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竞争情报 ---世博情报

后世博长三角都市圈的“多中心”发展路径

供稿人:林欧文  供稿时间:2010-9-20   关键字:后世博  长三角  多中心  

随着《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的颁布,后世博的长三角经济圈的规划和发展方向,近来成为有关专家和学者热议的话题。长三角区域如何掌好未来发展之舵,德国的“平衡”都市圈理念值得借鉴。高度城市化的德国在人口和城市布局上都呈现“多中心”和分散化的特征,11个大都市圈代替其他国家中的“世界城市”承担起区域经济重任,体现出均衡发展的多中心现象。而长三角都市圈内部也应该更多呈现出分散和平衡发展的趋势,避免单中心的极化布局。同时,都市圈内行政壁垒的消除,更是区域城市深度合作的前提。

一、德国馆“balancity”理念背后的城市平衡

据上海世博会德国馆新闻部经理孔然蒂(Marion Conrady)的介绍,德国馆“balancity”(和谐城市)的展馆理念充分融入到每一个设计环节中,馆体四座看上去东倒西歪却互为支撑、相辅相成的建筑就是对“平衡”的一个诠释。

据《商务周刊》报道,城市化率超过90% 的德国相比世界同类城市显得高枕无忧,较少面临“城市病”的压力,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城市的平衡发展。

以人口为例。德国最大的城市柏林目前人口仅约340 万,与1910 年的规模相当。汉堡以180 万人位居第二,第三大城市慕尼黑约130 万人。然而,尽管单个德国城市的人口规模很小,但因城市数量多且分布均匀,星罗棋布如蚂蚁雄兵,形成了布局分散却又人口集聚的都市圈。


德国的11 个大都市圈聚集着德国一半的人口。以位于莱茵河畔的德国第九大城市杜塞尔多夫为例。市区人口仅约57 万,但在以其为中心的方圆500 公里范围内却是拥有1150 万人口的莱茵—鲁尔经济区。


二、德国“多中心”都市圈:地位赶超“世界城市”


(一)多中心都市圈的形成特点:功能互补和双向联系

都市圈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和全球化进程中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不同规模的城市集聚在一个或多个较大的中心城市周围,它们在形态上各自独立,功能上紧密联系,并共同形成具有巨大经济实力的“多中心”城市簇群。城市的多中心有利于发展分散的居住点、开敞空间、绿化带和平衡分布的交通流,以减少人口和环境压力。


2006年,学者彼得•霍尔和考蒂•佩因(Peter Hall and Kathy Pain)领导的欧盟POLYNET项目对都市圈的多中心区进行深入的研究。研究表明,城市的“多中心”一般出现于经济高度一体化的城市区域,并且当不同城市拥有互补功能和专门化时才起作用。而都市圈的多中心与单中心最主要区别在于,单中心都市圈首位城市与其他中心之间的联系通常是单向的,而多中心都市圈内各城市之间的联系通常是双向的,同时也更为均衡。


(二)德国的多中心结构:以都市圈取代“世界城市”


德国拥有16个联邦州,相比其它欧洲国家,德国的城市体系呈明显的多中心结构。德国没有一个可以和巴黎、伦敦、纽约及东京等国际化大城市区相匹敌的“世界城市”,国际性城市功能被柏林、汉堡、慕尼黑等诸多大型都市圈所分担。其中,柏林是行政、文化和高新技术的中心,汉堡是媒体及港口城市,慕尼黑集中了大量科研与高技术部门,莱茵—美茵则以银行、金融和化学工业著称。德国的多中心都市圈结构有以下几个特点:

特点一,德国多中心城市结构有其历史渊源,区域规划分散城市功能。由于历史上长期的封建割据,君主国家、公爵领地或其它独立封建领土的存在,德国形成了为数众多、独立分散的城市中心。并且,国家历来重视各联邦州的协调与公平发展,不断通过区域性的社会经济规划来分散布置人口和就业。所有这些都促使德国没有绝对主导地区,而是形成了多核心分散的城市网络。2005年,区域政策部长会议(MKRO)在1997年原7个大都市区的基础上又新增4个都市区。由此,德国形成了由11个大都市区构成的区域城市网络。这11个都市区形成的多中心空间网络防止了人口、就业、交通和基础设施在某一地域内过于集中,城市功能的分散反映出德国联邦结构的特点。

