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信息产业

美洲的5G白皮书(5)——4G架构的缺陷及未来5G可增强/改进的6大方向

笔者注:移动通信系统以及无线移动宽带通信系统总是在不断地向前演进的——不管是在各代之间(比如1G、2G、3G、4G)还是在某一代之类(比如4G就要经历LTE到LTE-Advanced、LTE-Beyond等的演进)。然而,根据历史经验,大约每隔十年就会出现移动通信系统/无线移动宽带通信系统的更新换代,所以,4G即使在不断演进,到了2020年左右,也总是会出现一些在网络架构方面的缺陷,以至于不能满足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所发布的《美洲的5G白皮书(3)——终端用户对未来5G的六大相关需求》以及《美洲的5G白皮书(4)——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对未来5G的十大相关需求》中所述的相关需求,于是,就需要开始商用下一代的5G无线移动宽带通信系统——也就是说,在未来的5G无线移动宽带通信系统的网络架构设计方面,就需要考虑到4G的相关缺陷,然后研发相应的增强/改进方案。为此,本文介绍美洲5G白皮书中所提及的6大相关方向,其中有很多独到见解。
1、总览
4G移动通信网络架构的基本设计原则是在移动数据流量尚未“爆炸式”增长的前几年所构想的,当时主要设想将其用于下一代移动宽带系统的构建。那时所提出的很多需求都在后来通过对网络基本架构功能的增补得以实现。虽然如此,但是却在此前所构想的网络架构中增加了很多新的功能组件,并提高了已有各功能组件的实现复杂度。为此,4G Americas的这份最新5G白皮书紧接着就列举了4G移动通信网络架构在网络组网灵活性、网络层、移动性管理、多种无线接入技术的整合与管理、短突发或小量数据通信、应用场景感知这6个方面的局限性,并指出了5G网络在相关方面的可增强/改进之处,具体如下文所示。
2、5G应增强网络的灵活性
随着在室内环境(比如办公室)中部署小基站这一趋势的兴起(笔者注:相当于在本地组建一个无线局域网),对于有的无线移动数据流量,就仅需要在本地路由流通(而无需经过运营商网络)即可,而其他数据则需要接入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或者第三网服务提供商的网络/平台。例如,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实行了BYOD(Bring Your Own Device,自带设备办公。指携带自己的移动终端设备(包括个人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不受时间、地点、设备、人员、网络环境的限制,登录公司邮箱、在线办公系统处理公司事务)办公机制,办公设备就急速地变成了公司员工个人所拥有的移动智能终端设备,办公环境的范围也很大(比如既有传统的办公室,也有其他公共场合),那么,就会产生很多无需进入到运营商无线网络的移动数据,所以,为了进行本地数据的分流/卸载,4G移动通信网络就需要在用户侧的本地部署PGW(Packet Gateway,全称为Packet data network Gateway——分组数据网关。PGW终结本地局域网和外部数据网络(如互联网、IMS等)的SGi接口,负责管理3GPP和非3GPP间的数据路由,管理3GPP接入和非3GPP接入(如WLAN、WiMAX等)间的移动,还负责DHCP、策略执行、计费等功能)。
 
诸如CDN(Content Distribution Network,内容分发网络)这类覆盖型的虚拟网络相关技术的进步,使得在移动通信网络分组核心网与基站之间的传输承载网络内可以部署多个内容缓存边缘节点,从而,相关内容/资源离用户终端更“近”,可提高业务响应度与用户体验。此外,“内容中心网络”目前正在大力向智能的内容请求路由机制这一方向演进,其中的一些成果也可以被用于传统的CDN网络。而为了使运行于移动智能终端设备上的各类应用也能利用这类技术创新来提高用户使用体验,就需要在本地部署一个移动网关设备,而且相关的移动智能终端设备还要能支持面向多个APN(Access Point Name,(无线)接入点)的接入——或者需要在网络中部署一个APN交换机(但是这样做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业务应用的正常运行)。
 
