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信息产业

解读欧盟关于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研究报告

笔者注:2014年,在视听业务方面,全球范围内,“融合”成为一个关键词,比如:全球的4G电视广播发展元年;中国的媒体融合元年(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下一代媒体网络的研究取得新的进展等。这些融合既涉及到业务层面的融合、终端层面的融合、应用层面的融合,还涉及到网络层面的融合(经典的广播网络与固定宽带网络/无线移动宽带通信网络)。其中,网络层面的融合尚处于初级探索阶段,目前已成为全球业界的共识。2014年12月15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研究报告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broadcast-broadband convergence and its impact on spectrum and network use——《广播(网络)/(移动)宽带(网络)融合:挑战与机遇;对(无线)频谱(具体位于470~694 MHz频段)以及网络使用的影响》。该研究报告尚属全球首个相关的报告,综合阐述了视听内容消费的发展现状、视听技术发展趋势、对于2030年的视听内容消费的展望、广播/宽带融合型服务的发展现状与趋势、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技术考量、向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迁移所面临的挑战、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成本与经济效益、对于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性评估所得出的结论,然后给出了关于广播/宽带融合型服务以及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七大发展建议,最后给出了欧盟的承诺。本文对该研究报告进行编译,并在适当位置以“笔者注”的形式进行解读。
1、该项研究的目的
2014年元月份,EU(European Commission,欧盟委员会)发起了一个研究项目,授权Plum以及Farncombe承担。该项研究主要解决以下三大问题:
 
1)探索在未来的十五年内,视听内容及Internet服务的传输方式;(笔者注:于此方面,更详细的内容,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①《2014年全球电视与媒体发展报告》,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02;②《欧盟委员会关于欧洲视听业务政策的最新结论及相关思考》,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19。)
 
2)(在上述的基础之上,)探索这些传输方式对于地面无线接入网络(尤其是这两大类型的地面无线接入网络:(1)DTT(Digital Terrestrial Television,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2)无线移动宽带通信网络)的后续演进将会产生哪些影响;
 
3)(进一步地,)评估转型至融合型平台的社会价值以及经济价值。此处的“融合型平台”被定义为:以可以共用的基础设施(比如发射塔、回传网络/系统等),在UHF频段传输地面数字电视广播信号、无线移动宽带通信信号、广播与宽带融合业务的信号。(笔者注:此处有三点值得注意:(1)关于融合型平台的主流发展类型、 发展现状以及演进方向,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下一代媒体网络的4种解决方案解析》,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181;(2)相关的融合型平台是部署于UHF频段——而且根据近年来广播电视行业与移动通信行业关于无线频谱使用权的争论焦点,具体而言是部署于UHF频段中原先由广播电视行业使用的470~790MHz频段,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①《EBU与ABU联合保护广电频谱》,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486;②《GSMA提议WRC-15新增用于全球性移动通信的四大新频段》,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28;(3)此处的“基础设施”仅包括网络基础设施还是既包括网络基础设施又包括IT基础设施?这一问题很值得进一步探讨。)
2、视听消费的发展现状
目前,视听内容消费方面,占据着主导地位的(仍然)是通过有线广播电视网络、直播卫星以及地面数字广播电视网络向人们提供的传统线性(直播)电视(笔者注:①本句之中的“仍然”为笔者在编译时所加,因为在当下,OTT TV发展迅速(尤其是在欧美地区),传统的广播电视或者IPTV虽然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但是还尚未达到前者超越甚至取代后者的程度——而这应该也是原文的本意;②本句之中的“直播”为笔者在编译时所加,一是因为线性电视的最主要表现形式即为直播电视,二是因为当大规模甚至超大规模地提供线性/直播电视服务的时候,新兴的OTT TV的服务提供质量以及性价比在目前是远不及传统的广播电视或者IPTV的——而这应该是原文的“弦外之音”)。目前,每个欧洲公民平均每天大概要花4个小时的时间来收看传统广播电视节目——然而有迹象表明,目前出现了些微的变化。但是,改变这一局面的发展趋势已经显现,比如我们在目前所能看到的就有以下的五点:
 
