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全球灾后重建启示录

供稿人:周玉红;蒋慧  供稿时间:2008-6-24   关键字:灾后重建  经验  
全球许多城市曾遭受战争或自然灾难的重创,其中包括飓风后的新奥尔良,海啸后的印尼和泰国,以及经历战火的德累斯顿和考文垂。经过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漫漫重建,如今他们有的已经复苏有的正在复苏。然而,重建路上的经验及教训都给人启示,其中有资金短缺、工期漫长问题,也有安全隐患、预防腐败,还有如何平衡眼前与长远、推倒重来与恢复原貌的博弈选择。《东方早报》近期发表系列文章,通过对相关城市重建负责人的采访,期望对中国四川灾后重建有所启示。
一、美国新奥尔良:忙乱中被忽略的甲醛安全
2005年9月4日,新奥尔良卡特里娜飓风发生一周以后,联邦紧急措施署“全力以赴”给在避难所的23万多撤离者寻找住所,这也是上世纪30年代美国“黑风暴”灾难后最大规模的一次安置行动。
 
忙乱的代价不仅仅是浪费:联邦紧急措施署在安置过程中投入巨资,但收效甚微。例如花费7.62亿美元买来的活动房屋,大多数都不能在海湾地区使用,而且也不能在另一场飓风来临之前紧急撤离;花费2.49亿美元租借的游船舱位,大部分的灾民都不愿入住;联邦紧急措施署还花费了14亿美元,添置了21300个活动房屋以及33100辆拖车,但只给了一页的说明规范;它还给制造商9.31亿美元生产另外76800辆拖车,同样,只制定了8页的客户要求书,鲜有提及安全标准,更没提过甲醛。
 
疏忽导致安全隐患:仅几个月后,甲醛引起的症状出现在灾民身上。有17000名居民声称自己的健康遭到严重损害,包括呼吸问题、多例死亡以及癌症案例。随着温度升高,新建造的拖车内甲醛含量很高,而这种危险气体在美国没有全国标准也缺少强制管制。生产商没有提,联邦紧急措施署也未就此问及灾民在拖车内的安全。
 
制造业以及政府专家指出,这场公共健康灾害的源头很可能是政府的匆忙采购以及拖车的制造失误。一份《华盛顿邮报》的调查发现,政府不完善的合约,不负责任的私人建筑业,从外国进口的大量低质量木材,以及混乱的管理都造成了这场危机。但是政府、生产企业以及材料供应商等关键人物互相推卸责任所带来的后果更难以估计。
二、印尼亚齐:有意而为之的延迟
印度尼西亚亚齐省在2004年印度洋地震引发的海啸中受到严重摧毁。政府随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然而三个月后,又一场灾难来袭。2005年4月,印尼政府成立了亚齐-尼亚斯重建和修复机构(BRR)。
 
不久前,《东方早报》记者无数次致电BRR住房和基础设施项目的副主任普尔旺图无果后,不禁怀疑这个专门为重建成立的机构是否还仍然存在。然而,记者几天后收到一封来自普尔旺图的邮件。他在邮件中这样写道,“抱歉,我一直在各村镇之间游走,所以无法接听你的电话,但我很乐意告诉你们,亚齐和尼亚斯重建的过程和成果。”
   
普尔旺图透露,根据世界银行的灾后评估报告显示,亚齐和尼亚斯两地的重建费用约为46亿美元。而这次的重建修复计划采取的是灾后的各项建设比过去好的BBB政策(Building Back Better),因而预估费用上升到了70亿美元。到目前为止,包括来自政府、非政府组织(NGO)和私人捐助者等所有到位资金已达60亿美元。
   
然而资金到位并不表示一切就绪。海啸受灾面之广影响了重建工作的进展。各机构官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与村民交谈,讨论包括处理产权、公共用地分配等问题;然后让居民们签署这些文件,从书面上认可这些土地用途划分的新地图,成为日后处理新生地权纠纷的法律依据。“每一个村庄重建之前,我们都要让居民就每一件相关事宜达成协议。”普尔旺图说,“这就是进展缓慢的原因。”
 
不过,有些延迟是官员和援助人员的有意而为。在亚齐省,官员们决定暂缓进展迅速的重建工作,希望大笔援助资金在发放过程中不至被贪污,切实提高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
 
国家专门拨款给BRR用于项目的开展和职员的薪水。为防止出现贪污情况,他们的待遇相对于一般的私营部门和NGO来比要高。在BRR机构下,设有一个单独的反贪污部门。这是一个每天花近一半时间奔走在各村镇与城市之间,与当地农民、开发商、项目工程师等人有充分接触的人。
三、泰国:行动迅速带来的地产纠纷
印尼有关方面灾后重建中的缓慢行动被西方媒体毫不留情的批评,甚至以“零的速度前进”等词汇修饰。相比较而言,泰国的灾后重建却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2004年12月26日的南亚大海啸重创了泰国的旅游业,当时有人预言,一直以旅游业支撑的泰国将面临一个世纪以来最为窘迫和困难的局面。然而一年多后,现实的情况让他们大跌眼镜,更让泰国重新走向了全球旅游的前沿。
 
