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装备制造业

海上风电场政策及其效果5:对比篇

供稿人:陆斌  供稿时间:2007-10-19   关键字:海上  风电  政策  
编者按:本文续接本简报26期《海上风电场政策及其效果(一)》一文,将对丹麦、英国和荷兰政策措施、审批程序要点对比如下。
一、政策措施
本文将运用前文最优模式的政策效果比较三国在财政支持,审批程序和电网布置方面的措施。荷兰目前在风力产业发展中落后于其它两个国家,文章将探讨是什么障碍或限制性因素导致这种情况。采用财政支持能降低先行者风险,通过各国离岸电网的政策措施分担电网负担,审批程序体现了对创新措施的宽容,反投机意愿和对开发商的透明度以及是否采取了一站式服务。
 
降低先行者风险EWEA撰写的“Support schemes for renewable energy,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payment mechanisms in the EU”报告表明,同根据装机容量或仅仅由消费者/购买人强制提供补贴相比,基于发电量的财政补贴能够最好得推动风电产业。在荷兰和丹麦,开发商获得基于发电量的补贴,在英国则利用可再生能源公约认证系统进行间接补贴。丹麦开发商获得他们在竞标时的投标价格,而荷兰政府由研究机构估计非赢利区间。免税政策和欧洲范围内绿色认证系统把化石燃料发电商这一外部影响内置化,使海上风电和化石燃料发电商处于公平竞争地位。所有三个国家都存在这样的系统。由此可以看出荷兰风电发展落后并非受到财政支持的限制,但同英国和丹麦相比,它无法保证对企业补贴的长期化,这可以从其这几年补贴的时断时续看出来。这显然是一个限制性因素。
 
一站式服务在丹麦,一站式服务原则已考虑在内,成功的投标申请者从DEA处就可获得最重要的许可。在英国,已经设立海上可再生能源审批单位(ORCU)方便许可申请。在荷兰,主要的许可申请都递交到一个办公室,即Directie Noordzee,不过对于电缆铺设还要求获得许多不同的许可。根据经济部规定,补贴由经济事务部发放,如果风电场建设地点在12海里之外,环境管理要求将随之变化,这将涉及到另外一个部们。
 
项目开发商成本透明度由于某些问题需要在协商投标中决定,丹麦开发商未来成本并不完全透明。在英国,DTI和Crown Estate为许可提供了明晰的信息。由于审批程序的透明度能够影响投资者的风险预期,乃至投资者的信心,它同经济成本的透明度具有同等的重要性。
 
反投机条款一些不确定条款出现在三国的审批程序里。首先,在要求财务和技术资质的申请中,谁递交申请存在差异。这可以在丹麦和英国的预先挑选阶段看出。然而在荷兰,并无此区别:对于相关部门,许可申请是匿名的。一些项目开发商认为由于项目有很大可能得以执行,因此财务标准应该成为重要的衡量条件。
 
第二,申请和主张建造地点需要交费,如英国的投标费和选择权费;如果投标失败,则没有罚款,但选择权费只是部分退款,数额在25000到50000英镑。在荷兰,只有完成环境影响评估EIA后才能主张建造地点。在申请过程中,EIA费用已保证了主张建造地点的严肃性。但荷兰采用“先来先服务”的地点分配原则,如果有两个开发商对同一地点进行了环境影响评估,而且第一位开发商已获得该地区的“公共工程和水管理法案”申请许可,这将带来不利影响。
 
在结束延期偿付之前,政府也曾考虑过预先选择和EIA之前的地点初步主张。但Raad van State(荷兰议会咨询部门)担心这将增加反对程序的可能性,并将延长程序中不必要时间,同时认为增加申请费对于未获得建造地点的开发商是不公平的。荷兰政府把获得经验放在首位,之后未来的模式再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不过这类投标系统在丹麦和英国已经实施。
 
第三个反投机条款是设定开始安装的最终期限。这在所有三个国家都可以找到相应规定,只是经验表明海上风电项目都可以在原有进度上获得足够的延迟。英国的最终期限比执行EIA之后获得选择的荷兰长,不过有人担心英国投标的时间间隔太短。
 
