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现代服务业

从新兴市场中心城市经验看上海服务业的发展

供稿人:陈晖  供稿时间:2008-2-29   关键字:服务业  新兴市场  中心城市  上海  
一、四座新兴市场中心城市服务业发展概况
1.新加坡
 
2005年底,新加坡服务业的总产值为1218.44亿美元(以2000年不变价计算),占当年GDP的62.97%,是制造业的2倍。服务业中,批发零售贸易是支柱行业之一, 2005年其比重达到25.1%。从服务业发展的结构变化看,30年来,新加坡的金融服务业得到稳步发展,其份额从1973年的7.5%增加到2005年的17.1%。目前,新加坡已成为东南亚地区的金融中心之一。此外,运输和通讯业也呈现增速发展之势,其份额从1973年的13.8%增加到2005年的20.9%。服务业在创造就业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以2007年3月估计的就业数据来看,在服务业中就业的人数则达到173.99万,占总就业人数的68.4%。
 
2.香港
 
2005年香港服务业的其本地生产值为1.41万亿港元,2006年香港服务业的增长率达到8.6%,其本地生产值达到1.53万亿港元,占本地生产总值的88.51%,服务业在香港经济中具有绝对重要的地位。其中,金融服务、贸易及物流、旅游、专业服务及其他工商业支援服务已经成为香港经济的四大支柱产业,2005年四个行业以要素成本计算的本地生产值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55.1%。在整个就业结构中,与香港的产业结构相适应,服务业是创造就业的主要行业,2005年和2006年都达到86.1%,分为约为291.6万人和297.3万人。
 
3.首尔
 
2005年,首尔全市国内生产值达到159.6万亿韩元。其中,服务业保持稳定发展态势,在全市经济中的比重均约在73%左右,远远高于全国服务业63%的比重。2005年首尔服务业的国内生产值为116.71万亿韩元,较之于2004年增加3.24%。其中,房地产、租赁业、商业服务所占比例最高,2005年为31.44%;其次是金融、保险业,占比为19.74%;批发零售贸易业所占的比重居第三,为17.08%。在就业方面,服务业提供的就业职位最多,占全部就业人数的81.45%,约有313万人,其中在批发零售贸易、商业服务业以及餐饮业等三个行业中就业的人数最多。
 
4.德里
 
2004-2005财政年度,德里国内生产净值4824.99亿卢比。在德里经济结构中,农业等第一产业所占的份额很小,制造业大体维持在20%左右,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服务业,其国内生产净值为3855.01亿卢比。目前,服务业的总量规模在德里经济中的份额约占80%。德里服务业大致分为四个行业,即,贸易、餐饮及宾馆,交通、仓储及通讯,金融保险、房地产及商业服务业,以及政府机构、社会及个人服务等。其中,金融保险、房地产及商业服务的份额最大,其国内生产总值占比为39.86%;其次是贸易、餐饮及宾馆服务业,占28.80%;交通、仓储及通讯服务业规模最小,占11.01%,这与德里乃至整个印度的基础设施相对欠发达的情况是相吻合的。据估算,德里服务业的就业创造约至少占非农部门雇员总数的80%,即2005年服务业吸收就业约248万人。
 
 二、四个新兴市场中心城市服务业发展的经验
尽管这四个中心城市的服务业发展的水平、发展演进过程、发展的战略模式等均有所不同,然而,从其服务业发展的历史进程和背景条件来看,这四个城市具有一些共同的经验,主要包括遵循经济产业结构演进规律、崇尚市场力量、合理的政策引导、健全的法律环境、有效的金融服务等。
 
1.服务业随着经济发展而发展
 
一般而言,服务业的发展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发展的。其一是经济发展水平,当经济持续增长,人均收入增加并达到较高的水平时,服务业的发展加速,其所占的比重增加。其二是城市化水平越高,服务业的比重也越大。四个城市都是人口密集的超大型城市,其服务业的发展水平、产值比重都显著地高于周边地区。其三是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素质、增加人力资本有利于进一步促进服务业尤其是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从四个中心城市的情况看,香港、新加坡是亚洲地区教育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首尔、德里也集聚了各自国家大部分的高层次人才。
 
