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竞争情报 ---都市圈研究

以色列何以成为“第二硅谷”

供稿人:施雯  供稿时间:2014-10-30   关键字:以色列  科技创业  
在新闻报道中,以色列总和战火联系在一起。很多人并不知道,以色列经济长年保持快速增长。而在以色列经济中,最引人瞩目的是高科技创业经济。据统计,以色列拥有4000多家科技创业公司,在全世界仅次于美国,平均每2000名以色列人中就有一人创业。以色列人均风险投资额超过美国,位列世界第一。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额达到近200亿美元,约占总出口额的一半。
一个炮火笼罩下的弹丸之国,如何催生出生机盎然的创业经济?
强制兵役制度,奠定有助于创业的社会网络
以色列实行强制兵役制。每个年轻人年满18岁后都要强制服役二到三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种强制兵役为以色列的创业文化打下了基础。一方面,每个年轻人退伍之后都会拥有几个服役时的战友,在服役期间他们就曾共处一室热烈讨论过创业理想,这样的友谊很可能成为创业伙伴之间的纽带。另一方面,表现优秀的年轻人,在服役时就可能被选入特殊的高科技部门,期间所经历的培训将为他们日后进入科技创业界打下坚实的基础。
 
例如,以色列的精英情报部门“8200”和军事科技创新部门“Talpiot”每年都通过多道程序遴选顶尖的年轻人,在这些部门里的服役经历会使这些年轻人得到社会普遍认可的声誉和真正的科技能力。以色列智能手机应用软件研发公司Onavo的几位合伙人都来自“8200”部门,其CEO 盖·罗森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时说:“8200的帮助来自两方面,首先是军队安排这些年轻的技术人员去做那些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项目,然而他们往往能成功。这培养了一种‘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的想法,这种想法使他们可以面对创业时的种种技术挑战。其次,军队在人际网络上帮助巨大,即使数十年过去,那些战友之间的情谊和联系使我们和高技术的雇员、投资者和咨询机构之间都保持方便而密切的联系。”
开放移民政策,奠定有助于创业的文化基因
《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的作者索尔·辛格认为:以色列创业经济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移民。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都限制移民,但以色列是对移民最积极的国家。
 
以色列大量接收了来自全球的犹太人移民及其后裔。当地移民政策对犹太人尤其宽松,只要你是犹太人,不论说何种语言,一进入以色列境内,你的以色列公民身份就立即生效,无需考试,也无需申请绿卡。而犹太人擅长做生意,他们为以色列经济的发展注入了资金,也为以色列公司在美国上市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移民丰富了以色列的民族性,使以色列像一个文化熔炉,冶炼着移民带来的世界各地的文化。而移民本身固有的冒险性更加使他们具备创业气质,这也成为以色列创业经济的一个重要的文化基因。索尔·辛格总结道,“我们把一个潜在问题变成了财富。”
高校鼓励创新,奠定有助于创业的研发力量
《经济观察报》指出,以色列有两座著名的学府,其一是优秀的理工类高校——以色列理工学院。目前以色列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129家公司中,有一半多都与该大学相关联。谷歌、雅虎、英特尔和IBM都在以色列理工学院附近设立了研发中心,以方便聘请理工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另一所是以农业科技见长的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该校涌现了大批科研明星,其中以种植分子生物学教授Oded Shoseyov最为耀眼。他最新的一项发明是从烟草中提取胶原,用于制造眼角膜、瓣膜等人造器官,这项技术已成功实现了商业化运作。
 
这两所大学都非常鼓励科研人员实现成果的商业化运作。以色列理工学院成立了一个商业化开发中心,帮助师生申请知识产权及专利,并成立公司,商业化科技成果。每一年,都会有新的公司走出理工学院的校门。其副校长Boaz Golany表示,“每年学校都会举行大型的创新比赛。在过去五年中,仅这一项比赛就已经诞生了11家公司,其中两家分别获得了10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投资。”
 
