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政策导航

全球各国创业活动调查

供稿人:周玉红  供稿时间:2006-3-23   关键字:创业  TEA指数  新创企业成活率  融资  非正规投资  
传统的经济增长分析往往着重研究大型企业对经济的贡献,而忽略了新兴的小企业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全球创业观察》(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简称GEM)连续7年对全球各国新创企业的成功率及其所从事的领域分布、融资渠道和影响因素进行研究。
一、何谓“创业”
1999年《全球创业观察》报告中为便于理解创业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对“创业”(entrepreneurship)是这样定义的:“任何个人、或群体,或已成立的企业,对诸如以自我雇佣、新型企业组织或是现有企业的发展的形式所进行的成立新企业或是新的风险投入的尝试。”
 
2005年《全球创业观察》报告中指出,任何个人可以从以下任何一方面来看其是否可以称得上是“创业者(entrepreneur)”:新创办了一个风险投资企业或闯入竞争激烈的市场,而不管其是否有高速成长的雄心;身为企业家已多年,但仍具有创新、竞争和成长的意识。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GEM的数据收集涵盖了创业活动的整个生命周期:它既包括新创办企业的所谓“新兴创业者(nascent entrepreneur)”;也包括那些企业已经存续了3个月以上但未满42个月的新企业主(new business owners);还包括那些企业成立时间已经超过42个月的成熟企业主(established business owners)。
 
放到一个国家的层面上来谈,为便于讨论,GEM将上述前两种创业称之为“早期创业活动(early-stage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而后者则称为“成熟企业活动”。
 
此外,为便于比较,2005年的GEM报告中将此次参与评比的35个国家按照人均GDP水平和实际经济增长率水平划分为两大类:第一类为“中等收入国家”,共13个,基本是一些南美、东欧和非洲的国家,中国也归入此类,其共同点为较高的经济增长率(平均4.5%)和中等的人均GDP水平(平均6252美元);第二类为“高收入国家”,共22个,主要包括G7/8国家以及大多数的欧盟国家,还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其共同点为相对较低的经济增长率(平均2.6%)和较高的人均GDP水平(平均38,722美元)。显然,这两类国家在创业活动的开展以及创业活动的能力方面表现出相当的差异性。
 
2005年GEM报告中主要通过各国的TEA指数、成熟企业拥有率、新创企业成活率、创业领域分布、新创企业的融资渠道等数据来比较全球各国的创业活动水平。
二、全球各国创业活动概况
(一)全球新创企业的成功率
 
1、各国的TEA指数。所谓TEA(Early-stage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指数,即“早期创业活动”指数,指一国从事早期创业活动的个人的普及程度。
 
GEM通过抽样调查显示,在有些国家,如委内瑞拉和泰国,从事早期创业活动的人数高达20%以上,也就是说在这些国家,平均每5个人中就有一人参与早期创业活动;而在匈牙利、日本和阿根廷,这一比例分别为1.9%、2.2%和3.9%;一些老牌的欧洲国家如法国、德国、意大利等TEA指数普遍偏低,在5%左右;中国在这35个国家中,TEA指数仅低于委内瑞拉、泰国、新西兰和牙买加,约为13%。
 
2、成熟企业拥有率。相对于上述TEA指数,GEM也做了有关成熟企业拥有率的调查,即被调查人群中拥有或管理着一家成熟企业的个人的普及程度。
 
结果显示,成熟企业拥有率最低的是南非、墨西哥和匈牙利,分别为1.3%、1.9%和2.0%;成熟企业拥有率最高的是泰国,为14.1%,其次是中国13.5%,再其次分别为新西兰、希腊和巴西,均略高于10%;而有相当数量的国家,包括美国、新加坡、丹麦、英国、日本、比利时、荷兰等,成熟企业拥有率水平均在5%左右。
 
3、新创企业成活率。GEM指出,从上述两个指标的国别比较中需要指出的是,虽然TEM指数和成熟企业拥有率的国别排序中有相似之处,但实际上两者并不完全吻合:比较突出的有泰国和新西兰以及日本。
 
泰国和新西兰在TEA指数排名和成熟企业拥有率排名中均名列榜首,而日本TEA指数非常低,成熟企业拥有率属中等。
 
因此,各国的早期创业活动普及率即TEA指数与成熟企业拥有率之比迥异。而这个比率恰恰显示的是不同国家的新创企业在市场上取得成功的概率。GEM将成熟企业拥有率与早期创业活动普及率之比视为各国的新创企业成活率。
 
