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信息产业

NTT DOCOMO的5G(第五代移动通信)白皮书-5G无线接入关键技术

供稿人:李远东  供稿时间:2014-10-27   关键字:5G  
1 虚拟化基站
 
通过部署低功率的小基站节点(尤其是在有着高数据流量的热点区域)的“网络致密”是应对移动通信网络内数据流量暴增的一个很有发展前景的解决方案。为此,NTT DOCOMO正在研发如6所示的Advanced C-RAN(Advanced Centralized-Radio Access Network,高级的集中式无线接入网络),并将于2015年左右正式商用。
 
1  NTT DOCOMOAdvanced C-RAN现网架构
来源:NTT DOCOMO20149月发布的ドコモ5Gホワイトペーパー
 
Advanced C-RAN采用集中化的网络架构,其中,各个宏基站内及小基站内均部署有RRE(Remote Radio Equipment,远端无线设备),并在宏基站与小基站之间部署LTE-A的CA(Carrier Aggregation,载波聚合)功能。CA的部署,使得未来的移动终端既可在宏基站所覆盖的范围内通过低频段实现基本的无线连接与移动通信,又可在小基站所覆盖的范围内通过高频段获得更高的系统容量与更大的数据接入速率。Advanced C-RAN网络通过eNodeB基站中物理集中的BBU(Baseband Unit,基带处理单元)处理所有的载波聚合及相关切换,从而可以大大地减小无线接入网与核心网之间的信令流量。
 
此外,NTT DOCOMO还在3GPP关于LTE Release 12及其以后版本的无线接入网络研讨会中提出并完善“虚拟化基站”方案。该方案旨在构造一种如图7所示的移动通信多层无线接入网络,在使用不同通信频段的宏基站与众多小基站之间分离出控制平面与用户数据平面。
2 基于数据平面与控制平面分离的虚拟化基站网络架构
来源:NTT DOCOMO20149月发布的ドコモ5Gホワイトペーパー
 
“虚拟化基站”的理念与面向LTE-A的Advanced C-RAN相同,且均可通过部署小基站(相关部署不会对移动通信网络的管理产生影响)来扩大网络容量、均能灵活高效地部署高频段通信。
 
但是,相比于Advanced C-RAN,“虚拟化基站”具有包括基站间汇聚、更宽回程、更宽信令、小基站发现增强等在内的更多高级功能。
 
白皮书接着指出,NTT DOCOMO的5G以“虚拟化基站”作为基本架构,可对使用低频通信频段与高频通信频段的未来多层次网络进行整合。其中,正如下文中的图9所示,宏基站用于对控制平面的信令(比如无线资源控制RRC)进行控制,小基站用于处理用户数据平
面内的高吞吐数据。如此一来,宏基站与多个小基站之间就结成了主从关系:宏基站向接入小基站的用户设备发送各种控制信息。可见,届时,小基站对用户设备而言几乎是透明的——也正是这个原因,这中类型的小基站就被称为“虚拟化基站”。
 
目前,3GPP正在进行关于将“虚拟化基站”架构中的部分创新加入到LTE Release 12中“增强型小基站”部分的讨论。LTE Release 12中“增强型小基站”部分的应用场景与相关需求可查阅技术文件3GPP TR 36.932。
 
另一方面,由于5G移动通信网络既包括新的无线传输技术,也包括现有的各种无线接入技术的后续演进,所以5G网络中必然是多种无线接入技术共存,既有负责基础覆盖的宏基站,也有承担热点覆盖的小基站。而在这些小基站中,一些是运营商经过仔细规划后部署的,而更多的则可能是由用户自行部署,加之这些用户自行部署的小基站可能是OSG(open subscriber group,开放式用户组织)类型的,也可能是CSG(closed subscriber group,闭合式用户组织)类型的,从而就使得5G移动通信网络拓扑与特性变得极为复杂。
 
