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SLA2006年会简报(外一篇)

供稿人:曾原;陶翔  供稿时间:2006-6-29   关键字:SLA  公共图书馆  
2006年6月11-14日,专业图书馆协会(Special Libraries Association,SLA)于美国东部城市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Baltimore)市举行了2006年年会。

年会计划11-14日正式召开,但事实上,10日和15日分别安排了会前会和会后会。而11-13日,与年会并行的展览INFO-EXPO也同时举行。在这样一段时间内,与往年相仿,年会由综合性大会(General Session)和各种主题小会组成,而后者又分为收费和免费两种。
 
此次综合性大会一共是两个,此次大会请来两位媒体人作为主旨演讲嘉宾(Keynote Speaker):美国公共广播公司News Hour with Jim Lehrer 节目高级记者兼Washington Week节目主持人Gwen Ifill女士,华尔街日报个人技术专栏作家Walter Mossberg先生,并分别被安排在开幕和闭幕当天。前者,Gwen Ifill女士,结合自己两档节目编辑制作,以及参与其他节目活动过程中的经历,谈了自己对信息工作的体会,但也有较多发散和拓展。
 
众多的主题小会由各专业组(division)组织,且总体看,事前的策划、组织工作还是相当到位。在网上注册之后,“准参加者”就会陆续收到不少有关主题会的宣传资料。而到了与会当天,从大会手册上看,近300个大大小小、各种层次的会议,只有9个取消,而其他的都如期召开。尽管参加主题会需交纳注册费,且费用相当高,但那些收费的主题会依然很多。

 
据观察,会议形式还是比较松散。一方面,会议注册并没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哪怕会议最后一天你来注册都可以(当然,事实上这样也就错过之前的很多精彩内容)。而参加什么不参加什么也完全是与会者自愿行为,没有强制;另一方面,各种主题会除了安排演讲、演示之外,留有较多时间讨论,会场也有一些饮料、吃食,座位也比较随意。

以会促展,以展托会
如果说每年SLA年会是国际图书馆界人士一次较为重要的聚会话,那么除了各种主题的会议交流之外,INFO-EXPO也是其吸引业界的地方。整体看,会与展的关系可以用“以会促展,以展托会”来概括。这次在Baltimore的convention center底层会场铺陈开来的共约300个展商,把他们各自的最新数据库产品、印本出版物、各种信息带给了与会者。且和会议收费相比,这里更加自由、开放,弄不好,还会送你礼品(包括现金奖),因此,访者众多。
 
在展厅门口,有两个灯箱导引:一个是全场展商名录和展位分布,一个是提供礼品的展商名录和礼品列表。这就像图书馆的书目索引系统,它帮助与会者迅速了解会场情况。

我们看到,FACTIVAELSEVIER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OXFORD UNIVERSITY PRESS、ProQuest、REUTERS、THOMSON GALE、OCLC、Dialog、ISI EMERGING MARKETS、Dow Jones & Company、GLOBAL INSIGHT、LexisNexis、OECD等等这些或者耳熟能详、或者已经被各国内购买并正在被使用的产品的公司/机构都出现在会场;情报工作者熟悉的SCIP(竞争情报专业工作者协会)也来了,不过,在专业图书馆这个圈子中,SCIP的号召力显然还不是很大。这些展商和与会者一起,形成若干道交互的风景线。

参与,互动
给与会者另一较深印象的是主办方在参与、互动方面所花的心思。
 
比如,在咨询台,几个小盒子里面的一些多色布制的标签,一开始,谁也不太清楚这些是什么。而在主办方于11日下午安排了一个“first timer”见面会上,终于得到了解答。主办方为了增进新人对该组织的了解度和对本次年会的参与度,众多fellows专门抽空和近200多位新人聚在一起,介绍情况,交流信息,参与活动。Fellows的表现投入而活泼,他们用他们的热情让新人们尽快融入进去而做着努力。据介绍,大会一共印制了6种颜色的布制标签,以“定义”6种不同身份的与会者。大会希望接下来的会议期间,每人都按照自己的身份,将有色布制标签贴在吊牌下方,以此更好地帮助新人在需要的时候找到可以提供帮助的同行,也可以让主办方主动地为不同人群提供服务。
 
而在展览方面,参与、互动依然在延续。除了现场的一些展位提供的互动活动外,组委会方面提供了一个收集展商贴花、赢取奖金的活动。各种活动无非是让与会者更多与各方面接触,而对主办方、展商而言,从中发现信息、发现机会。
西方(美国)图书馆界的聚会
据观察,虽然SLA是个国际性组织,但参加此次年会的东方面孔总体很少,更多的还是西方(美国)图书馆界的聚会。一方面,这显示了非西方国家对这一组织的参与度还不够;另一方面,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东西方图书馆界的距离和差异。而解决的方法,也只有在做好自身工作基础上,多参与,多交流。“或许东西方是两个世界,但在图书馆界,我们是同一的。”
Baltimore花絮:遗产散步
每次组委会都会选择一个有特色的城市举办年会,去年在加拿大的多伦多,明年是美国的丹佛。而此次,选择的是Baltimore。这是一座海港城市,她是中国厦门市的姐妹城市。两者应该是有很多相似之处,才建立起如此关系的吧。应该说,Baltimore是座美丽的城市,同时是一座有底蕴的城市,城区散布着不少的“古迹”。

信步于城区,你会随处看到地上镶嵌的用各国文字书写的“heritage walk”铜牌,它们提醒来Baltimore的各国游客:这里的文化遗产等您来发现。
外一篇:以美国国会图书馆、纽约公共图书馆为代表的图书馆观察
 
总体而言,华盛顿、纽约两地图书馆的文化展示性要强于其学术研究性。并且,如果是公共图书馆,其开放程度相当高,他们给市民提供的,除了具体知识的学习和引领,还有文化的熏陶和感染。

两地的图书馆,首先给人的印象是建筑艺术。
 
那些书籍、资料、影碟等能够容身于如此建筑之中,应该是人类的幸事。而读书人置身其中,心灵的涤荡和知识的获取兼而有之,更是幸事。在美国国会图书馆,读者一人一盏台灯,抬头看到的是先人的座座雕像;在纽约公共图书馆麦迪逊大街主馆,读者头顶上是巨大的古希腊神话彩绘……

同时,我们看到,或者该建筑历史上本身就是图书馆,或者该建筑被政府安排为图书馆,都体现了政府在图书馆文化建设方面的卓越眼光和精心安排。而不分身份、不分职业的人都可以进入图书馆阅读,在拒绝食物和自带水进入的同时,又提供饮用水等其他公共服务,公共财政确实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
 
此外,纽约公共图书馆由4座主要的综合性图书馆和85座地区性图书馆组成,在全面的同时,又体现了专业性和个性化。总之,在这样的图书馆中,图书馆是知识的殿堂,更是历史的珍藏、文化的风向。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