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生物与医药

关注非专利药巨大市场空间下的规则渐变

供稿人:王静波  供稿时间:2006-9-6   关键字:非专利药  授权仿制  《Hatch-Waxman法》  
缘起:非专利药市场急速成长,并潜力巨大
2006年全球共有约230亿美元的专利药物专利保护到期,包括默克公司生产的重磅炸弹药物舒降之(Zocor’simvastatin)和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生产的普拉固(Pravachol/pravastatin)已经失去专利保护。其他几种重磅炸弹药物预计也将陆续面临仿制药的竞争,它们包括辉瑞公司的左洛复(Zoloft/sertraline),赛诺菲-安万特公司的安必恩(Ambien/zolpidem),葛兰素史克公司的枢复宁(Zofran/ondansetron),以及诺华公司的兰美抒(Lamisil/terbinafine)等。而到2015年,销售价值高达1600亿美元的品牌药将失去专利保护,非专利药已经成为制药产业中最具光彩的行业。
 
市场永远充满了竞争,尤其是一个获利空间巨大的市场。非专利药市场,一开始是那些专门生产仿制药的小公司或者那些专门的大公司(例如Teva)的盛宴,然而,2002年以来,本一直专注于新药开发的老牌跨国公司们开始在这一市场上频频出招——大公司永远不会坐视奶酪被他人轻易动取。
 
在2005年之前,跨国公司采取的策略是直接涉足非专利药生产,主要通过并购实现,例如2003年,辉瑞公司购并了在非专利药开发和市场占有上具优势的法玛西亚公司,2005年诺华公司收购了德国的Hexal公司和美国的Eon Labs公司。
 
如果说通过并购抢占市场实属商业竞争的正常策略,那么最近两年以来原研制药厂商频频使出的“授权”策略,则让仿制药厂商几无招架之力。
案例:辉瑞与Alpharma公司的Neurontin之争
加巴喷丁(gabapentin)(Neurontin通用名药)是最好的神经痛治疗药物,由制药巨头辉瑞公司原创。2000年,Neurontin在欧盟五个主要成员国丧失了专利保护,Teva ,Hexal和 Merckle三家公司已积极参与其非专利药的生产。
 
2004年10月,小型仿制药商Alpharma公司开始销售全球第一款含有Neurontin成分的非专利药,该举动一度引起了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的关注和业内人士的担忧。当时的报道说,Alpharma公司之所以敢这样做,是由于背后有TEVA公司在撑腰。
 
原来,早在2004年4月Teva、Alpharma两家公司达成协议:对于Alpharma推向市场的第一种仿制药,Teva将享有6个月的独家销售权。作为交换,Teva将向Alpharma支付一定费用,并在专利纠纷败诉的情况下补偿Alpharma部分费用,以助其赔偿损失。作为最大,利润额最高的仿制药公司之一,Teva有足够的能力承担这一风险。
 
不过,尽管Alpharma背后有TEVA撑腰,但是这一举动在当时还是让业界为之捏了一把汗。因为当时同Neurontin有关的专利权问题仍在新泽西州联邦法院的审议之中,如果法院判决Alpharma侵犯了辉瑞的专利权,Alpharma将向后者支付3倍的赔偿金。
 
2004年10月8日,辉瑞公司要求召开紧急听证会以阻止Alpharma推出其非专利药产品的请求被法院驳回,此后数小时之内,辉瑞便罕见地宣布准备通过其仿制药子公司Greenstone将Neurontin推向市场。
 
时隔一年,2005年8月,新泽西联邦法庭8月23日判决,三家非专利药厂商上市各自的加巴喷丁非专利药产品没有侵犯辉瑞公司专利。
焦点:授权仿制施压非专利药的发展空间
从上面的案例看,仿制药公司是“胜出”了,事件也平息过去了,但是这里面透露出来的一个游戏规则却在非专利药市场的继续盛行,并引起了制药界、法律界的重视,在美国,甚至惊动了国会。
案例中提及的辉瑞推出自己的非专利药产品现在已是大型原研制药厂商惯用的一个策略。他们通过这种手段来向仿制药制造商施加压力,进而独大某一非专利药市场。
 
到底什么是“授权仿制药”?
 
《Hatch-Waxman法》(《药品价格竞争和专利期修正案》)规定:非专利药通过“简化新药申请”(ANDA)获得批准上市,但如果相关原创药公司在ANDA提交后提出诉讼,则该非专利药的审批要被自动延长30个月,其间FDA不得审批。第一家向FDA申请成功某品牌药的非专利药的公司,如果能够合法地表明原先的品牌药专利失效,或者其开发的仿制药并没有对该品牌药构成侵犯,那么,这个公司就能拥有6个月独家销售仿制药的权利,而这6个月的独家销售权是仿制药获利的关键。例如,当Barr公司首次上市Lilly公司的fluoxitine时,前6个月的销售额达到了3.11亿美元。6个月后随着多家公司开始销售这种药物,价格就会下跌。
 
然而就是这个为了保护第一个勇敢、规范地仿制专利到期品牌药的非专利药厂商的《Hatch-Waxman法》的规定,却也为原创药公司提供了法律空隙。实际中,一旦原创药公司认为某非专利药公司即将推出一种非专利药会对其构成威胁时,他们便会授权另一家非专利药公司、有时候甚至通过旗下的非专利药子公司销售得到授权的仿制药。最关键的是,授权非专利药允许立刻销售,而不受6个月的非专利药限制期的约束。因此,授权非专利药可以立刻降低非专利药竞争对手的销售额。
 