据统计,1950年~2000年的50年之间,由语音编码技术、MAC和调制技术的改进所带来的频谱效率的提升还不到10倍,由采用更宽的物理带宽所带来的传输速率的提升也只有几十倍,而由小区半径的缩小(频谱资源的空间复用)所带来的频谱效率的提升则达到2700倍以上!因此,不断减小小区覆盖半径,提高频谱资源的空间复用率,从而提高单位面积的移动通信能力,是保证未来5G网络支持1000倍业务数据量增长的核心。
 
而在以往的移动通信系统中,减小小区半径是通过小区分裂的方式完成的,随着小区覆盖范围的变小,以及最优的基站位置往往不能得到,进一步的小区分裂就很难进行,就只能通过增加低功率小基站数量的方式提升系统容量,这就意味着站点部署密度的增加。根据相关预测:未来的移动通信网络中,在宏基站的覆盖区域中,各种无线传输技术的各类低功率小基站的部署密度将达到现有站点部署密度的10 倍以上,站点之间的距离达到10米甚至更小,可支持高达每平方公里25000个用户接入,甚至将来激活用户数和站点数的比例有望达到1:1(即每个激活的用户都将拥有一个仅属于自己的服务节点与之对应),从而形成超密集异构网络。
 
在超密集异构网络中,网络的密集化使得各类网络节点离用户终端更近,从而带来了功率效率与频谱效率的提升,进而将大幅度地提高系统容量以及业务提供在各种接入技术和各覆盖层次间的灵活性。虽然超密集异构网络架构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但各类型网络节点靠得太近,从而容易导致一些与现有移动通信系统不同的问题,主要包括:
 
1)5G移动通信网络中,可能会存在同频部署同一种无线接入技术带来的干扰、不同无线接入技术之间共享频谱带来的干扰、不同覆盖层次之间的干扰,如何减小甚至消除这些干扰,是一个需要深入研究的重要问题;
 
2)邻近网络节点的传输损耗差别不大,于是就可能存在多个强度接近的干扰源,导致更严重的干扰,使现有的面向单个干扰源的干扰协调算法不能直接被应用于5G移动通信系统;
 
3)不同业务和用户的QoS(Quality of Service,服务质量)要求不同,就使得不同业务在网络中的承载分发、各类网络节点之间的协同策略、网络选择、系统能效最低且基于用户需求的小区激活、节能配置策略等是保证系统性能的关键问题。为了实现大规模的节点协作,需要准确、有效地发现大量的相邻网络节点;
 
4)小区边界更多、更不规则,这将导致更频繁、更为复杂的网络切,于是就难以很好地保证移动性性能,因此,需要针对超密集网络场景研发新的网络切换算法;
 
5)由用户部署的大量网络不受移动基础运营商控制,很容易突然、随机的开启及关闭,这就使得网络拓扑和干扰图样随机、大动态范围地实时变化,各小站中的服务用户数量往往比较少,使得业务的空间分布与时间分布出现剧烈的动态变化。因此,需要研究适应这些动态变化的网络动态部署技术;
 
6)站点的密集部署将需要庞大、复杂的回程网络。如果采用有线回程网络,网络部署困难,而且运营商的CAPX与OPEX也将会大幅度地增加。为了提高网络节点部署的灵活性,同时降低部署成本,利用和接入链路相同的频谱与技术进行无线回程传输,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重要方向。无线回程方式中,无线资源不仅为终端服务,而且为网络节点提供中继服务,这就使得无线回程组网技术非常复杂,因此,无线回程组网关键技术(包括组网方式、无线资源管理等)是需要着重研究的内容。
 
灵活的双工
 
对于不同的基站层级分别使用不同无线频段的移动通信网络的部署,需要在低频段及高频段内使用FDD(Frequency Division Duplex,频分双工)及TDD(Time Division Duplex,时分双工)等不同的双工机制。因此,在部署“虚拟化基站”网络架构时,就不用考虑在低频段或高频段使用何种双工通信方式。综上,同时部署FDD与TDD(或仅上行/仅下行的单向通信)或随机选择通信频段(不仅包括授权频段,也包括非授权频段)将是实现灵活双工的关键所在。
 
