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经社风向

联合国“2013年世界投资报告”摘要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最新发布的《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报告,2012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额(FDI)为1350亿美元,比2011年下降了18%。全球投资的大幅下降与其他经济指标相对较好的发展态势形成了对比,诸如GDP、国际贸易、就业等,这些经济指标在2011年都是相对积极的发展态势。联合国贸发会议同时预测,2013年的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水平将与2012年持平。
 
图表 1 2004-2012年全球FDI总额变化趋势及2013-2015年预测(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UNCTAD
 
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增长出现反复的过程中,发展中国家在吸引外国直接外资方面走在了前面。2012年,发展中国家吸收的直接外资有史以来首次超过发达国家,占全球直接外资流量的52%。发展中经济体的直接外资流入量实际上略有减少(4%),但仍处于历史第二高位,达到7030亿美元。在对外投资方面,发展中经济体也占了全球近1/3,继续了稳步上升的趋势。
 
发达国家的FDI流入量和流出量都暴跌。其中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下降了32%,降至5610亿美元,接近过去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同时,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量下降了23%,降至9090亿美元,到了接近2009年低谷的水平。在经济前景不确定的背景下,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不得不对新的投资持观望态度甚至撤回国外资产,而不是进行积极的国际扩张。2012年,38个发达国家中有22个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下降,尤以北美和欧洲的下降幅度为大。
 
图表 2 1995-2012年全球各类经济体的FDI流入量(十亿美元)
资料来源:《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 UNCTAD
 
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吸收国的排名也反映了世界范围内投资流量的变化情况。2012年,全球前20大外国投资接受国中有9个是发展中经济体。其中,有四个发展中经济体跻身世界五大投资接受地行列。最大对外直接投资国的全球排名也显示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体的重要性持续上升。2012年,全球20大对外投资来源国中有7个是发展中国家。中国有史以来首次成为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图表 3 2012年全球前20名FDI流入国(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UNCTAD
 
图表 4 2012年全球前20名FDI输出国(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UNCTAD
 
流向亚洲以及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外国直接外资仍保持在历史高位,但增长势头有所放缓。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不仅是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接受国,也已经成为重要的对外投资国。其对外直接投资总量由2000年的70亿美元猛增到2012年的1450亿美元,达到世界投资总流量的10%。金砖国家在非洲的投资规模很大。例如,截至2011年底,中国对非洲的直接投资存量达到160亿美元。
 
从投资类型看,2012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结构中,无论是新增投资还是跨国并购的额度都较2011年大幅下降。新增投资额中,制造业下降42%,服务业下降了16%,初级产业部门(外国直接投资的初级产业主要是采矿业和石油工业)则下降了67%;跨国并购中制造业下降了33%,服务业下降了42%,初级产业部门下降66%。
 
图表 5 2012年全球FDI新增投资额和跨国并购额均大幅降低
资料来源:《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 UNCTAD
 
2012年,各国新出台的投资政策绝大多数都指向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但对外国投资加强监管和限制的政策措施上升到25%。许多国家正在加强对外国投资的监管,有的国家则更多地利用产业政策,收紧对外资的审查和监督程序。此外,一些国家在针对跨国并购的准入方面也越发挑剔,并开始限制战略性产业的外资介入。投资保护主义的风险有所加大。
 
在国际政策领域,新签投资协定持续下滑,而区域主义的趋势明显增强,国际投资政策正处于转型期。2012年,各国新签了20个双边投资协定以及10个含有投资条款的其他国际协定(如经济合作、一体化协定等)。新签国际投资协定从90年代高峰期时每周4个下降至2010-2012年平均每周1个。另一方面,各国对区域投资合作的兴趣明显上升。今年以来,至少有110个国家参与了22个区域投资协定的谈判。越来越多的国家倾向于通过区域而非双边方式制定国际投资规则,并更多地考虑可持续发展因素。
 
截止2012年年底,国际投资协定体制包括3,196项国际投资协定。2,857项双边投资协定中超过1,300项将于2013年年底前处于“随时终止阶段”。这可能有助于解决当前国际投资体系缺乏一致性、存在诸多重叠和冲突且日益庞杂的问题。
 
国际投资仲裁案件大幅上升。2012年,投资者-国家争端案件新增了58个,达历史最高水平。国际投资仲裁体制的系统性缺陷受到关注。对此,贸发组织提出了国际投资仲裁体制改革的五个路径,包括:寻找替代性纠纷解决方案;在签订国际投资协定时通过有关条款对国际投资仲裁体制(ISDS)的适用作出调整;限制投资者对ISDS的使用;引入上诉机制;建立一个常设的国际投资法院。联合国等多边机制可以为上述领域的改革凝聚共识,并确认行动方案。
参考资料: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Global value chains: investment and trade for development》,UNCTAD,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