当某个品牌药专利到期,其生产者就寻求一个结盟的非专利药企业参与竞争。在原创药企业盟友这个强大后盾的支援下,被选中的非专利药企业轻易获得了180天市场独占权,当然,原创药也能从中分得一杯羹。这一做法最终使品牌药专利到期对原创药厂商造成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因此独家授权,这就是原创药公司的武器。
 
在美国,许多非专利药公司为了获取最大利益,通过对原创公司的专利进行挑战,成为非专利药的第一申请人,这样他们就可以享有6个月的市场独占权。但是大多数公司并不热衷于做非专利药的第一申请人,因为这条途径常常伴随着诉讼纠纷,像Alpharma这样背后有TEVA撑腰的公司也毕竟少数。尤其是“授权”游戏的存在,常常让一些小型的非专利药公司唯恐避之不及。
 
原创药厂商的这种“独家授权”的做法,颇有“从左手到右手”的感觉。例如2004年8月,先灵葆雅公司通过旗下Warrick部门推出了肝炎治疗药物Rebetol的授权仿制药,价格低于市场预期,因为它并没有非专利药厂商前期的仿制投入成本。这就是授权仿制对非专利药带来的负面影响——当两种非专利药同时上市时,它们会争夺市场占有率,这常常会带来价格下跌。第一种面市的非专利药通常仅会比原研药便宜20%-30%,但后来者则会低出40%-50%。如此一来,在原研药公司降低授权仿制药价格的情况下,仿制药厂商也不得不降价,其市场赢利能力将大大下降,甚至不足以补足其前期开发的资金投入,这对那些自己开发销售了同类非专利药的仿制药公司来说,是极大的打压,甚至有可能让他们一无所获,进而影响到公司的发展甚至生存。
 
作者点评尽管药品降价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政府近几年一直在极力推动,但是原研药厂商通过授权策略带来的非专利药降价,只是一种短期行为。当大量的非专利药厂被这一策略挤跨的时候,重新占据了市场和资本优势的原研药厂商,又在产业内形成了几家独大的垄断局势,竞争失衡必然导致药品价格的回升。所以,从长期来看,授权仿制的存在对制药业的发展,至少是对非专利药行业的发展是不利的。
交锋:让失衡的竞争格局回归
授权仿制的存在的确让非专利药厂商与原创药厂及其授权的伙伴站在了不公平竞争的境地上。
2005年,3名美国参议员已经向联邦贸易委员会致信,认为原创药企业的授权做法可能阻碍竞争。参议员们认为,授权仿制药的做法对重磅炸弹级药物及规模相对更小的产品的市场竞争产生了负面影响,进而导致能上市的非专利药数量变少,消费者因此必须以更高的成本来支付药品费用。
 
一些非专利药企业认为,授权非专利药的方式既不符合《Hatch-Waxman法》的规定——凭什么原创药公司的授权就可以直接上市销售?!同时也违反了反垄断法。虽然这一论断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但授权仿制药对竞争环境的影响以及打破《Hatch-Waxman法》平衡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2005年6月,《医药经济报》发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介入仿制药大战调查”一文,说针对原创药厂商采用授权仿制的策略与非专利药厂商“竞争”,从而违背了反垄断法的现象,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将要着手展开调查……
 
文章援引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一名官员的话说,该委员会将开展一项调查研究工作,以核实仿制药生产企业所控诉的情况是否属实,特别是关于联邦法律是否存在漏洞,从而阻碍廉价仿制药正常上市的问题。
 
2006年7月, 美国非专利药厂商 Mylan Laboratories 公司的官员要求美国国会遏制原创药公司销售授权非专利药,从而保护非专利药厂商。 Mylan 公司的 Heather Bresch 说,授权非专利药是“削弱”仿制药业的一种策略,他说如果没有来自于非专利药的竞争,原创药公司将永远不会提供低价的替代产品。
 
不过,尽管有众多像Mylan Laboratories 公司这样的非专利药反对授权仿制,但也有不同的声音——有的非专利药公司主动“躲到”授权仿制的树荫下,例如Watson公司与Par公司却加入了生产授权非专利药的阵营,并以此作为公司发展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
 
针对这种不能“万众一心”的情况,非专利药厂商于是对授权非专利药的低价问题“开刀”了——
《医药经济报》的文章披露,美国非专利药药企业与组织还在游说联邦机构修改现行国家医疗保险制度计划中的药品费用补偿政策。美国非专利药企业协会认为,品牌药已经从授权非专利药中获得了补偿,因此,药品价格应当被重新计算。据称,协会已经收到美国医疗保险制度与医疗补助制度负责人的来信,称“正在研究评估药价计算方法”。
 
不过,目前的法律制度对非专利药企业的发展产生的影响很难预测。对于《Hatch-Waxman法》的相关条款的修订或者修改也并没有最新的消息披露,根据2006年初美国汤姆森科技信息集团发布的《2006专利聚焦报告》,《Hatch-Waxman法》在2005年并没有做出修订。
 
面对日益成长的非专利药市场,法律(游戏规则)将在强大的原创药公司与崛起的仿制药公司之间,做出如何姿态,尚需拭目以待。而美国的相关法案对市场的影响也必将波及全球。
 
参考资料: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2000-2003及2005-2006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国际非专利药名
作者:宁保明|张启明|
刊名:中国新药杂志
年:2007
卷:16
期:21
摘要:
非专利药市场空间的规则分析
作者:
刊名:中国科技信息
年:2006
卷:
期:19
摘要:
非专利药仿制策略综论
作者:
刊名:首都医药
年:2006
卷:
期:14
摘要:
我国制药企业非专利药物研发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作者:严中平|陈玉文|
刊名:中国新药杂志
年:2006
卷:15
期:14
摘要:
非专利药机会与挑战
作者:王彩娟|陆裕德|
刊名:世界临床药物
年:2006
卷:27
期:12
摘要: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