《东方早报》援引泰南部热带岛屿群的喀比市的前市长普洛旺多介绍到,泰国政府的快速反应、各方高效通力合作是泰国快速恢复的主要原因。在海啸之后短短的几个星期里,国家旅游局就开始对此次重灾区普吉、攀牙等地进行评估,命令各个受灾地区,特别是风景旅游地区,开始了针对地区的重建项目。
 
但是,泰国在行动迅速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麻烦——许多开发商瞄准了这个赚钱契机,趁着重建项目的展开,蜂拥而入,抢占风景优美的安达曼沿岸地区,引发了不少地权纠纷。政府机构数据显示,泰国南部被海啸摧毁的47座村庄中,32座都发生了地权纠纷。
 
普洛旺多表示,这些地区大部分是在靠海的小岛上,适宜开发为旅游胜地。许多开发商开始盘算买下这里的地皮,用来建造度假村。许多渔民世代生活在岛上,打渔为生,他们不希望生活被打扰。但一些地产商却表示他们已经买下了地皮使用权,双方争执不断。其中一些已经通过协商解决了,但是还有一些需要通过法院审理。
四、英国考文垂:“未来之城”的代价是缺乏活力与特色
二战中,考文垂是英国遭受轰炸破坏最大的城市。
 
考文垂模式 考文垂1947年开始规划重建。根据计划,考文垂重建项目将力求不重复被轰炸前的城市中心,公众和地方政府希望去除城市的旧面貌,推动一种属于21世纪的发展方式。市中心约40公顷范围内规划为步行区,周围设停车场;商业中心以狭长对称式矩形布局,贯穿于步行街的中轴线上;通过巨大的露天楼梯连接二层商场,再通过露天连廊分隔成几个院落。这种模式被称为“考文垂模式”。
 
物理重建遭遇资金问题而进展缓慢:考文垂重建计划得到了来自多方的积极评价。然而,寻求资金的困难却让重建工程推迟。
 
政府不愿给造价昂贵的计划提供足够支持。地方政府和国家政府之间产生了争论,后者要求修改设计以节省开支,而且其他被德军闪电轰炸后的城市也在伸手向国家政府要钱。
 
最终,当地民众对重建的巨大支持确保工程得以继续。然而,考文垂放弃了旧城特征的恢复与再造,导致市中心缺乏气氛和活力。
 
“未来之城”的代价:考文垂和战后其他英国城市的重建教训是,需要对公众进行教育以让他们同时重视新旧事物。在灾后重建中,常常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当地处于强势地位的人通常选择满足短期利益而非长期效益。保持更大的传统因素以创造可以经历时间考验的多样性和特色是必需的。
五、德国德累斯顿:精确到每块石头的“重建”
与考文垂几乎全新的重建相反,同样在二战中几乎被彻底摧毁的德国城市德累斯顿,其重建却走了一条几乎是追求完美的恢复之路。
 
追求完美的圣母教堂重建:1990年,柏林墙倒塌后,一群具有远见卓识的德累斯顿人发起了一个被称作“德累斯顿呼声”的国际动议,寻求帮助来重建路德派的圣母教堂。1993年,英国某慈善团体在英国筹款以响应“德累斯顿呼声”,从英国的2000人和100家企业、基金会筹得60万英镑。他们献给重建工程的一个礼物是在伦敦由铁匠冈特·麦克多纳德制造的8米高的十字架,使用考文垂大教堂在“二战”轰炸后废墟上找到的中世纪钉子制成。
 
建筑师们花了7年完成新圣母教堂的建设。他们使用三维电脑技术对旧照片和每一块残留的碎石进行分析;重建教堂时有1/3的石头都来自原来的废墟;为了更好地保留原有的风貌,甚至在重建时,每一块石头都务必放在原来的位置;重建后的大教堂,连当年巴赫在这个教堂曾多次演奏的管风琴,都在一些残片的基础上得到了修复。
 
重建的还有传统街区:重建的不仅仅是圣母教堂。在六十年的重建工作之后,德累斯顿基本恢复了原来的风貌,除了仅有的几处残缺外,几乎所有的古老建筑都得到修复。德国人坚韧的民族性格、忠实历史的精神和精湛的建筑技术让德累斯顿的重建变得举世无双。
 
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德累斯顿和周围的易北河河谷为世界文化遗产。旅游业成为德累斯顿一个主要收入来源,催生了大量就业机会。
 
 
相关链接

1.新奥尔良后遗症:27亿美元安置房与1.7万人的甲醛宿命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7/node2415/userobject1ai87939.shtml

2.印尼亚齐:为防贪腐故意放慢重建速度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7/node2415/userobject1ai87938.shtml

3.考文垂模式:完全抛弃旧城的成本与代价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7/node2415/userobject1ai87936.shtml

4.德累斯顿:在炸弹废墟中自我克隆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7/node2415/userobject1ai87935.shtml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