所以,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除了要在本地部署移动网关设备,还得在网络侧与终端侧配置新的APNs——这往往需要进行复杂的操作。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将是,不再部署特定的本地移动网关设备,而是发展新型的APN配置以及相关信令协议。
3、5G应增加对网络层基本属性必备功能的支持
与移动通信网络架构一样,(国际)互联网的基础架构也在持续地演进以支持各种新兴的应用场景。但是,网络基础架构演进的最大挑战之一是IP(互联网协议)已经越来越满足不了新的需求。IP的设计是在几十年之前完成的,其时,互联网络的唯一目标仅是迅速且有效地在固定的通信终端之间传输分组数据包,分组包的头部包含通信终端所在IP地址用以“寻址”,基础网络的功能仅仅是利用路由器及相关路由协议进行分组数据包的多跳传输。
 
与其它网络技术不同的是,(国际)互联网的体系结构很难进行统一的而且准确的定义。(国际)互联网的设计主要遵循的基本原则包括:(1)利用节点位置进行标识;(2)协议栈分层设置,各层具有不同的主要功能;(3)在网络层部署唯一的网络互联IP协议(从而造成了如今的“细腰”现象);(4)基于数据报提供无连接的服务;(5)“边缘论”:由终端自行执行复杂的网络功能(比如可靠传输以及拥塞控制等,而连接终端的基础网络只负责简单地传送。
 
基于上述5大设计原则,在过去的30年,(国际)互联网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显示出其强大的生命力。然而它们现在却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我们现在对其进行重新审视。
 
时至今日,由于当前的网络环境与几十年前最初设计所设想的已经出现了很大的不同(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1)用户的内涵(可以是人类,也可以是物体)、数目和网络的接入带宽都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增长;(2)新兴的网络技术、计算技术以及新的业务应用与商业模式不断“涌”现),(国际)互联网面临着一系列问题和挑战(比如安全性差、健壮性差、服务质量差、网络可管性差、对网络新技术的支持能力弱、对新兴计算技术的支持能力弱、不可预测等),在很多方面已经不能满足各种新兴应用场景的需求。在上述大背景之下,业界逐渐认识到,当前(国际)互联网的体系结构已经不能适应甚至正在阻碍各种新兴应用的进一步发展。
 
为了满足更多的新兴应用场景的相关需求(比如在移动性、内容分发传输以及安全性等方面的需求),基础网络运营商就不断以“修补”的方式(要么新部署诸如CDN的叠加覆盖新型网络,要么在已有网络中新增一些专用的网元)来满足相关需求(一句话,可以总结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样,如今的(国际)互联网架构已经完全不是它最初所设想的那样了。于是,相关的功能并非包括在原始设计中的基本元素系列里面。这就造成了多年以来网络建设、管理以及运维成本的急剧上升。
 
由此,(国际)互联网就急切需要进行面向下一代的演进。目前,国际上对下一代互联网体系结构的研究尚处于最初的探索阶段,在下一代互联网的存在形式以及发展方式等方面均存在着分歧。
 
1)下一代互联网的存在形式方面
 
目前,全球业界对下一代互联网的存在形式方面普遍持两种观点,可以分别归纳为“纯化论”与“多元论”,他们在对下一代互联网体系结构的定义以及评估方面都存在根本性的区别。分别如下:
 
(1)关于下一代互联网存在形式的“纯化论”
 
持有这种下一代互联网存在形式观点的流派认为,(国际)互联网的体系结构应该是单一的——在所有网元中都唯一部署具有核心地位的协议(比如目前正被广泛使用的IP协议),而且应该是近乎恒定的——要彻底地转换为新的体系架构需要较长的变革时间——目前流行的“重叠网络”只是互联网体系结构发生改变的一种手段,而非最终结果。
 
(2)关于下一代互联网存在形式的“多元论”
 
持有这种下一代互联网存在形式观点的流派认为,目前被广泛应用的IP协议只不过是(国际)互联网整体系统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重叠网络”则是另一种传送用户所需数据的方式,两者应该是处于并列的地位。互联网体系结构本身应该被视为/被设计为动态的以及可以演进的,在任何时代都应被定义为各种“重叠网络”和协议的集合——由此,互联网体系结构的核心是“支持多种重叠网络共存”。
 