2.遵循市场规律,合理的政策引导
 
这四个中心城市服务业发展的另一个共同的特点是遵循市场规律,有限的、合理的政策引导。香港是世界上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经济体之一,制造业的转移、服务业的“第二次北迁”等行为都是在产业分工重新布局的情况下,为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而自发实现的,政府所起的作用更多地是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和制度环境,如2003年香港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签订“香港与内地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2007年1月特区政府制订并发布《“十一五”与香港发展》行动纲领等等。
相对于香港,新加坡政府和首尔政府(韩国政府)在其经济起飞阶段对经济的干预较多,主要表现在产业战略的制订与设施,尤其是韩国自1962年以来相继进行了7次“经济发展五年计划”和“新经济五年计划”,这些计划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韩国经济的起飞。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完善,新加坡政府和首尔政府对服务业等产业发展的着力点是制订相关的发展远景目标,起到引导作用,同时努力构建有利于服务业发展的市场环境和政策环境。
 
作为经济转型国家的中心城市,德里服务业市场随着全国市场渐进自由化而逐渐开放。其中,软件服务和电信服务领域具有较高的开放度,管制放松使得近年来德里电信服务业进入自由竞争状态,极大地促进了此行业的发展;金融服务、建筑及相关工程服务、保健服务、分销服务和航空运输服务领域则是适度开放,而会计、法律、邮政和零售服务业等仍然属于高度管制的部门。
 
3.健全的法律环境
 
相对于其他产业,服务业的所具有的一些独特的产业特性(如非标准化生产、不具备排他性等)决定其发展更依赖于外部契约执行环境,因此,法律环境的完善对于服务业的健康稳定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四个中心城市都具有较为健全的法律环境。新加坡、香港和印度德里具有英国普通法系传统,其完备的法律体系强调合法私有产权、支持私有契约安排、保护投资者合法权利,为服务业的发展提供了较为理想的法律环境,尤其是新加坡的严刑峻法更是世界著称,其先进的法律网络覆盖了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韩国的近代法律体系受德国民法系传统的影响,但是自1950年代以来,韩国法律越来越多地受到美国法律的影响。目前,韩国法律在外来投资、垄断、公平交易、技术引进等方面都有明晰的法律规定,这对于保障首尔服务业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4.有效的金融环境
 
服务业门类繁多,所涉企业绝大多数为中小企业,是创造就业的中坚力量。但是,在缺乏发达金融体系的条件下,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难以解决。因此,全方位、多样化的金融服务的对于其他服务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新加坡、香港、首尔和德里的金融业均较为发达,其中新加坡和香港是地区乃至全球金融中心,既有发达的金融中介体系,又有高效的资本市场。首尔是韩国的金融中心,而且目前正朝着东北亚金融中心的目标迈进。印度的金融中心在孟买,但是在1991年金融自由化政策推行以来,包括德里在内的整个印度金融业是服务业中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尤其是对内外资私有银行市场准入的放松以及有效监管的实施,极大地改观了原有完全由国有银行主导的格局;日益开放的资本市场也越来越提高了资源的配置效率,为德里的服务业提供了有效的金融支持。
 
三、上海服务业发展现状与差距
1.上海服务业发展简况
 
统计显示,服务业对上海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2006年上海的服务业增加值突破了5000亿元,占GDP的比重达到50.6%。服务业内部结构得到优化,金融、物流、商贸、房地产、旅游和信息服务等具有现代服务业特征的重点服务行业增长较快,其中,批发零售业及餐饮服务业仍然保持了两位数的快速增长,商品销售总额突破了15000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突破了3000亿元,商业增加值突破了1100亿元。2006年旅游外汇收入39.6亿美元,国内旅游收入1419.94亿元。服务业对外开放步伐不断加快,上海的服务业已经成为国内外投资者关注的热点。现代服务业集聚区规划建设理念逐步形成共识,列入市重点建设的现代服务业集聚区已经增加到20个;创意产业园区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生产性服务业功能区和总部经济建设,成为工业园区从制造业向生产型服务业转型的主要载体。
 
在就业方面,上海服务业吸纳的就业人口已超过制造业。2005年服务业就业人数为479.97万人,占总就业人数的55.6%;制造业的就业人数为322.33万人,占比为37.3%。
 
2.与四城市比,上海服务业发展的差距分析
 
首先,总体发展水平较低。四城市的服务业在GDP中的比重均在60%以上,从业人员则在70%以上(新加坡接近70%)。同期,上海服务业的GDP比重及就业规模比分别为50.1%和55.6%(表),相当于新加坡1970年代、首尔1980年代初的水平。这与上海的经济发展水平基本相吻合,2005年上海的人均GDP约为6309美元,而新加坡、香港、首尔则分别达到46072美元、29670美元、16237美元。当然,仅仅从服务业的比重来看尚不足以评判上海服务业的整体水平,从数据看,德里的相关比重远高于上海,但是如果认为上海的服务业水平低于德里,则与现实状况不符。上海服务业发展的差距还体现在服务业的结构方面,尽管近年来,上海服务业的结构得到优化,但与新加坡、香港、首尔相比,在批发零售、商贸服务、专业服务以及金融业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上海在这些新兴服务领域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表  上海与四个城市服务业发展状况对比(2005年)
 