1)具有良好/优秀的视频观看功能的诸如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等便携式移动智能终端设备,其市场普及率正在迅速提高(笔者注:相关最新情况,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全球移动宽带发展现状》,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01);
 
2)无论是在家里(笔者注:此处说的是“家里”,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室内环境”)还是在路上(笔者注:此处也可说成“室外环境”),人们通过上述移动智能终端设备观看视频内容的力度在加大(笔者注:这种观看方式,一般被统称为“移动视频”,目前,人们主要通过Wi-Fi网络接入之,其次是采取“离线观看”这一方式,而实时地通过移动通信网络来观看则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但在未来有望获得很大的发展——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NTT DOCOMO的5G(第五代移动通信)白皮书》专题、《美洲的5G白皮书》专题、《全球移动通信协会的5G白皮书》专题、《日本电波产业协会的5G白皮书》专题);
 
3)人们通过上述移动智能终端设备观看的视频内容,主要是以新兴的OTT TV方式传输的非线性(视频)内容以及catch-up services——节目“重温”服务(笔者注: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2014年全球电视与媒体发展报告》,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02)。虽然是从最开始的很小的基数逐渐发展起来的,但是目前有着显著的增长;
 
4)作为传统广播电视网络的补充与替代,IPTV业务(笔者注:传统地,狭义上的IPTV业务一般由通信网络运营商经营;近年来,全球范围内,一些主流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也通过其宽带接入网络提供广义的IPTV服务——尤其是超高清晰度电视/视频服务,可进一步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超高清晰度有线广播电视技术调研总结》,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461)的市场渗透率有着显著的增长;
 
5)(服务提供商向人们提供的)视听内容的清晰度越来越高,比如高清晰度视频/电视(笔者注:目前的最高级别为“1080p或者1080i全高清电视”)以及超高清晰度视频/电视(笔者注:可进一步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①《最新、最全的UHDTV生态系统现状总结》,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484;②《美国消协规范4K超高清电视标识及对国内的启示》,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14)。
 
紧接着,该研究报告对相关的发展现状进行了简要总结,具体编译如下:
 
在欧盟各个成员国,由于对于(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混合使用的情况有所不同、(视听内容)传输这一价值链的结构有所不同、(视听内容)市场的变化率有所不同,(人们的)视听(内容)消费(习惯)的现状就有着巨大的差异。例如,作为首要的(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的家庭渗透率数值为从4%(比利时)一直到80%(希腊)。
 
在进行该项研究的过程之中,我们发现难以对非线性(视听)内容消费于当下的发展水平及其增长速率进行量化。以目前已有的信息尚不能以一种一致的方式来度量跨越不同(类型)终端设备以及不同传输网络的(视听内容)消费——虽然在少数几个欧盟成员国可以容易地实现,但有时却是相互矛盾的。一致数据的缺失,使得(我们)难以准确地监测(视听内容消费的发展)趋势,进而难以做出关于视听市场(发展的)有根据的决策。
3、相关的(视听)技术发展趋势
该研究报告“开门见山”地指出: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向广大终端用户传输视听内容的网络(既包括经典的广播网络,也包括宽带网络)的性价比将发生显著的变化。我们认为,视听技术的后续发展,呈现出以下的四大趋势:
 
1)考虑到总体发展趋势以及对于未来性能增益的预期,与基于物理频谱的(经典)广播网络相比,固定宽带网络的性价比将得到大的提升(笔者注:此处之所以说前者“基于物理频谱”,意在强调其为射频调制系统,一般是采取“频带传输”方式。后者(固定宽带网络)则是基于分组传输,一般是采取“基带传输”方式(如果把Wi-Fi网络也划分为固定宽带网络,则为频带传输。当然,在经典的广播网络之中,近几年也发展出了在入户段采取“基带传输”的方式(先广播到楼,再基带入户),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其“天然”优势——比如,目前最为前沿的一个研究方向是,据笔者平时了解,日本NHK正在研究基于有线电视网络EPON(无源光网络)FTTH(光纤到户网络)传输4K/8K超高清晰度电视的关键技术)。该研究报告之所以在此处对二者进行如此的对比,笔者认为,背后的“弦外之音”应该是:分组传输、基带传输于视听内容传输方面是大势所趋的发展方向——而实际上,也大抵是如此的);
 