(3)相关评价
 
可见,“纯化论”的核心观点是“(国际)互联网体系结构应具有灵活性”,而“多元论”则更看重(国际)互联网体系结构短期的性能改善。
 
最近出现的一种观点认为,当前(国际)互联网体系结构将两大领域“分布式系统与应用”以及“网络”分立,从而阻碍了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下一代互联网应抛弃这种“端系统”与“路由器”的区分,而在这种情况下,“纯化论”与“多元论”之争可以解释为“是通过对多种体系结构进行实验/试验并最终选出一种,还是允许多种互联网体系结构同时存在及运行”。
 
2)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方式方面
 
目前,全球业界对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方式方面普遍持三种观点,可以分别归纳为“革命”、“演进”以及“中立”,分别如下:
 
(1)“革命”型的下一代互联网发展方式
 
持有这种下一代互联网发展方式观点的流派认为,当前,(国际)互联网的社会效用正在发生着变革,而30年前设计的体系结构限制了(国际)互联网应对如今不断出现的挑战及机遇的能力,相关技术创新的力度在减弱,对相关变革的促进作用不明显甚至还有阻碍作用。因此,应该重新设计(国际)互联网的体系架构。
 
(2)“演进”型的下一代互联网发展方式
 
持有这种下一代互联网发展方式观点的流派认为,对(国际)互联网的进一步创新应该以在现有互联网之上运行新兴业务及应用为大前提,通过不断地进行技术及商业模式创新来逐渐对现有互联网进行演进。
 
(3)中立派
 
持有这种下一代互联网发展方式观点的流派认为,关于是“革命”型还是“演进”型的争论是完全不必要的。因为:
 
①下一代互联网应该广义地包含其体系结构中任何层次的创新,而不能仅仅局限于某一个层次或者协议,下一代互联网应该包含对于网络体系结构以及网络内部运行的协议的改变,还要包含所承载、处理、运行的新兴业务及应用,所有这些新的网络层次、协议、业务以及应用共同构成下一代互联网;
 
②对下一代互联网的顶层设计思路不应该受到当前互联网的束缚,但这却并不意味着相关的研究结果一定会完全达到最初的设计构想——这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最终结果;
 
③可以融合“革命”型流派以及“演进”型流派的核心观点,以更好地探索现有互联网如何通过逐步演进以满足未来的相关需求。
 
目前,国际上对下一代互联网体系结构研究最为热衷的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普林斯顿大学等高校(它们正是最初互联网的“诞生地”),而且目前的主要研究者正是当年互联网的主要发起者。在研究方向上,他们大多集中在技术层面——根据当前的网络环境,重新考量并改进当初互联网设计所遵循的基本原则。
 
然而,他们提出的下一代互联网体系结构仅能解决当前互联网存在的一个或几个问题,而且很多都难以实现从现有互联网平滑过渡。虽然如此,就像当年人们无法预想TCP/IP技术可以从实验室走向市场并发展成为当今全球最重要的商业网络一样,目前那些在实验室中孕育和发展的下一代互联网络雏形也许会在将来获得成功商用。
 
总之:从技术层面上来说,传统互联网设计所应遵循的基本原则很多都已经无法适应当前的网络环境。而从实现层面来说,作为一个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商用的网络,互联网不可能被迅速替代,因而,任何新的互联网体系结构只能利用虚拟化技术等逐渐进行改变。另外,只有市场和商业利益才是互联网体系结构发生变革的根本推动力。
 
4G Americas的这份最新白皮书接着指出,5G移动通信网络的架构设计方面,必须要从FIA(Future Internet Architecture,未来(国际)互联网架构)中吸取有益元素,尤其是要争取构建一个把移动性、安全性、内容高速缓存等作为网络层基本元素的未来移动宽带通信网络。
4、提供更灵活的移动性管理解决方案
移动宽带通信网络中,移动通信终端和基站之间的寻址是依靠移动网络的号码来进行的,这个号码不是手机号码,而一般是由VLR(拜访位置寄存器)分配的,它们在HLR(归属位置寄存器)处有映射表。
 
移动宽带通信网络中,一次通信资源分配过程中只能建一次连接,而且所产生的连接要么用于电话通信,要么用于数据通信,两者只能居其一(而且一般是通话优先),若要同时使用两者,则需要用到两块通信资源。
 