显然,高收入国家的新创企业显然更有可能发展成为成熟企业。少数几个TEA指数比较低的发达国家如日本、芬兰、希腊和瑞士,在新创企业成活率的比较中名列榜首;而位居榜尾的是清一色的中等收入国家,如南非、墨西哥、智利和委内瑞拉。
 
中国的新创企业成活率在35国中列第12位,仅次于荷兰和匈牙利,高于丹麦、巴西和澳大利亚。美国列第31位。
 
(二)全球创业活动领域分布
 
为便于全球新创企业所从事领域的比较,GEM按照国际标准产业分类大概划分了四大领域:(1)采掘业,包括农、林、渔和采矿业(即将产品从自然环境中采掘出来的产业);(2)加工业,包括建筑、制造、运输和批发(即人或货物的物理形态的转变或位置的变化);(3)商业服务业,其服务对象是商家;(4)客户服务业,其服务对象是自然人(如零售、餐饮、保健、教育、社会服务、娱乐等)。
 
GEM的研究结果表明,全球新创企业和成熟企业中从事客户服务业的占绝大多数,而采掘业从业企业最少;新创企业和成熟企业的从业领域相仿,然而国别差距明显:中等收入国家从事客户服务业的占多数,而高收入国家从事商业服务业的比例几乎是中等收入国家从事该领域的两倍。
 
这一现象表明,一个国家的收入水平与其产业分布有一定的关联度。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创业活动会从零售等客户服务业逐步向包括咨询、系统网络维护或广告等在内的商业服务业转移。
 
高收入国家较高的商业服务业从业比例应归功于拥有一批高素质且受过高等教育的从业人员。再者,经济发达国家更有可能拥有更多的具有相当的经济实力且有相关商业服务需求的公司。
 
(三)全球新创企业的融资渠道
 
全球新创企业的融资渠道无非有两种:一种称之为4F融资,即来自创业者自己、家人、朋友和莽撞的陌生人(上述四种来源founders, family,friends和foolhardy strangers的首字母均为F,因此简称4F)的资金;另一种则是来自专业的风险投资商的资金。
 
1、风险投资造成大国的高科技越发强大
 
美国典型的风险投资在2000年创新高,达到1058亿美元,此后狂泻至2003年的189亿美元,2004年回升至210亿美元;欧洲,2003年典型的风险投资额为102亿美元,2004年增至125亿美元。
 
2004年,35个国家中,风险投资占GDP之比平均约为0.12%,其中瑞典和南非最高,均略高于0.30%,其次为比利时(约0.26%)和美国(约0.18%);希腊最低,低于0.01%;中国仅高于希腊,约为0.02%;日本略高于中国。
 
2003年至2004年,典型的风险投资额增长最显著的分别是匈牙利(375%)、新加坡(110%)和澳大利亚(100%)。意大利、芬兰、希腊、爱尔兰、瑞士、挪威和日本出现副增长。
 
再来看风险投资的投资领域。美国,84.1%的风险投资投向了高科技公司,而欧洲这一比例仅为20%,欧美相差之所以如此之大,是因为美国的风险投资协会不包括收购的风险投入,而欧洲的风险投资协会则将收购的风险投入一起纳入风险投资的范畴,GEM将上述用于收购的资金剔除后,得出各国风险投资中用于高科技公司的投入占GDP之比。GEM对其中具有代表意义的17个国家的比较结果表明,美国遥遥领先,高于0.16%;其次是爱尔兰,略低于0.10%;17国平均水平略高于0.04%。
 
美国高科技公司的风险投资额是欧洲总和的6倍,美国在生物技术方面的风险投入是欧洲的4.6倍。相比较而言,欧洲国家更多的风险投资投给了与消费相关的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GEM并没有将其列入上述17国的比较,但其高科技风险投资额占GDP的1.25%,如果就其GDP规模而言,以色列在高科技上的风险投资是美国的7倍,是欧洲的50倍。
 
GEM指出,用于高科技公司的风险投资的总体规模固然值得发达国家决策者关注,然而,风险投资如何使用则又大有讲究:美国的风险投资总额为210亿美元,而欧洲和日本风险投资额合计为135亿美元,但是美国210亿美元投给了2,399家企业,欧洲投给了4,577家企业,日本1,816家企业。
 
也就是说,美国的风险投资额占欧洲、美国和日本总和的61%,而受惠的企业数只占27%。因此,平均每家美国企业得到的风险投资约为875万美元,而欧洲的同行们只有275万美元,日本53.7万美元。中国平均略高于100万美元,略高于希腊、芬兰和日本。
 
试想,在欧洲与日本和在美国开办企业的成本相当,再加上各个欧洲国家和日本的国内市场要远远小于美国市场,那么,对于一个新创的欧洲或日本企业而言,他们如何能够与在融资上已经占尽优势的美国同行竞争呢?
 