2)相对于固定宽带网络,移动单播服务的角色(笔者注:此处的“角色”可以理解为“所起的作用”)将会继续受限(笔者注:此处主要涉及到两层更深的含义:①由移动通信网络提供视听内容服务,重在“移动通信网络”这种媒介或者媒体传播渠道;②由移动通信网络以“单播”的方式提供视听内容服务,重在“单播”这种内容传输或者双向交互的方式。因此,笔者认为,这句话本身有着较大的争议性与较大的探讨价值)。
 
该研究报告紧接着对上述这句话进行了解释,具体编译如下:从每千兆字节(数据流量)的增量成本上看来,移动服务的(笔者注:即“移动通信网络的”)要比固定宽带(网络)的高出一到两个数量级。(虽然在目前,人们)对于面向移动(智能终端)设备的基于单播(方式)的个性化(移动)视频传输的需求明显是很强的,而且(仍在)增长,但是,相关需求将受限于移动宽带传输更高的(笔者注:相比于固定宽带传输网络)单位(带宽)成本(笔者注:在4G乃至未来的5G时代,这实际上与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数据流量计划非常有关系,比如,如果移动通信套餐内的数据流量没有封顶,则肯定会有更多的人直接就通过移动通信网络观看视频内容——然而,在如今的4G时代,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从数据流量不封顶转向为封顶,虽然初看起来,这对于移动视频业务的发展不大有利,但是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自有相关的视频业务发展策略——尤其是在当下,移动通信的流量经营模式正处于方兴未艾的发展阶段。当然,此处所讨论的是“单播”的情况,至于“广播/组播”的情况,相信该研究报告也一定会在下文有所提及的。总体上而言,目前的发展趋势是:将前者应用于冷门的视听内容传输,而将后者应用于热门的视频内容传输)。
 
3)诸如基于eMBMS标准(笔者注:此处有三点背景值得交代:①eMBMS即“增强型的多媒体广播/组播服务”,是一种在空口网络中通过广播/组播方式为用户提供实时或者非实时多媒体业务的关键技术,是全球移动通信业界面向移动视频业务而逐步发展出来的最优解决方案;②eMBMS已由移动通信国际标准组织3GPP(第三代移动通信合作伙伴计划)标准化;③eMBMS并非仅有一项标准,而是有着一系列的相关标准(R9版本标准正式阐述eMBMS的概念、物理层成帧、单频组网模式;R10版本标准则规范了移动通信系统智能化地实时启用eMBMS技术的方式;R11版本标准则对eMBMS技术的频率层与服务层进行了增强;R11版本标准增强了eMBMS技术的计数功能、定义了更长的循环前缀(涉及到单频组网模式)、定义了eMBMS业务突发警告的提供方式),所以,报告原文若写成“eMBMS系列标准”,则会显得更为准确)的移动组播服务(原文若说成“通过移动通信网络提供视频广播/组播服务”,则更为准确)可能也将会成为在一个单个的小区或者多个基站中(笔者注:这涉及到eMBMS技术的单频网组网模式)满足传输相同视频内容这一高需求的重要方式。
 
(笔者注:eMBMS技术是4G电视广播系统的重要组成之一。全球范围内,2014年是4G电视广播市场发展重要的一年,很多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都在大力进行相关的探索。为此,上海情报服务平台先后发布了系列文章《2014年:全球4G电视广播发展元年》,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180、《下一代媒体网络的4种解决方案解析》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181、《4G电视广播市场发展现状》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189,以及《全球4G电视广播生态系统发展现状及趋势》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30,并即将发布《解读Expway的4G电视广播应用场景白皮书》。)
 