实际上,移动数据网是不能主动发起通信的,用户先要与移动宽带通信网络中的GGSN(网关通用分组无线业务支持节点)建立一种非常类似于PPOE/PPP 的连接的PDP会话连接,生成一个连接标识,在其通过认证之后,GGSN给用户终端分发一个IP地址,并在GGSN处将连接标识与IP地址绑定。这样,在用户寻址时,只要搜寻到GGSN即可。
 
GGSN是凭借与IP地址绑定的连接标识与用户通信的,在这一段,IP并没有用于寻址。可以看出,在移动宽带通信网络中,任何终端设备首先需要移动网的号码,IP在更多场景中可以看作是一个标识。而GGSN节点则是地址与标识的转换点。
 
目前的一个非常显著的普遍现象是,在无线移动通信网络中,很多正在通信的终端都是处于静止状态的。比如,目前在北美地区,由各类移动视频应用所产生的数据流量占到了全网移动数据总流量的55%,但是用户通常是在静止的状态下观看移动视频的。又比如,很多的无线物联网终端设备(比如智能电表)均是处于静止状态的。
 
此外,即使正在进行移动通信的终端处于运动状态,IP地址的变更也不会影响到很多类型移动应用的正常运行。在此方面,一个典型的实例是HAS(HTTP Adaptive Streaming,基于HTTP协议的自适应流媒体)技术。HAS是一种流式传输技术,一般地,由于采用渐进式的下载传输技术,对分组丢失以及网络的带宽变化不敏感,但对网络时延敏感,最好被应用于对于实时性要求不高的视频服务。HAS基于HTTP协议,以TCP协议承载,所以当分组数据包丢失过多或者IP地址变化(一般发生于无线小区的切换过程)之后,就可以重新建立TCP连接,然后继续正常地运行。
 
另外一个典型的实例是基于移动宽带通信网络的可穿戴式终端应用,它们周期性地通过会话的方式向网络报告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如果由于IP地址变更而引起会话的中断,就可以在获得新的IP地址后,重新建立新的会话连接。
 
在4G移动通信网络中,各类终端设备以及各类应用在移动性方面的特定需求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可以通过新增信令、处理能力、内存以及带宽开销等得到相同的、“无缝”的移动性。但是,目前存在以下3个方面的不足:
 
1)在建立或转换新的数据通道的过程中,在各类网元设备之间会产生很多的信令信息。在4G LTE网络中用以侦测移动通信终端设备是处于闲暇状态还是处于工作状态的无线接入网信令协议,修改自面向2G电路语音系统设计的相对低容量的相关协议——这样一来,由于移动电路语音通话一般会持续较长的时间而且不会像移动数据业务那样频繁甚至很频繁地发生——尤其是未来“海”量无线物联网终端所产生的数据传输请求,就造成了这样一个不好的结果:3GPP对于移动性的管理之中,会产生巨大的分组核心网信令开销以及巨大的无线接入网信令开销,而这些对于那些大量的处于静止状态或者游牧状态的移动通信终端设备或用户根本就是不必要的。
 
2)在移动宽带通信网络之中,每个分组包都具有相同长度的头部开销,从而会额外增大移动通信回程的带宽开销,而且如果数据本身不大,头部与数据的比值就会较大,传输效率就会较低。同时,还会本不必要地大幅增加移动网关设备节点以及移动通信基站处的处理压力(比如对分组数据包进行封装/解封装处理等)。
 
3)由于分组数据包的封装以及解封装处理仅能在被设计为用于处理相关信令信息的特殊路由器节点处进行,分组数据包就常常不能被路由至最短的传输路径。尤其是,如果分组数据包的目的地相隔通信基站的距离相比SGW/PGW节点更近,那么,为了避免“三角路由”现象的出现,就需要一种专门的内置本地SGW/PGW节点的解决方案(比如SIPTO/LIPA)——但是如此一来,部署本地SGW/PGW节点又需要新投入额外的成本。此外,如果某个移动通信用户同时使用两个移动应用,且其中一个是本地的,而另一个不是本地的,那么此时,终端设备就需要同时建立两个PDN(Packet Data Network,分组数据网)连接、同时要连接到两个PGW,从而,信令流量也会提高1倍。
5、对多种无线接入技术的整合以及管理
在当下,Wi-Fi网络与4G移动通信网络的互联互通正在迅速地普及,这使得各类移动智能终端设备具有接入基于不同技术标准的无线局域网络的能力(主要是由于芯片技术的飞速进步),同时还催生了诸如“可信的非3GPP接入”等网络架构的产生,它们可支持无缝的无线接入网络选择、认证、承载网平面的互操作以及某些应用场景之下的无缝移动性。
 