全双工通信技术可实现在同一时间以同一频率进行双向通信。在移动通信系统中,网络侧和终端侧存在固有的发射信号对接收信号的自干扰,而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现有的移动通信系统不能实现全双工通信,双向链路都是在时间维度或频率维度上(对应于TDD和FDD 方式)进行区分的,导致浪费一半的无线资源(理论上的数值)。
 
理论上,全双工通信技术可将频谱利用率提高1倍,还可实现更加灵活的频谱使用,加之器件技术和信号处理技术的发展,使得其逐渐成为研究热点,并被公认为是5G移动通信系统充分挖掘无线频谱资源的一个重要方向。
 
但全双工通信技术同时也面临一些很具有挑战性的难题,接收和发送信号之间的功率差异非常大,可导致严重的自干扰(典型数值为70 dB,因此,实现全双工通信技术应用的首要问题是抵消自干扰。近年来, 研究人员发展了各类干扰抵消技术,包括模拟端干扰抵消、对已知的干扰信号的数字端干扰抵消、这两者的混合方式、利用附加的部署于特定位置的天线进行干扰抵消等、后来的一些改进技术等。通过这些技术的联合应用,在特定的应用场景中,能消除大部分的自干扰。
 
研究人员也开发了实验系统,通过实验来验证全双工通信技术的可行性——在部分条件下达到了全双工通信系统理论容量的90%左右。虽然这些实验证明了全双工通信技术是可行的,但这些实验系统都基本是基于单基站、小终端数量的,没有对大量基站和大量终端的网络进行实验验证,并且现有结果显示,全双工通信技术并不能在所有条件下都获得理想的性能增益——比如:
 
1)基于附加天线的干扰抵消技术中需要部署多幅发射天线,对大带宽情况下的消除效果还不理想,并且大都只能支持单数据流工作,不能充分发挥MIMO的能力(更不用提大规模MIMO),因此,还不能适用于MIMO系统;
 
2)现有对MIMO条件下的全双工通信技术与半双工通信技术的性能分析还大多是一些简单的、面向小天线数的仿真结果的比较,尤其是对大规模MIMO条件下的性能差异还缺乏深入的理论分析,需要在建立更合理的干扰模型的基础上对之进行深入系统的分析;
 
3)目前,对全双工通信系统的容量分析大多是面向单小区、用户数比较少、发射功率和传输距离都比较小的情况、缺乏对多小区、大用户数、发射功率大、传输距离远等情况的研究结果,因此在多小区、大动态范围下的全双工通信技术中的干扰消除技术、资源分配技术、组网技术、容量分析、与MIMO技术的结合,以及大规模组网条件下的实验验证,都是需要深入研究的重要课题。
 
数字技术与波形的设计
 
新的无线接入技术应能为5G移动通信网络带来性能上的巨大提升——尤其是要能提供更高的数据速率(高于10Gbps),并能使用高频段中的更大物理带宽(从数百兆赫兹到吉赫兹级别)。此外,由于高频段移动通信的相位噪声更为明显(相对于低频段移动通信),所以从数字技术的角度而言,新的无线接入技术对相位噪声应具有一定的鲁棒性。最有发展前景的相关解决方案如8所示,其在现有LTE数字技术的基础上增大单载波单宽、提高载波间距。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解决方案不仅能有效地应对高频段的相位噪声,还能通过把TTI(Transmission Time Interval,传输时间间隔)降低至低于1ms来减小无线接入网的延迟,还能利用全新无线接入技术与LTE无线接入技术的未来演进版之间的共性实现紧密互通(从而可减小未来增强型LTE RAT/全新RAT双模终端技术实现的复杂性)。
 
