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文化创意产业

以文化多元的名义反对Google数字图书馆计划:听法国国家图书馆馆长作学术报告

2006年11月2日,上海图书馆学会双月学术讲座邀请到法国国家图书馆馆长让诺尔-杰恩尼(Jean-Noel Jeanneney)先生,后者在上海图书馆给百余名专业听众作了一场题为《欧洲数字图书馆建设》的讲座。话题由Google于2004年12月14日首次公布的数字图书馆计划引发,演讲者更多从文化研究者和历史学者的角度,谈了文化多样性的重要性,这是他认为应该反对google有关计划的理论根源;同时,站在项目建设者的角度,演讲者相应介绍了欧洲数字图书馆建设的进展和未来。
2002年3月起,让诺尔先生出任法国国家图书馆馆长。任职期间,他尤其对Google公司发起的图书馆数字化工程持反对态度,并力图发展一项由政府管理的欧洲数字图书馆计划。他撰写的《当Google向欧洲挑战的时候》(Google and the Myth of Universal Knowledge: A View from Europe)一书在欧洲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该书已经有了中译本,并由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而事实上,让诺尔馆长还是个历史学者、媒体史专家,他曾任法国经贸部部长、传媒文化部部长、法国广播电台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并同时兼任国务秘书的工作。这样的背景,使得让诺尔馆长对Google数字图书馆计划和欧洲数字图书馆计划有了更宽阔的视角。
 
让诺尔馆长用法语完成此次演讲,而相比较英语的掌握程度,国内听众显然对法语相当生疏。好在有一个不错的翻译,建立起双方沟通的桥梁。让诺尔馆长认为,和自然界物种多样性一样,人类社会文化的多样性也应该得到维护;和谐和差异是相辅相成的事情。学术报告由此展开。
互联网兴起:喜悦还是忧虑
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人类社会开始真正接触互联网。对Internet带来的巨变,让诺尔馆长认为,对待信息技术革命的正确态度应该是一种喜悦,而不是忧虑。从历史角度看,互联网是新的媒介,而人类社会每次面临新媒介的出现,不论是印刷术、广播、电视,都会产生一定的心理恐慌。事实上,这些进程只是一种传播方式的变化,而不是一种绝对的取代和消亡。
 
就图书馆文化而言,让诺尔馆长认为,互联网可以缩小文化的差距,使得包括图书馆在内的公共文化消费品不再“高高在上”。同时,书籍的气息已经包含了人类的某种情感,这样情感,是其它媒介无法替代的。
大陆vs.大陆:坚持文化多样性,反对英语文化垄断
不过,让诺尔馆长也提出,我们不能因为这种喜悦心情而高枕无忧。在新技术面前,一些边缘的语言、弱势的文化由于没有能力把握住新的发展方向,很可能就消失了。人们应该防范并反对那些强势文化,而在Google数字图书馆计划这件事情上,欧洲方面反对的是英语文化的垄断。让诺尔馆长举例说,在Google现有的数字图书馆系统中检索法国文学家雨果,出来的结果前19条记录是英文资料,接下来的是一篇德文资料!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检索结果,虽然该系统也在不断改善,但问题是明显的。
 
事实上,文化更多地涉及语言问题,在让诺尔馆长看来,语言分为文化性语言和交流性语言。如果是后者,强势的英语存在、发展没有问题,但如果是前者,并形成了单一语言在某些领域的垄断的话,这就很有问题了。语言是对世界的看法,保留语言就意味着世界是多元文化的,对世界的看法是多样的。让诺尔馆长又举例说,今天的演讲,因为中法语言的差距,现场需要翻译。翻译的存在,虽然延长了交流的时间,但不会缩短交流的内容,不影响各自的思想,不影响对世界的看法。而如果大家都换成英文表达试试看。毕竟不是母语,在为了达到让对方明白这一目的的过程中,思想一定会被缩减。而事实上,让诺尔馆长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作演讲时,美国方面的学者和听众也反映,美国人也认识到自身语言在走向贫乏。
 
