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经社风向

2008年IMD《世界竞争力年报》三看点

供稿人:ISTIS  供稿时间:2008-6-4   关键字:IMD  世界竞争力  中国竞争力  
2008年5月15日,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发布《2008年世界竞争力年报》。
 
表1:2008年前20位(共55个国家/地区)排名
 
2008年得分
国家和地区
2008年排名
2007年排名
100.0
美国
1
1
99.3
新加坡
2
2
95.0
中国香港
3
3
89.7
瑞士
4
6
84.4
卢森堡
5
4
83.9
丹麦
6
5
83.5
澳大利亚
7
12
82.9
加拿大
8
10
82.5
瑞典
9
9
80.5
荷兰
10
8
79.5
挪威
11
13
77.6
爱尔兰
12
14
77.4
中国台湾
13
18
75.0
奥地利
14
11
75.0
芬兰
15
17
74.7
德国
16
16
73.8
中国大陆
17
15
73.4
新西兰
18
19
73.2
马来西亚
19
23
72.4
以色列
20
21
资料来源:IMD
 
看点1:中国下滑两位是“成功的代价”?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今年中国内地在全球竞争力的排名上位列第17(参见表1),比2007年下降了两个座次。在4个一级指标方面的排名分别为:经济表现维持第2、政府效率从第8下降为第12、企业效率从第26下降为第33、基础设施从第28下滑到第31。
 
据《环球时报》文章,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世界竞争力研究中心副主任苏珊娜·罗斯莱特·麦考利女士解释了中国排名的下滑:中国其实是在为其经济的成功、经济的快速增长而付出代价,而这种代价是值得的,也是可以接受的。中国政府提出的一些目标和采取的相关措施,如控制增长率、努力实现均衡发展、完善社会保障、改善环境、促进农民工就业、改善农村医疗体系、不断加强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等,也许短期内会对竞争力排名有所影响,从长远看却是实现可持续增长从而全面提升竞争力的必要条件。
 
她认为,中国的经济表现并未下降,而是在进入一种巩固成果的阶段。中国1994年首次参加竞争力排名时仅列第34位,与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哥伦比亚处于同一档次;而如今中国已进入前20名行列,同新西兰、芬兰和德国等处于同一档次,没有任何其他经济体的上升速度像中国这样快。
看点2:这是不是美国的最后一次领跑?
美国再次位居IMD世界竞争力排名的榜首,连续领跑全球竞争力达15年。但IMD抛出了疑问:这位“常胜将军”是否“廉颇老矣”?今年榜单上位居第二的新加坡,得分是99.3,正不断缩小同美国之间的差距。IMD直言不讳:“这可能是人们最后一次看到美国以第一名的姿态出现在榜单上了”。
 
IMD认为,今天美国所面临的处境类似于20年前的日本。1989年的日本(参见表2)似乎也是稳固地守在榜单第一的位置上,而美国仅列第三。日本竞争力在当时曾被认为是无懈可击的,经济活力、企业效率和创新能力都雄霸一方。可是突然之间,形势急转直下:1989年股市暴跌,1992年地价崩溃,1994年信用合作社和地区银行受攻击,1997年大银行濒临破产,1998年银根紧缩。在1994年,曾落后日本两个名次的美国就颠覆了世界发展的格局,跃居榜首,取代了不断衰退的日本。当年日本所面临的危机同美国当下的混乱局面很相似。同样是在一段时间的经济兴隆、房价高企、资产的泡沫性扩张后,出现了经济危机。
 
但IMD也看到了美日两国之间的本质区别。20世纪90年代,除了佳能、丰田这样的极端个例,大部分日本企业处于瘫痪状态。相比较而言,美国,由于它的开放、乐观和强大的企业家精神,似乎总在寻找方法进行内部改革。这种革新的精神和方法,却是日本和大部分欧洲国家都缺乏的。所以也很难下定论,美国竞争力的转折点是否真的会发生。
 
表2:1989年(距2008年20年以前)前20位排名
 
OECD国家
排名
得分
日本
1
100.0
瑞士
2
98.5
美国
3
92.7
加拿大
4
87.3
德国(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5
85.0
芬兰
6
81.5
荷兰
7
81.2
瑞典
8
80.5
挪威
9
79.2
澳大利亚
10
77.7
非OECD
国家(地区)
排名
得分
新加坡
1
100.0
中国香港
2
91.5
中国台湾
3
90.0
韩国
4
75.7
马来西亚
5
73.5
泰国
6
63.9
印度
7
55.3
巴西
8
52.6
资料来源:IMD
看点3:竞争力的黄金法则
今年,是IMD发布世界竞争力年报的20周年纪念。
 
面对长达20年的跟踪研究,IMD自问,“我们学到了什么?有没有一种模式,能解释这些国家的竞争力?有没有可能对标分析成功国家的经验?尽管,没有一个现成的处方来提升所有国家的竞争力,但确实存在一些值得关注的准则。”IMD将这些准则归纳为“竞争力的10项黄金法则”:
 
1、创造稳定的法律环境和执政环境。
 
2、确保执政的高效率、透明度和可审计性,以及营商的便利性。
 
3、不断投资于基础设施的建设与维护:包括经济的(道路、航空、电信等)和社会的(医疗、教育、养老等)。
 
4、壮大中产阶级:这是繁荣和长期稳定的源头。
 
5、发展私有的中型企业:这是一个经济体实现多样性的关键因素。
 
6、维持工资水平、生产力和税收之间的平衡关系。
 
7、通过促进私人储蓄和国内投资,发展本地市场。
 
8、对产生附加值的活动,须平衡其在国际市场上的侵略性和吸引力。
 
9、为维持(原有的)社会凝聚力和价值观,须令全球化(引发的)优势与(伴随全球化而衍生的)社会责任这两者之间实现平衡。
 
10、永远记得通过创造更高水平的社会繁荣,将强大竞争力的有形成果还之于民。
 
相关链接
 
2、COMPETITIVENESS 20 YEARS LATER,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