4G Americas的这份最新白皮书紧接着指出,我们希望上述的这种趋势能够延续至移动终端设备能通过多种空口类型通信。然而,此方面面临着很大的挑战:由于基于各种空口类型的网络架构都是被不同的标准组织独立地定义的(笔者注:目前,包括3GPP、IETF等在内的多个国际标准化组织在地址选择机制、流重定向、负载均衡以及带宽聚合等方面开展了部分研究),因此,它们在网络功能与流程方面几乎没有“共同性”可言——这种“分崩离析”的现状使得目前各种无线接入技术之间的互联互通(新一代核心网EPC架构既支持3GPP标准的UMTS、4G LTE接入方式,同时也支持CDMA、WLAN、WiMax等非3GPP标准的接入,能够实现对2G/3G/LTE/WLAN等异构网络的融合)仅仅处于初级阶段:把移动宽带连接由移动宽带通信网络重定向(由于相互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网络流程)到其他无线接入网络。比如,每种无线接入技术的信令的差异很大,这样就导致了发生于不同类型无线接入网络之间的网络切换会经历重新的移动性管理、用户认证、策略管理等。此外,对于不同无线接入网络的选择以及移动数据路由,均由终端设备根据诸如ANDSF的策略功能自行地完成,网络本身并不参与,这样,网络就无法根据一些关键的参数(比如网络状态)来引导移动数据流量在不同类型无线接入网络之中的智能流通——比如,网络不能根据自身实时的状态条件来决定用户的移动视频业务数据是通过移动宽带通信网络承载还是通过Wi-Fi网络承载,也就无法进行智能切换。
 
此外,“移动性”是移动宽带通信网络区别于其他形式的网络最重要的特征,而“移动性管理”对确保移动宽带通信网络运行效率以及上层业务的连续性有着全局性的影响。目前,包括ITU、3GPP以及IETF(因特网工程任务组)等国际标准化组织均对移动性管理进行了研究。而且,异构多层的无线接入网络的多接口机制的正常运行,需要消除多种接入方式所存在的各种潜在冲突,实现接口信息及控制流的融合(利用多个接口的传输能力、可接入性、安全性等能力),对上层的“海”量应用屏蔽多接口带来的操作复杂性,最终达到将终端的多接口特性转换为综合优势的目的。
 
构建融合分组域是提供移动数据业务的关键,面向2020年及未来的5G移动通信时代,不同的无线接入技术相辅相成、相互融合将会成为一种必然的发展趋势。相关融合的核心将是最大化地体现不同系统的优势,彼此间能够相互协作。目前,国际上对于融合组网的研究方向包括空口能力扩展、无感知认证技术、Wi-Fi与蜂窝网自适应配置、组网安全、绿色通信、无缝平滑切换、干扰抑制、数据流量动态均衡、鉴权、认证与计费机制等。
6、提高短突发或小数据类型移动应用的通信效率
由于业务流程及应用流程的设计问题,智能手机应用以及很多的无线物联网应用都与其网络侧应用频繁地以短的突发数据交换信息(俗称为“心跳”信息),从而占用了大量宝贵的信令资源、提高了终端的耗电量、浪费了宝贵的无线频谱与网络容量,甚至极容易导致“信令风暴”的产生。
 
其实,背后的本质是有限的无线网络资源与“海”量应用程序之间的大量信令交互之间的矛盾。所以,这就实际上涉及到移动宽带通信网络的网络特性以及资源管理问题,而且更加深层次地涉及到这样一系列当下的热点问题:互联网的业务特征与移动宽带通信网络的网络特性是否是匹配?如果不匹配,是由广大的第三方移动应用提供商修改业务流程与应用流程(即“业务适应网络”)?还是由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修改网络特性(即网络适应业务)?
 