应用于新的无线接入技术的可伸缩的LTE数字技术
来源:NTT DOCOMO20149月发布的ドコモ5Gホワイトペーパー
 
另一方面,全新的无线接入技术应能支持包括D2D(Device-to-Device,终端到终端)、移动回程、多跳等在内的广泛应用场景。由此,全新的无线接入技术应被设计成上行与下行对称型。此外,信号波形设计方面,应以OFDM(Orthogonal Frequency Division Multiplexing,正交频分复用)作为基础——这是因为OFDM与MIMO技术有天然的密切关系,而且在多径衰落环境中可获得高性能。其他可供选择的方案(包括单载波技术与FBMC(Filter Bank Multi Carrier,滤波器组多载波)技术)也可被用于优化射频覆盖、支持高频段及大带宽通信等新的应用场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高频段内进行大带宽(如频宽超过1GHz)通信,单载波技术也能提供好的射频覆盖,所以很有发展前景。
 
由于在网络频谱效率、对抗多径衰落、低实现复杂度等方面具有较大优势,OFDM技术被广泛地应用诸如Wi-Fi、3G、LTE、LTE-A、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等无线通信系统。但OFDM 技术本身也存在公认的很多不足之处,主要包括:
 
1)需要插入循环前缀以对抗多径衰落,从而导致浪费非常宝贵的无线资源;
 
2)对载波频偏的敏感性高,具有较高的峰均比数值;
 
3)各子载波必须具有相同的物理带宽、各子载波之间必须保持同步、各子载波之间必须保持正交,这些较严重地限制了无线频谱使用的灵活性;
 
4)由于OFDM技术以方波作为基带波形,子载波的旁瓣较大,从而在各子载波同步不能严格保证的情况下使得相邻子载波之间的干扰比较严重。
 
5G移动通信网络中,由于要支持很高的数据接入速率,将可能需要高达1 GHz的物理带宽。
但是在某些较低的频段,难以获得连续的如此大的物理带宽资源。此外,虽然在这些低频段的诸如地面电视广播等无线传输系统存在一些白频谱资源,但是白频谱很可能是不连续的,并且可用的带宽也不一定相同,采用OFDM技术难以实现对这些可用频谱的使用。这也就
表明,灵活且有效地利用这些白频谱,是5G移动通信网络系统设计所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
 
为了解决上述关键问题,寻求其他多载波实现方案引起了研究人员的关注。其中,FBMC被认为是有效方案。滤波器组技术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并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受到行业关注,现已广泛应用于图像处理、雷达信号处理、通信信号处理等诸多领域。
 
在基于滤波器组的多载波技术中,发送端通过合成滤波器组来实现多载波调制,接收端通过分析滤波器组来实现多载波解调。其中,合成滤波器组和分析滤波器组均由一组并行的成员滤波器(成员滤波器是由原型滤波器经载波调制而得到的调制滤波器)构成。
 
与OFDM技术不同,FBMC中:
 
1)原型滤波器的冲击响应和频率响应可以根据需要进行设计,各载波之间不再必须是正交的,不需要插入循环前缀;
 
2)能实现各子载波带宽设置、各子载波之间的交叠程度的灵活控制,从而可灵活控制相邻子载波之间的干扰、并且便于使用一些零散的频谱资源;
 
3)各子载波之间不需要同步,同步、信道估计、检测等可在各个子载波上单独进行处理,因此FBMC尤其适合于难以实现各用户之间严格同步的上行链路。
 
但另一方面:由于FBMC中各子载波之间相互不正交,子载波之间就存在干扰;由于FBMC采用非矩形波形,就容易导致符号之间存在时域干扰,需要采用干扰消除技术。
 
FBMC技术作为5G移动通信网络中多载波方案的重要选择,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研究兴趣。由于在FBMC技术中,多载波性能取决于原型滤波器的设计和调制滤波器的设计,而为了满足特定的频率响应特性要求,要求原型滤波器的长度远远大于子信道的数量,从而导致实现复杂度高,不利于硬件实现。因此,发展符合5G要求的滤波器组的快速实现算法是FBMC技术重要的研究内容。
 
