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全球智库数量急剧增长,影响日益广泛

供稿人:王德生  供稿时间:2012-5-4   关键字:智库  宾夕法尼亚大学  智库数量  影响  
近年来,对智库(Think tank)的研究炙手可热。智库即智囊机构、智囊团,也称“思想库”或“智慧库”,或称咨询公司、顾问公司等,主要指由各方面专家、研究人员组成的专门的研究咨询机构,这些机构为决策者处理社会、经济、科技、文化、军事、外交等各方面问题出谋划策,提供最佳理论、策略、方法、思想等。在现代社会,各国政府和领导人在制定政策和做决断时不再仅凭着自己的经验做判断,而是越来越多地征询智库的建议和意见,智库正成为影响政府决策和推动社会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
智库数量急剧增长
智库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20世纪初,伴随着英国工业革命而兴起,但真正发展始于二战以后。随着全球化深入发展,各类智库在世界各地不断涌现,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更是呈爆炸式增长(见图1)。
 
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和公民社会研究项目近4年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统计,2008年、2009年、2010年和2011年全球智库数量分别为5456家、6305家、6480家和6545家,广泛分布于全球182个国家。就2011年全球智库地区分布来看,北美洲有1912家(占比30%),欧洲有1795家(占比27%),亚洲有1198家(占比18%),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有722家(占比11%),非洲有550家(占比8%)、中东和北非有329家(占比5%)(见图2)。

图1  每年新成立的智库数量(单位:家)

资料来源:The Global Go To Think Tanks Report 2010,2011年1月31日

 

图2 2011年全球各地区智库数量份额分布
 
资料来源:The Global Go To Think Tanks Report 2011,2012年1月18日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亚洲地区智库数量呈急剧增长态势,2008年亚洲地区智库数量为653家(占世界比例为11.95%),2011年亚洲地区智库数量急剧增长至1198家(占比为18%),特别是2011年中国和印度的智库数量超越英、德、法,排在世界第2和第3位。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智库数量总和在近4年内翻番,从2008年的419家增长至2011年的996家,数量增加一倍还多。在“2011年中南美洲前30强智库”排行榜中,巴西占据了6个席位,其中前10强中有3个;在“2011年中东欧前30强智库”排行榜中,俄罗斯占据了7个席位,其中前10强中有4个;在“2011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前30强智库”排行榜中,南非占据了10个席位,其中前10强中有6个;在“2011年亚洲前30强智库”排行榜中,中国和印度约占了一半的席位。
智库影响日益广泛
全球智库不仅在数量上急剧增长,而且影响日益广泛,在不少西方国家已经渗透到政府决策中。
 
就智库的数量和影响而论,世界各国中无疑以美国为最。2011年美国智库数量高达1815家,远高于其他国家。在世界各国智库中,美国智库对公共政策和舆论所发挥的影响力是最大的,它不但影响美国公共政策和社会思潮,还对世界政治和经济走向发挥着重大影响。之所以如此,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的“旋转门”机制。所谓的“旋转门”,即智库成员的身份在政要与研究者之间转换,智库的研究员经常能有机会进入政府机构,成为政要,而重要官员离职后又常进入智库,成为研究人员,由此而“旋转”,有的甚至“旋转”了两三次。这一方面使政府保持着活力,官员有智库方面的专业知识和能力,智库成了为政府培植、储备人才的地方;另一方面,有丰富政界经验的离职官员进入了智库,能强化智库咨询服务的人缘资源和实效性,对智库发展的意义也非常重大。在美国,从总统顾问到普通的安全要员,他们在坐上这个位置之前很多都是智库的成员或大学教授。当他们所跟随的这一届总统任期结束后,又会回到智库或者大学里面,轮流“旋转”,几十年来,在“旋转门”的运转过程中,涌现出大量名人。
 
长期以来,欧洲智库的数量和影响远不敌美国,但近年来随着欧洲一体化脚步的加快,这种不平衡格局开始发生改变,欧洲智库的影响力正呈强劲的上升趋势。虽然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已经出现了类似欧洲政策研究中心那样的专门为欧盟决策者服务的新型智库,但以欧盟问题为焦点的智库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大量涌现。欧洲各国或出于推动欧洲一体化的需要,或出于改进欧盟政策的考虑,抑或出于加入欧盟的愿望,纷纷创立了以研究欧盟问题为导向的智库。如英国的欧洲政策论坛(1992年)、欧洲改革中心(1997年)、外交政策中心(1998年);德国的欧洲一体化研究中心(1995年)、欧洲经济研究中心(1990年);法国的“直面欧洲”(1992年)、欧洲伙伴(1994年)、欧洲2020年(1992 年)、苏曼基金会(1991年)、“我们的欧洲”(1996年),等等。此外,一体化还推动了欧盟智库的发展,如位于布鲁塞尔的新欧洲研究中心(1993年)、欧洲政策中心(1996年)、欧洲之友(1999年)、里斯本委员会(2003年)、布鲁盖尔研究所(2005年)等。由于欧洲一体化进程为欧洲智库发展提供了独特的驱动力和历史背景,因此,绝大多数欧洲智库在为本国谏言献策的同时,均以研究欧盟事务和影响欧盟发展方向为使命。欧洲主流专业智库的研究对象普遍与欧盟的主要政策领域相契合。以2009年为例,两个最重要的研究领域是经济、金融与财政政策和对外关系,大多数主流专业智库都把这两个问题列为核心研究领域。
 
印度和中国是近年来智库数量增长较快的两个国家。虽然两国的智库数量较多。但在全球的影响力还较小。印度智库不过分依赖政府的资助,从政府方面得到的资金量和欧美智库相比要少得多,在印度,很少有学者到政府任职,更多是以参与顾问委员会的形式向政府建言献策,大多数智库关注的是发展问题,研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智库数量较少,智库吸引人才有多方面因素,但最重要的是靠学术自由。中国的智库大多数是官方或半官方性质的,如政策研究室、经济研究中心、社科院、大学的各类研究所等,其经费大多是财政拨款,其研究课题主要是上级机构下达的,或者是从上级机构列出的课题中选择的,属于论证当前主题和解释政策的多一些。
 
 
 
主要参考资料
 
 
[1]      Think Tanks and Civil Societies Program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rogram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THE GLOBAL GO TO THINK TANKS REPORT 2011[R],   2012-1-18.
 
[2]      Think Tanks and Civil Societies Program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rogram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THE GLOBAL “GO-TO THINK TANKS” 2010 [R],2011-1-31.
 
[3]      彭乔. 美国智库和智库外交.中国人大[J].2010年11月10日.
 
[4]      潘忠岐. 欧洲智库的最新发展及其对华研究. 现代国际关系[J]. 2010年第10期.
 
[5]      印度智库:学术自由与独立立场. 瞭望[J]. 2010年10月25日.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