因此,让诺尔馆长指出,反对Google数字图书馆计划以及由此需要加快发展的欧洲数字图书馆计划,不是法国的计划,而是整个欧洲的计划,甚至是全世界的事情;这种反抗,不是国家vs.国家,而是大陆vs.大陆。
图书馆or商业公司:谁更应该来组织世界的信息
当前,Google在全世界的影响确实不可小觑:它不仅是全球使用最广泛的搜索引擎工具,进入了人们的生活;同时,它也是影响NASDAQ指数升跌的重要股票,关系着人们的钱袋。最近,继2006年6月《牛津英语词典》网络版把“Google”作为动词列入之后,《韦氏大学词典》在其推出的第11版中,也将“google”列为新增动词词目。对于Google的表现,让诺尔馆长承认,Google公司两位创始人设计的搜索算法非常的精妙(此方面内容,推荐阅读《搜》,巴特利等著,中信出版社 2006出版),同时,复杂的算法又是通过如此简单的排列展现出来,这其中,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演讲中他连用三个“妙”字来表达他的心情。然而,面对这样一家上市公司要组织世界信息的雄心,让诺尔馆长明确表示,这是危险的。“危险”用词的背后,是对由谁来承担组织世界信息责任的深刻探讨:是商业公司,还是图书馆?
 
对人类知识进行数字化保存,进而有效实现知识的转型,这不仅需要长期性、永久性的考量,更是彰显人类使命的一件事情。如此巨大意义的事件,一家或者若干家私营公司可以承担?
 
私营公司,比如上市了的Google,它的目标理所应该地落在了企业利润最大化和股东利益最大化上,这两者是不矛盾的。但这样的理念却和作为知识存储、保护、展现的公共利益相矛盾的。公共利益和私营企业利益真的能够统一么?
 
信息组织的外在表现,最主要是检索结果的排序。私营公司追求利益,经营过程及其结果难免与广告等利益因素相“纠缠”。就Google而言,虽然高超的计算程序是个谜,但其中的一个定律是,用链接多少来决定排序的先后。同时,广告的情况也影响着数据的排序。如此,引导读者的信息排序就成了重要的问题。即使google采取不收费的形式(Google的非adword内容),但作为公众的付费,也可以分别从消费者和纳税者两种角度考虑。看似作为消费者是没有付费,但作为纳税者却已经把口袋中的钱交了出去。因此,面对不同动机产生的不同效果,信息组织、引导是应该由私营企业还是公共机构来实施?
欧洲数字图书馆进展情况
作为“对抗”Google数字图书馆计划的一部分,欧洲数字图书馆的建设工作也在加紧进行。当然,不仅仅是对抗,更多也是欧洲图书馆界在新形势下的自我发展。报告中,让诺尔馆长介绍了欧洲数字图书馆最新的进展情况。
 
在2006年以前,项目更多是引起各方面的关注和警觉,并对项目进行必要的推进。在2005年5月,经欧盟协商、法国总统签署法令,法国国家图书馆成为欧洲数字图书馆法文方面的总协调机构。整体上看,此阶段的工作进展可用“圆满”来概括。
 
2006年,整个项目正式起步,并计划在2007年之后,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在此阶段,确实有很多挑战需要去面对,很多设想需要落实。让诺尔馆长介绍到,欧洲数字图书馆将主要就版权问题与出版商进行磋商,以期达成在读者、出版商、数字图书馆之间的良性的利益分配机制;欧洲各国相关图书馆将密切合作及协商,就分层次分阶段进行文献数字化的标准形成共识。这里的标准,包括文献选择、技术、物流、管理等多个方面;针对多语言搜索,有关工作也正在积极进展中。比如,法国国家图书馆正对一些文献进行OCR扫描识别,使其能满足多种途径检索的需要。而处于试验阶段的一个模型也在2006年得到小范围的试用,并待成熟后,向更多国家图书馆推广。同时,对于资金的投入也是必须考虑和落实的方面,法国方面每年投入一千万欧元来进行欧洲数字图书馆项目中。
 
面对未来,让诺尔馆长在报告的最后抛出这样的设问:它(欧洲数字图书馆)是不是一个理想国?它不是空想,而是一个期待。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