综上,总的说来,载波方案的选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在哪个/哪些频段通信、通信带宽是多大、需要提供怎样的覆盖性能等。可能用于全新无线接入技术的工作频段、工作带宽、载波方案等的示例如图9所示。
 
新的无线接入技术可能会使用的通信频段及频宽
来源:NTT DOCOMO20149月发布的ドコモ5Gホワイトペーパー
 
大规模MIMO技术
 
MIMO技术是用以提高网络频谱效率与传输可靠性的一种有效手段,已经被应用于诸如Wi-Fi、3G、LTE、LTE-A、下一代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等无线通信系统。根据信息理论,天线的数量越多,网络频谱效率与传输可靠性的提升会越明显——当发射天线和接收天线的数量均很大时,信道的容量将随着收发天线数量中的最小值以近似线性的趋势增长。因此,部署大数量的天线是大幅度地提高网络容量的一个有效途径。
 
但是,由于部署多天线所占空间大、实现复杂度大的限制,目前实用的无线通信系统在收发端配置的天线数量都不多(LTE网络中最多采用4副天线,LTE-A网络中最多采用8副天线。
 
然而,另一方面,由于大规模MIMO技术在网络容量提升和传输可靠性增益方面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所以面向大天线数部署的大规模MIMO技术的研究吸引了研究人员的关注。2010年,贝尔实验室的Marzetta研究了多小区、TDD配置下,各基站极端情况(部署无限数量天线)下的大规模MIMO技术,在全球首先提出了“大规模MIMO”的概念,发现了这种方案一些与单小区及部署有限数量天线时的不同特征。
 
之后,众多的研究人员在此基础上研究了单个基站部署大量天线的情况。在大规模MIMO技术中,单个基站所配置的天线的数量非常大(一般是几十副,甚至几百幅,是现有基站所实际部署天线数量的1~2个数量级以上),在相同时间与频率资源上同时为若干个用户提供移动通信服务。
 
大规模MIMO在大数量天线的部署方式上,可以是集中地部署于单个基站形成集中式的大规模MIMO,也可以是分布式地配置在多个基站上从而形成分布式的大规模MIMO。这里很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大陆在分布式大规模MIMO方面的研究一直走在全球前列。
 
大规模MIMO技术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1)相比于现有MIMO技术,大规模MIMO技术的空间分辨率与显著增强,从而就能深度挖掘并利用空间维度资源,进而可使得移动通信网络中的多个用户可以在相同时间与频率资源上利用由大规模MIMO技术提供的空间自由度与基站同时进行通信,从而在不增加基站密度与可用物理带宽的前提条件下大幅度地提高无线频谱的利用效率;
 
2)大规模MIMO技术可将射频波束集中在很窄甚至非常窄的立体空间范围之内,从而能大幅度地降低用户间的干扰;
 
3)大规模MIMO技术可大幅度地降低发射功率,从而就能一定程度地提高未来移动通信网络的功率效率。
 
4)当基站的天线数量足够大时,最简单的线性预编码和线性检测器就将会趋于最优,并且完全可以忽略噪声和不相关干扰而不计。
 
要实现在高频段(如高于10GHz频点的频段)上进行移动通信,大规模MIMO技术是一种很有发展前景的解决方案。由于被用于高频段通信,天线就可以做到微型化,而且可以把很多天线部署到同一处,每副天线产生很窄的波束。NTT DOCOMO认为,这类大规模MIMO技术对于小基站的高频段通信组网非常关键,因为如图10所示,它能使小基站的覆盖达到一定范围且能为移动通信用户稠密区域提供非常大的吞吐量。
 
