何适应这种变化的?

答:SCIP过去的首席执行官(CEO)一般都拥有协会背景,我是第一个真正来自企业的SCIP CEO,也是第一个女性CEO。我过去当过工程师,也从事过战略和咨询工作。我来到SCIP是因为我觉得在一个非营利组织做些事情很有意义。SCIP作为一个专业协会,首先是对专业性和职业能力的提升,我将公益性的服务放入其中是因为这会让人们了解这门技能价值,你会在完成一些项目帮助到别人后感觉良好并为自己是SCIP的一员而骄傲。其实在非营利组织工作和在追求利润的企业工作有着相似之处,SCIP同样需要通过盈利确保其正常的运营,尽管具有非营利组织的特性,但依然需要雇人、需要采购、需要招募会议。所有这些都需要花钱,这些花销都需要我们自己赚出来,这有点类似运营一个小型的公司。SCIP有很多与政府、与会员相关的事务需要处理,我们有来自咨询界、企业界、学术界的会员,甚至还有学生会员,并不是每一个会员的需求都是相同的,他们的要求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同。打个比方来说,对一个产品设计工程师来说,技术竞争情报是他们关注的重点。这是SCIP未来需要有更多发展的地方。 

问:您在2015年2月接受了供应链未来网站(TheFutureofSupplyChains.com)的专访,我们注意到那期专访的主题是关于集成情报(Integrated  Intelligence™)的。您刚才也提到这也是SCIP大学的主要培训课程,这个新词是不是与综合情报(comprehensive intelligence)相关?能否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集成情报的概念?

答:你知道这点很令人兴奋。对,是我首先提出集成情报(Integrated  Intelligence)这个概念,这与我的职业背景有关。我的职业生涯之初是一名新产品开发工程师,我在这个岗位呆了10年之后转型做了战略。做了多家公司的战略副总裁之后,又在公司做了一段时间的全球竞争情报顾问,然后又回到国防工业做医疗保健领域的战略工作。长话短说,我意识到当人们提起情报,他们总是想到竞争对手或是竞争环境而不考虑其他影响竞争的因素。随着市场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以及数据储备日益丰富,竞争情报面临改变。面对大数据和可视化的方法的出现,竞争情报从业人员必须能够提炼出更高层次的战略建议,而不是成为只会收集数据的专家,情报从业人员需要能够分析数据并且使之转化为执行层面的建议。比方说,我坐在美国想要研究中国的市场现状,这个市场与美国截然不同。所以,作为一名决策支持专家,我就必须真正了解中国市场的驱动力以及它与美国的不同之处。集成情报在形式上就是一种将经济、竞争对手、客户以及其他影响市场的因素综合在一起考虑的方法,本质上则是从情报池的各个角度去理解。这些情报集都需要与竞争情报结构相匹配的特定技能。今天的情报从业人员(确切地说是集成情报从业人员)应该是一名富有经验的战略家、客户洞察力专家,因为他们拥有一系列的技能而且他们知道如何将这些技能综合在一起并从这些情报池中有所发现。 

问:您几次来到中国,或许会对竞争情报在中国的发展有所了解。您觉得中美竞争情报有何差别?能否介绍一下竞争情报在美国的发展情况,虽然我们平时也能在SCIP主办的Competitive Intelligence杂志上读到一些文章,但能否从实践角度分享更多?

答:尽管我专注于竞争情报有段时间,但我并非所有区域的专家。竞争情报在美国的确有一定的发展年头了,有多种发展形式;社会普及也做得很好,而且都是在合乎道德的情形下开展的。所以,我以为在美国对什么是竞争情报有很好的认识;但这些都处在变化中,现在美国的竞争情报在一定程度上转到 “集成情报”(integrated intelligenceTM)(编著注:这个词在楠看来是有知识产权的)能力上。竞争情报在每个区域的发展水平不同。以非洲为例,你会发现竞争情报在那儿发展得不是很好,他们仅仅是知道一些竞争情报的基础知识。而在拉丁美洲的某些地区竞争情报发展得非常好。在中国(我不是专家)我觉得你们的技术竞争情报做得非常好。我认为,竞争情报还需要不同的人做很多普及工作。我去年到过一次中国,可能是的公司组织机构不同,从这儿的情报从业者那儿听到了很多这样的抱怨:“领导根本不听我说的。”我看到很多情报人依然在为此而挣扎。这是与美国很大的一个不同点,竞争情报在美国是具有一定的可信度的。另一个不同点是,我们已经走过竞争情报的学术理论发展时期,进入研究“如何做”的阶段;我看到很多中国的从业人员只对“如何做”如饥似渴,总是说“我们不需要理论,只要告诉我们怎么做就行了”。美国也的确是研究了很多“如何做”的流程和技术。每个我在中国遇到的从业者都有很强的求知欲。

更多内容请参考《竞争情报》2015年第3期的文章“在游戏规则颠覆者的年代挖掘情报的价值——访SCIP首席执行官楠·巴尔杰女士”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