对技术创新的宽容在项目执行阶段,允许改变技术体现了申请过程对创新行为的宽容:灵活的进程可以确保采用最先的技术。但在荷兰,这种宽容行为未被考虑。例如第一个风电场Egmond采用3MW风电机组,而Q7风电场采用2MW风电机组。其中一个原因是如果项目采用新的风电机组,原有许可将丢失,需要进行新的许可申请程序。
 
同荷兰早期阶段相比,不同的许可申请程序不会影响项目执行。虽然从申请到建造荷兰项目批准的速度还太快,但对于某个地点从发起到许可申请的步骤同丹麦和英国风电场保持类似的趋势。
例如英国第一轮中申请的七个风电场需要16到24个月获得许可。荷兰四个建造地点花费了20到23个月获得“公共工程和水管理法案”许可,获得建造风电场的权利。根据“公共工程和水管理法案”,他们在6个月内收到布告,在26到29个月内获得评估后的许可,和英国情况类似。目前荷兰从批准到建造的时间还不得而知,但如果这也采用和英国类似的程序,荷兰下批风电场起码要到2010才开始建造,因为英国第一轮四个建造的风电场花了17(North Hoyle)到45个月。
 
电网成本分配基于公平竞争和同陆上发电的连续性,丹麦把国家电网延伸到了海上,英国准备在第二轮风电场采用相同措施。丹麦将电网成本社会化,而英国电网成本由TSO通过输送费加以回收。对于两国的开发商来说,前期成本降低,财务风险也减少了。在荷兰,离岸电网由开发商负责,这对于该国开发商来说是最坏的选项。在许多国家,研究人员开始研究离岸电网的优化布局。但如果不是必要的,开发商不会寻求同其它开发商合作。就两个荷兰海上风电场为例,陆上电网埋于同一条沟渠,只是因为电缆通过的市政当局不希望他们的道路被破坏两次,而不是开发商希望这样处理。离岸电网的重要发展方向是提供规模和合作优势,例如电缆捆绑通过沙丘。但研究证实采用单一电缆会降低可靠性,多电缆布局才能提高可靠性。
二、审批程序的要点
各国审批程序可以简要描述如下:
 
丹麦情况:建造地点和进度表由负责风电场申请许可的主管机构决定。
 
英国情况:进度表由主管机构决定,建造地点可由开发商在可选择区域内决定。
 
荷兰情况:进度表和建造地点由开发商在许可申请中提出。
 
丹麦能源部掌握着投标的计划和风电场的建造。在英国,预算决定着获得建造地点调查许可的申请者数量。在这两个国家,政府支出得到控制。在荷兰,除了随意决定,没有具体措施来划分几年间的项目:即使标准是清楚和透明的,如果有太多的申请满足那些标准,还是不得不做出随意决定。荷兰“先来先服务”的原则使得无法准确控制政府开支,提高了政治风险。唯一的控制就是开始和中止审批程序,这导致非连续性。对项目连续性的预期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
 
一些环保团体出于环保的考虑反对审批程序。例如,Stichting de Noordzee认为由于环境影响,特别是累积效益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不确定的,风电场建设应当是分阶段进行,这样可以从中吸取教训。荷兰把建造地点交由市场决定,使得建造地点在无合作情况下遍布北海。在荷兰住房、空间规划与环境部等部门提交的“Nota Ruimte 2004”报告中,他们希望能避免这类的扩展,但目前的程序还无法实现。由于无法知道分散还是集中的建造地点对环境累积影响更小,因此在环境影响最小化要求下哪个是最优选择仍然不清楚。
 
只要采用这种开放式程序,政府政策的非连续性还将存在,因为政府支出只有在时间和地区都设定好才得以控制。时间限制可以通过宣布每个项目或每轮招标定额预算获得。地区限制可细化特定位置或有限区域。通过宣布每个区域招标,有可能会实现电缆集束,避免了非充分利用。这时需要进行该区域的集中环境影响评估以决定该区域是否适合。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中国海上船舶垃圾管理策略
作者:丰磊|
刊名:大连海事大学学报
年:2007
卷:33
期:z2
摘要:介绍海上垃圾污染情况,阐述中国关于船舶垃圾污染防治的管理程序及采取的应对措施.提出减少及根除污染物排放的建议.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