在工作于高频段的小基站处采用大规模MIMO技术部署大量天线
来源:NTT DOCOMO20149月发布的ドコモ5Gホワイトペーパー
 
在未来,在小基站中部署宽度与高度均为20厘米的平面贴片天线将成为常态。所以,如果这些天线以半波长间距被排列在一个个小方格(由垂直维度与水平维度组成)之中,则:如果在3.5GHz频段通信,就可以部署16副天线;如果在10GHz频段通信,就可以部署169副天线;如果在20GHz频段通信,就可以部署650副天线。理想情况下,理论上,天线(以10副为一组)的二维映射可以补偿20dB的路径损失。
 
近两年,针对大规模MIMO技术的相关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信道模型、信道容量、传输技术性能分析、预编码技术、信道状态估计、信号检测技术等方面,但尚存在一些问题,比如:
 
1)由于理论建模和实测模型工作较少,还没有被广泛认可的相关信道模型;
 
2)由于需要利用信道互易性来减少信道状态信息获取的开销,目前的传输方案大都假设采用TDD网络,而且假设终端仅内置1副天线,并且其数量远小于基站天线数量,导频数量随用户数量线性增加,开销较大,信号检测和预编码都需要高维矩阵运算,复杂度高,且由于需要利用上行与下行信道的互易性,难以适应高速移动这一应用场景和FDD网络;
 
3)在分析信道容量及传输方案的性能时,大都假设为独立同分布信道,从而认为“导频污染”是大规模MIMO技术的瓶颈问题,使得分析结果存在明显的局限性。
 
白皮书指出,对于NTT DOCOMO所提出及研发的5G移动通信系统,实际上,大规模MIMO还有一些技术问题亟待得到解决,主要包括:如何进行精确的波束成型、如何规避射频障碍、如何在高指向性的射频链路上提供移动连接的控制信令。NTT DOCOMO认为,以宏基站来辅助众多小基站(即“虚拟化基站”)是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其中,由宏基站来提供系统信息、寻呼、同步等公共广播信号。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小基站采用大规模MIMO技术后,由于是高精度的波束成型,公共广播信号的下发就成了难题,这就将严重地限制小基站的覆盖。对此,一种很好的潜在解决方案就是如图11所示的将大规模MIMO小基站与“虚拟化基站”架构结合起来(即在“虚拟化基站”网络中采用大规模MIMO技术),由运行于低频段的宏基站下发公共广播信号与用户数据平面的信令。
 
虚拟化基站网络中采用大规模MIMO
来源:NTT DOCOMO20149月发布的ドコモ5Gホワイトペーパー
 
此外,作为一种非常具有吸引力的解决方案,上述解决方案中的网络架构还可与分层的RS(Reference Signals,参考信号)架构相结合,以通过多波束预编码RS进行更高效的波束成型、节点发现、节点关联,并极大幅度地减小RS序列的开销与数量。而对于单机模式,也有必要考虑到多种设计。白皮书指出,目前,NTT DOCOMO正在积极地研究大规模MIMO所涉及的大量技术问题的解决方案。
 
综上,为了充分挖掘大规模MIMO技术的潜在优势,目前尚需要深入研究符合多种实际应用场景的信道模型,并分析其对信道容量的影响,且在实际信道模型、适度的导频开销、可接受的实现复杂度下,分析其可以达到的频谱效率、功率效率,并研究最优的无线传输方法、
信道信息获取方法、多用户共享空间无线资源的联合资源调配方法等。
 
但是,针对以上所述问题的研究,尚存在诸多巨大挑战。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大规模MIMO 技术在5G移动通信网络中的应用被寄予了厚望。展望未来,大规模MIMO技术将成为5G移动通信网络区别于现有移动通信网络的核心技术之一。
 