城市
基本情况
服务业
制造业
其他行业
总计
面积
人口
GDP值
就业
GDP值
就业
GDP值
就业
GDP值
就业
新加坡
699
420
121843.8
62.97%
159.72
69.61%
60583.4
31.31%
48.51
21.40%
11075.8
5.72%
18.44
8.14%
193503.0
226.67
香港
1104
700
180782.3
87.04%
291.6
83.70%
6609.4
3.18%
17.95
5.30%
20298.6
9.77%
29.14
8.60%
207690.3
338.69
首尔
606
976
115898.7
77.13%
313.02
81.45%
8689.2
5.48%
47.36
12.32%
33892.8
21.39%
23.91
6.22%
158480.6
384.30
德里
1485
1385
8566.68
79.91%
248.00
80%
932.55
19.06%
111.84
1.04%
10722.19
312.07
上海
6341
1778
56628.9
50.48%
479.97
55.60%
54570.1
48.64%
322.33
37.34%
984.6
0.87%
61.02
7.07%
112183.6
863.32
资料来源:根据相关统计年报数据计算得到,其中香港、首尔、德里的GDP值分别以2005年中期的汇率7.80港元/美元、1007.4韩元/美元、45.05卢比/美元换算得到;上海的GDP值以2005年“汇改”前及当年底汇率的平均值计算8.16元/美元计算得到。表中数据的单位:面积——平方公里,人口——万人,GDP值——百万美元,就业——万人。
 
第二,服务的辐射范围有限。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经济圈其经济规模和人口规模分别占全国的16%和5.7%,但是上海还没有在该区域起到“龙头”的作用,这与上海和长三角地区在产业分工合作、市场一体化建设、交通信息连通、资源共享等方面还存在的较多障碍和行政区分割的制约有关。相比较而言,新加坡、香港和首尔的服务范围而非常广阔,如在CEPA的引导下,香港服务业的服务范围逐渐从“珠三角”地区扩大到内陆更为广泛的区域,有些服务业门类甚至涉及亚太乃至世界范围。
 
第三,智力资源不足。四个城市不无例外都是新思想、新文化、新科技、新体制、新时尚、新生产方式的创新基地,因此在人力资源培植和科技资源投入方面均有很大的优势。而上海的研发投入、高级专业人才的聚集等,则相对落后。
 
四、借鉴典型城市经验,推进上海服务业发展若干对策思考
首先,扩大服务业辐射半径。要提升服务业的比重和水平,必须跳出上海本地区的局限来思考问题。尤其是,“长三角”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快,以及产业结构的优化与调整,给上海服务业的发展带了更大的空间和更多的机遇,因此,上海服务业发展的近期战略定位应该是不断扩大上海服务业的辐射范围,志在服务“长三角”、服务全国。与此相适应,上海与“长三角”地区的产业分工合作、市场一体化建设等要进一步强化,诸多因行政区划带来的地方政策藩篱必须在省(市)际政府的协作下逐步消除。
 
第二,提高生产服务化水平。从四城市服务业的发展经验来看,从“制造业-服务业-农业”向“服务业-制造业-农业”,即从制造(工业)型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转变的过程中,制造业是服务业发展的基础。我国作为一个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发展中国家,在一定的阶段内面临着巨大的就业压力,而从金融、信息服务等高附加值的服务产业来看,其就业吸收有限,而且就业门槛相对较高,因此,基于上海既有先进制造业的良好基础,以及在一定时期内全国富余劳动力向“长三角”等地区聚集的态势,上海应该进一步提高生产型服务业的水平,由此形成上海服务业的核心竞争力。
 
第三,营造有利的市场环境。服务业的发展应该遵循市场本身的发展逻辑和发展规律,同时政府要在适当的时候提供合理的政策引导,营造有利于服务业发展的市场环境。
 
第四,促进智力资源的培养、引进和聚集,为上海服务业向知识型服务业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其一,增加服务业科技研发投入,加快科技创新及其成果的应用开发;其二,加大专业服务人才培养的力度;其三,创造条件,吸收、引进更多优秀的服务业人才。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