2、非正规投资在各国的创业活动中唱主角
 
尽管风险投资对新产业特别是高科技的投入相当可观,然而风险投资所资助的公司数量与受惠于其他渠道融资特别是非正规投资的公司数量比较起来,还是微不足道。而且,各国风险投资额也远远低于非正规投资额。
 
GEM的调查结果显示,各国典型的风险投资在整个投资额中平均只占13.4%,其余部分全部是非正规投资。
 
各个国家的非正规投资者(不含创业者本人)的普及度也不同:GEM调查的35个国家中,最低的是日本,为0.6%,也就是说在日本,平均每200个人中才能找到一个人参与了非正规投资;最高的是牙买加,为8.4%;中国仅次于牙买加和爱尔兰,列第三位,略高于6%;德国、芬兰、法国等均在3%左右。
 
再来比较非正规投资占GDP之比,中国最高,为5.2%;巴西最低,为0.06%;35国平均约为1.35%。
 
从另一个角度看,来自家人、朋友和陌生人的非正规投资其实往往只占新创企业融资额的一部分。有研究表明,创业者本人平均会提供66%的创业资金,因此GEM预计新创企业的融资总额应该是非正规投资额的三倍,也就是说GEM调查的35个国家中,平均每个国家的新创企业融资额约占GDP的4%。这样一笔巨额投资对GDP的增长是显著的,因为新创企业往往用这笔投入来购置商品或服务。
三、GEM分析:各国创业影响因素
GEM多年的研究结果表明,各国的创业影响因素有多种,其中有涉及到个人的,如个人的态度取向、年龄、性别、创业动机、工作状态、教育背景等;也有整体环境的影响,如人均GDP和经济增长率等;国家的政策等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有时几种因素又互为影响。
 
(一)不同的创业动机:“机遇型创业”与“需求型创业”:GEM的研究发现,90%以上的创业动机可以归为以下两种:一种为机遇驱动,即创业者因为意识到市场上有机会从而抓住机遇而创业;另一种为需求驱动,即创业者因为找不到工作或没有更好的工作机会而不得不创业。
 
机遇型创业比例最高的是新西兰、爱尔兰、荷兰和丹麦,基本在90%以上;而需求型创业比例最高的分别是克罗地亚、法国、巴西、中国和南非,需求型创业高达40%左右,而机遇型创业不足60%。
 
显然,高收入国家的机遇型创业与需求型创业之比要高于中等收入国家,即富国创业者倾向于从事机遇相关型创业,发现市场缺口,并创办与之相关的企业,而不愿意从事需求驱动型创业。
 
有证据表明,一国盛行的创业动机与该国新创企业成活率有着一定联系:在机遇型创业所占比例较高的国家,新创企业倒闭比例较低;而在需求驱动型创业比例高的国家,新创企业倒闭比例较高。
 
(二)年龄、性别、工作状态、教育背景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
 
GEM的研究结果表明,早期创业活动的参与者年龄大多数在25-34岁之间,而成熟企业的创业者年龄大多数在45-54之间;男性比女性更倾向于自己创业;处于就业状态的人创业的比例最高,70%以上的早期创业者和80%以上的成熟企业业主正全职供职于自己的企业中;中等收入国家中,受到高等教育或学位教育的人更可能参与早期的创业活动或更有可能成为成熟企业的业主,而在高收入国家中,受过初级教育的人和受到高等教育的人具有同等的可能成为成熟企业的业主,这种现象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创业者的教育背景正在发生变化。此外,高收入者更有可能创业。
 