4.5  NOMA(非正交多址接入)
 
对于单个小区内多用户复用的实现,2G网络采用的是TDMA(Time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时分多址接入)技术,3G网络采用的是CDMA(Code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码分多址接入)技术,4G网络采用的是OFDMA(Orthogonal Frequency Domain Multiple Access,正交频分多址接入)技术,可见,2G、3G、4G网络中的多用户复用是在时域、码域、频域进行。而未来5G网络的单个小区内多用户复用将可以在功率域实现。如图12所示,在下行NOMA,无论是在时域、码域,还是在频域,都要在功率域进行非正交的用户复用。在NOMA中,用户解复用是通过在发射端进行大范围的功率差异补偿、在接收端进行SIC(Successive Interference Cancellation,持续干扰消除)进行的。NOMA还可通过对在功率域有较大范围信道增益(如路径损耗)差异的多个用户的发射信号进行叠加,来把多个用户的信道增益差异转换为复用增益。虽然这种功率共享机制减小了分配给某个或某些用户的功率数值,但是能让同一个基站覆盖范围的所有移动用户都能获得更大的可接入带宽,这就使得系统容量与接入移动通信系统的公平性都得以提高。此外,NOMA还支持更多的终端同时接入网络,从而可用于解决由大规模连接所带来的一些挑战性问题。
 
7  NOMA在未来5G移动通信网络中的应用
来源:NTT DOCOMO20149月发布的ドコモ5Gホワイトペーパー
 
NOMA在进行用户复用时,无需知道每个用户及时的CSI(Channel State Information,信道状态信息),从而就有望在高速移动的应用场景(信道状态很差)中获得强劲的移动通信性能,并可以组建更好的移动节点回程网络。此外,NOMA还很好地利用了按照摩尔定律演进的用户终端处理能力(比如在SIC方面,可更好地消除同一个小基站覆盖范围内用户的相互干扰)。而对于小基站之间的干扰消除,LTE Release 12正在讨论和研究NAICS(Network-

assisted Interference Cancellation and Suppression,基于网络辅助的干扰消除与抑制)技术。白皮书指出,在未来,NOMA技术也可被用于运行于低频段的LTE/LTE-A演进版网络。

参考文献:
 
[1] NTT DOCOMO: ドコモ5Gホワイトペーパー, September, 2014.
 
[2] Takehiro Nakamura. NTT DOCOMO's Views on 5G Toward 2020 and Beyond [PPT]. 2014.
 
[3] Takehiro Nakamura. LTE-Advanced Enhancements and Future Radio Access Toward 2020 and Beyond [PPT]. Broadband World Forum 2013, 2013-10-23.
 
[4] Global mobile Suppliers Association. LTE market report [R].Sept. 17, 2014.
 
[5]  DOCOMO to Establish New Business Units for Strengthened R&D and Innovation [EB/OL]. [2014-09-26].
https://www.nttdocomo.co.jp/english/info/media_center/pr/2014/0926_00.html.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团聚对中温固体氧化物燃料电池电解质Sm0.15Gd0.05Ce0.8O1.9致密化的影响
作者:罗丹|骆仲泱|余春江|
刊名:无机材料学报
年:2007
卷:22
期:6
摘要:采用乙二胺四乙酸(EDTA)-硝酸盐、溶胶-凝胶低温自蔓延燃烧法合成了Sm0.15Gd0.05Ce0.8O1.9(SGDC)纳米粉体,研究了以不同分散方式和分散时间制备的SGDC在各种烧结温度下的致密化行为.为更好地考察团聚对SGDC致密化的影响,本实验引入团聚体系数(Coagulation factor)来具体表征和量化纳米SGDC的团聚程度.结果表明:团聚在烧结过程中,严重阻碍和抑制了SGDC的致密化;在同一烧结温度下,团聚体系数较低的固溶体具有更高的烧结致密度.通过高剪切乳化分散后,SGDC的团聚体系数为1.04时,烧结致密化温度可降低至1300℃.这个温度比以前文献中所报道的1400~1600 ℃的烧结温度要低得多.通过对团聚的控制,显著改善了SGDC电解质的烧结性能.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