让业务来适应移动宽带通信网络显然是不不可行的(这是因为互联网的最大成功之处是业务以及应用的极度丰富,而且主流的业务与应用均是不面向连接的,从而就要求用户永远久线)。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移动宽带通信网络来适应业务,对用户而言,希望网络是永久在线的资源是可以长期保障的一个完全不面向连接具有统计复用的。目前的网络不是这样设计的,但要发展真正的移动互联网,移动宽带通信网络的设计原则就要在核心网、计入部分、空口技术等方面做全面的改造。
 
4G Americas的这份最新白皮书接着指出,为了高效地处理相关问题,移动宽带通信网络就需要支持真正不面向连接的操作/工作模式,这样,移动终端设备就可以被简捷地“唤醒”并发送短突发数据。而在短突发数据的接收方面,可以从相关控制器中检索与移动终端设备及应用相关的状态信息及资源信息,以相应地处理短突发数据包的分配问题。目前,一些4G网络运营商正着手解决相关问题(笔者注:比如,大量的推送类移动应用需要“寻呼”信令的支撑,由于“寻呼”是在一个较大的地利区域内进行的,涉及到数十个甚至上百个基站,从而,寻呼信令给移动宽带通信网络带来了严重的负担。于是,4G LTE网络部署了更为有效的“智能寻呼”解决方案,根据移动终端的移动性选择不同范围的寻呼控制:①对于低速移动的移动终端,启用单一基站寻呼;②对于移动性较高的终端,则可以进行基于跟踪区或者跟踪区列表的寻呼控制,以此达到寻呼开销与寻呼效率之间的平衡)。未来的5G网络在设计方面也应预先考虑到相关问题,以期届时能推出针对相关问题的优秀的解决方案。
7、让移动宽带通信网络可感知到更多的应用场景信息
现今的3G与4G网络以及移动分组核心网对移动设备终端的状态信息仅有有限的感知,而对于请求接入的各类移动应用的感知更为有限。在3GPP的HSS(Home Subscriber System,家乡订户系统。是IP多媒体子系统中,控制层的重要组成部分)数据库收集了处于静止状态的移动终端设备信息(比如终端类型)以及用户订阅信息(比如用户所使用的移动业务类型是短信还是语音通话等)。但是相关信息的用途却极为有限:仅被用于对移动终端设备PDN连接请求的授权以及对于QoS(服务质量)的授权。
 
由于几乎所有的移动应用均是由“海”量的第三方服务提供商以OTT的形式来提供的,网络对于终端上正在运行的应用的感知是很不够的。除非出现切实的深度分组检测或者分析工具,否则网络对于各类应用及其需求都是不可知的。
 
但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三方移动应用服务提供方却通过相关的应用收集了“海”量的用户信息,并利用大数据分析来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开发个性化的移动智能广告服务、向用户提供基于场景感知的一些生活类服务等。
 
4G Americas的这份最新白皮书紧接着指出,未来的5G移动通信网络需要采用更多的、更灵活的方式来获得(感知到)并利用相关的应用场景信息,然后通过智能分析,以一定的运营商策略来分配网络资源。
 
本文参考文献:
 
美洲移动通信行业组织4G Americas于2014年10月23日发布的5G白皮书4G Americas’ Recommendations on 5G Requirements and Solutions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团聚对中温固体氧化物燃料电池电解质Sm0.15Gd0.05Ce0.8O1.9致密化的影响
作者:罗丹|骆仲泱|余春江|
刊名:无机材料学报
年:2007
卷:22
期:6
摘要:采用乙二胺四乙酸(EDTA)-硝酸盐、溶胶-凝胶低温自蔓延燃烧法合成了Sm0.15Gd0.05Ce0.8O1.9(SGDC)纳米粉体,研究了以不同分散方式和分散时间制备的SGDC在各种烧结温度下的致密化行为.为更好地考察团聚对SGDC致密化的影响,本实验引入团聚体系数(Coagulation factor)来具体表征和量化纳米SGDC的团聚程度.结果表明:团聚在烧结过程中,严重阻碍和抑制了SGDC的致密化;在同一烧结温度下,团聚体系数较低的固溶体具有更高的烧结致密度.通过高剪切乳化分散后,SGDC的团聚体系数为1.04时,烧结致密化温度可降低至1300℃.这个温度比以前文献中所报道的1400~1600 ℃的烧结温度要低得多.通过对团聚的控制,显著改善了SGDC电解质的烧结性能.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