(三)人均GDP、经济增长率与创业活动。GEM结合此前的几项研究结果指出,一国的人均GDP水平及其经济增长率与其创业活动的水平和类型有着一定的联系。
 
人均GDP相仿的国家,创业活动的水平层次也类似,而人均GDP相去甚远的国家之间的创业活动的差异也是明显的。
 
2005年的GEM报告分析结果表明,当人均GDP处于比较低的水平时,创业能够在提供工作岗位的同时又能填补市场空白;随着人均GDP的提高,新技术的运用和规模经济的出现使得那些大型的成熟企业能够不断满足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因而也提高了这些企业在整个经济中的地位,大型企业地位的提高往往伴随的是新创企业数量的减少,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在大型企业中找到稳定的工作;然而,随着人均收入的进一步提高,新创企业在整个经济中的地位又开始有所提高,因为这时有越来越多的个体拥有足够的资源及机遇去创业;高收入的经济体中,由于成本的降低和不断积累的技术,新创企业又重新拥有了竞争优势。
 
(三)政府职责。当然,GEM也指出,各国政府若想促进本国的创业精神,创建一定的有助于市场开发的机构是其基本职责;政府的基本职能在于提供一个稳定的政治与宏观经济环境;各国政府应该消除竞争障碍,从效率与效益的角度权衡政府所提供的服务,推进财务责任制,保证法律的透明和产权以及各项法规的法律框架明晰。
附:GEM背景介绍
“全球创业观察(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简称GEM)”是一个旨在研究全球创业活动态势和变化、发掘国家或地区创业活动的驱动力、研究创业与经济增长之间的作用机制和评估国家创业政策的研究项目。由美国巴布森学院和伦敦商学院联合发起并组织。
 
1997年该项目开始设计,1999年第1次实施,当时有美国、德国、意大利、英国、日本、法国、以色列、丹麦和芬兰等10个国家参加;2000年参加的国家发展到21个,不少发展中国家参与进来,例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韩国和新加坡也首次加入;2002年,有37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中国和香港首次加入;2003年,有39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中国台湾首次加入;2004年,有34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中国除香港外没有加入;2005年,共有35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中国再次加入,香港和台湾未单独加入。
 
至今,GEM已连续7年发布《全球创业观察》报告,成为全球最全面的创业活动调查报告。GEM目前在全球30多个国家分别建立了GEM小组,与相关国家的高校和创业研究中心等多个科研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在中国的GEM小组由清华大学国家创业中心担任。
 
《全球创业观察》的数据主要来源于以下三种途径:抽样调查;各国专家访谈;国际标准化数据。
 
抽样调查:每年1月GEM召开全球年会,会上各个国际小组确定当年创业情况调研的程序以及数据收集程序,然后在每年的5至8月份分别随机选取1000至27000人进行统一的创业活动调查。大多数国家采用的方式是电话随机调查;而在一些电话普及率不太高的中等收入国家则采用入室面谈的方式。反馈率也迥异:2005年的《全球创业观察》报道显示,有些国家如日本反馈率高达100%,而另外一些国家如挪威、芬兰,其反馈率仅为11%、19%;在中国的调查方式主要是街头拦截的面谈,2005年共调查了2109人,反馈率为32%。当然,GEM也指出,被调查人群的样本选择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专家访谈:GEM的各国合作小组在各国选取不超过50位在创业方面享有盛誉和经验丰富的专家进行访谈,让这些专家列数各国创业的优势与劣势,同时提出政策改变的建议。
 
国际标准化数据:主要来自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以及联合国。
 
有资料称,目前参加GEM的国家和地区GDP约占世界总量的90%,人口总数约占世界总量的2/3。GEM已经迅速成为创业领域国际领先的研究项目,并成为各参与机构的旗舰项目。GEM数据被各国和地区政府以及欧盟、联合国、经合组织等国际组织作为分析和制订有关政策的基准,其建议也被许多国家和地区政府采纳。GEM数据已经成为世界一流商业出版物的基准数据,经常被《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商业周刊》等报刊引用。
拓展阅读
1、  http://www.gemconsortium.org/,《全球创业观察》1999-2005报告;
 
2、  2006年2月5日《参考消息》引英国《金融时报》:“新创企业帮助国家致富”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创意产业与大学生创业就业
作者:张嵩|
刊名:辽宁教育研究
年:2007
卷:
期:12
摘要:创意产业是新世纪的朝阳产业,经济发展水平和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是创意产业发展的基础条件,创意人才是推动创意产业发展的根本动力.当前,我国创意产业快速发展,可以吸纳大量知识型人才就业,为大学生创业就业提供了一个重要渠道.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