特点二,在德国各个大都市圈内,大部分地区的空间结构也是多中心而非单中心的,即区域内部不存在绝对主导城市。位于德国西部边境的莱茵—鲁尔经济区没有明显的“核心城市”。在这个略呈“丁”字形结构的城市区里,北部鲁尔地区一度是煤炭和钢铁的制造基地,目前正被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问题所困扰;而南部莱茵河谷沿岸的科隆、波恩、杜塞尔多夫等城市则以旅游、行政、金融业等见长。虽然都市圈中的城市从来没有想过要大胆创造一个大城市区政府,但是,“合作”始终是政治议程中一个长期难解的问题。


特点三,随时代变迁,少数都市圈为适应环境,在“均衡发展”上建立“强化优势”。在德国柏林—勃兰登堡的城市区,均衡的空间发展一度是这个区域的绝对主导概念。然而进入新世纪,财政的匮乏、人口的缩减等问题催生了新的战略观点:在均衡发展的基础上突出“强化优势”,以提高都市圈的整体竞争力。自此,任何地方如果能证明自己足够优秀或者具备大的发展潜能,则可申请成为州政府的经济和政策资助对象,而并非像以前那样由规划确定出大小均衡、空间分散的城镇系统。公共资金被均匀分配,用来支持那些等级不同的“中心”的发展。“均衡发展”在德国绝对不等同于完全的“平等”发展。


三、后世博长三角都市圈应实现平衡发展


(一)明确区域布局,促进都市圈功能合理分布


长三角一体化推进至今,产业结构趋同这个诟病几乎一直如影随形。而德国大都市圈经验表明:要整体维护多中心的大都市区空间结构,就应该明确各个城市的功能定位,优势互补,促进大都市圈的诸项功能在都市圈内的合理分散与分工。


6月2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旨在把长三角打造为世界级城市群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此次区域规划的最大亮点,是明确了长三角的区域布局。不过,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建军提出,“多定位,少定数”是本次《规划》的特色,《规划》对长三角核心区和辐射区25个城市的产业布局进行了清晰定位,却没有涉及太多经济指标。


(二)雁形齐飞,避免单中心极化布局


“雁阵模式”是日本著名经济学家赤松要在30年代提出的,意指亚洲地区的经济腾飞,是以日本为领头雁,“四小龙”为雁身,其他发展中国家为雁尾的雁阵模式。而中国国内的雁阵之一——长三角经济圈则是以上海为枢纽的江浙及长江中游地区。在这个基础上,要促进经济圈城市的均衡发展,就要避免形成经济圈内的单中心极化和首领城市独大的现象。这在此次的《规划》中也有所体现。据《杭州日报》的报道,上海的龙头老大地位在长三角中有所减弱,而长三角其他城市的定位得到了提高。《规划》首次明确了以上海为中心外,以南京、杭州、苏州、无锡、宁波为副中心的格局,而在以前,一般意义上的副中心仅指杭州、南京。这一变化传递出的信号是,长三角正走向整体发展的快速时期。


(三)打破行政壁垒,建立区域协调机制


从行政层面来看,与地理空间上的多中心相对应,大都市圈的多中心地区的行政管理也是多中心的,权力呈分散状态。例如在联邦德国,不同的中心城市具有各自独立的行政权力。与此相反,另一些多中心地区则可能通过政治上的中央集权来实现管理。国际上,在欧洲一体化的过程中,欧洲议会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目前,江浙沪三地,不同行政区域之间各自为政、以邻为壑的症结依旧存在。据报道,长三角其实并不缺乏相应的协调组织,如长三角协调会、浙东经济合作区、杭州都市圈、南京经济区等区域合作组织,然而经过了多年运作,这些区域协调机制的作用仍旧“偏软”。陈建军等有关专家建议,世界第六大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应建立一个非政府性,相对具有公信力和号召力的决策咨询机构,这将成为促进长三角一体化的重要推手。

相关链接

1、德国城市的和谐救赎,商务周刊,2010年7月

2、徐江,多中心城市群:POLYNET引发的思考,国际城市规划,2010年2月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