孵化器和风投力量,奠定以色列两代创业潮
《外滩画报》文章认为,以色列经历了两次科技创业热潮:第一次从1990年代中期到2000年,第二次始于2005年左右。两次创业潮都与以色列政府施行的孵化器计划和由此带动的风险投资力量息息相关。
 
ICQ软件(早于QQ出现的互联网聊天软件)代表了1990年代以色列一波科技创业热潮下涌现的一批互联网公司。这批创业公司的涌现,和以色列政府于1993年推出的“YOZMA计划”不无关系。YOZMA计划是以色列政府为了刺激民营科技公司发展而推出的一项措施,其内容为:一个科技公司如果获得国际风险资本注资,以色列政府将提供11的配对资金支持企业发展。这对刚起步的小企业是一个巨大的利好。因而从1990年代中期到2000年,以色列的科技公司出现了一股热潮。创业公司从100家增长到800家,风险投资从5800万美元迅速增长到33亿美元。
 
2000年之后,全球的互联网泡沫很快破灭。诸多以色列科技公司也深受影响。一时之间发展出现了停滞。但这样的日子并未过多久,新一波热潮便迅速到来。2005年,以色列取得的风险投资已经超过了2000年。对这第二波创业潮,《经济观察报》文章分析,源于以色列政府实行的新的孵化器计划:即每年在甄选出的全国20个孵化器机构内对100个项目进行投资,另外,对具有潜力的医疗企业,政府也设立了一个医疗基金进行投资。
 
以色列最大的创投基金JVP即是这20家孵化器中的一个。按照政府对“孵化器计划”的要求,在18至24个月的周期中,入选的创业团队大概可以获得50至55万美元的资金,由政府和孵化器机构各承担一半。JVP制定的战略是投资较少数量的公司,但增加投资额度,这样成功的比例可以更高。目前其每个项目的投资额大约为100万美元。想要入选JVP的“孵化器计划”并非易事。每年JVP可以收到700至800份项目申请,最终选择7到8个进行投资。JVP的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Erel Margalit表示,甄选有两大标准:第一,申请者必须拥有一个强大的团队,不一定非常有经验,但对行业要有了解,最重要的是要富有激情,敢于做梦,JVP来帮你把想法落到实处。对于进入孵化器计划的团队,JVP会为其提供全套的财务、人力、法律和市场的专业服务。第二,市场中心制,即永远不要奢求你的产品是完美的,给我一个能反映你想法的最简单产品,稍作完善后便到市场上去检验是否可行,因为没有人会比市场更聪明。
 
以色列谋转型:“创业的国度”何时能孕育“明星大企业”?
对以色列这个“创业的国度”,也有质疑的声音:即以色列的诺基亚在哪里?芬兰这样的小国可以拥有诺基亚这样的世界大公司,而以色列为什么还缺乏这样一个响亮的名字?很多以色列的创业公司总是很快被国际巨头收购,为什么它们不能成长为一个大企业呢?以色列著名风险投资家Jon Medved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承认, “我自己创始或者帮助创始过60多家公司,规模都在千万或上亿美元,从未达到十亿美元。”
 
分析原因,第一,以色列人习惯于创业而不喜欢等级森严的大企业运作模式。第二,在目前国际金融形势极度不稳定的情况下,“船小好掉头”的创业公司反而比较灵活,对金融依赖度也相对较低。
 
以色列下一步是要从一个创业国度转向规模化。各项统计数据似乎释放了一些信号。2011年,私募股权PE在以色列的投资总额已达到近30亿美元,较2010年上涨18%。2011年以色列公司并购交易的平均价值达到6000万美元,高于2010年的3250万美元。银湖、黑石等大型私募基金开始进入以色列,为孕育大型公司创造一个良好的资本环境。
参考文献:

1. 高科技创业天堂:以色列的骄傲和尴尬,经济观察报,2012

http://www.eeo.com.cn/2012/0831/232866.shtml

2. 为什么以色列人最能创业,外滩画报,2012

http://www.bundpic.com/2012/01/17488.shtml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