4)预计,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共热点区域,Wi-Fi网络接入服务的覆盖范围、无线接入速率以及系统容量都将得到巨幅的提升。这主要是由于,新兴的Wi-Fi路由器技术正在快速地取代传统的路由器(笔者注:更深层次的原因是Wi-Fi技术在各类消费电子设备之中的集成越来越广泛。此外,下一代Wi-Fi技术(比如高效无线局域网HEW——802.11ax)被认为是未来5G移动通信的重要演进方向之一)。
4、对于2030年的视听(内容)消费的展望
综合考虑到上文第3部分所述的视听技术在接下来十年的四大发展趋势,我们作出如下的预计:
 
1)到2030年,电视内容的传输方面,固定宽带(网络)将会扮演着中心角色。此处所指的固定宽带(网络),将既是传统电视广播网络的补充(笔者注:该项研究报告还对此处的“补充”作了简要的注解:用以提供线性及非线性电视消费的混合型服务),也可取代传统(传输)平台(笔者注:注意此处是把“补充”放于“取代”的前面的,由此说明,该项研究报告是认为经典的广播网络在将来还是具有很大的利用价值的);
 
2)随着平板电脑与智能手机的市场普及率不断提高,无论是在室内还是在室外,越来越多的人通过Wi-Fi网络观看视听内容。例如,无论是在室内还是在室外,很多场景之中,Wi-Fi网络均具有廉价地代替移动单播视频(笔者注:此处应理解为“以“单播”方式传输视频内容的移动通信网络”)的潜力。
 
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然而,到2030年,(人们)的视听消费(习惯)将会如何变化,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例如,产业界人士对于以下四大问题尚存在不同的观点:
 
1)消费者(的视听消费习惯)从线性观看转变为点播观看的快慢程度将会如何?能够达到何种程度?
 
2)平均看来,地面数字电视广播是否仍将能保持其现有地位?还是被纯OTT(视听)服务或者IPTV服务”掠夺“走巨量的市场?
 
3)在家中,平板电脑代替传统电视机,被用于二度观看的程度将会发展到哪种级别?
 
4)在接下来的十年,室内观看与室外观看之间的平衡度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为了解决这些不确定性问题,面向典型的(欧盟)成员国,该研究报告给出了如图1所示的2030年(人们)视听消费(习惯)的愿景,其中还考量了每个应用场景中,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价值问题。
1  2030年,视听消费的场景
注:(1OTT TV/IPTV所产生的强烈影响:到2030年,地面数字电视广播服务的家庭渗透率将减小70%;(2OTT TV/IPTV所产生的微弱影响:到2030年,地面数字电视广播服务的家庭渗透率将减小10%;(3)家庭环境之外的重度观看:在户外场所,通过便携式的终端设备,平均每人每天观看40分钟的视听内容;(4)家庭环境之外的轻度观看:在户外场所,通过便携式的终端设备,平均每人每天观看20分钟的视听内容。
编译自欧盟委员会于20141215日发布了的研究报告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broadcast-broadband convergence and its impact on spectrum and network use
5、广播/宽带融合型服务的发展(现状与趋势)
在发生着替代效应的同时(笔者注:此处的“替代”指的是于网络视听内容的传输方面,宽带网络对于经典广播网络的替代),宽带(网络)在视听(内容)消费中的角色不断得到强化——从而正在形成一种“融合”效应:广播服务(笔者注:此处的“服务”应理解成“网络”)与宽带服务(笔者注:此处的“服务”应理解成“网络”)的互补式融合(笔者注:即优势互补,广播网络用于“一点到多点”的内容传输,而宽带网络用于“点到点”的内容传输),创造了(向人们提供)各种(视听业务)增值服务的诸多新机遇。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我们已经确定了四种类型的广播/宽带融合服务:
 
1)发生于用户终端设备层面的内容融合
 
通过这种形式的融合,可使得用户可以通过相同的终端设备观看由传统广播网络和宽带网络所传输的视听内容。
 
2)发生于用户终端设备层面的应用融合
 
通过这种形式的融合,可使得用户可以通过同一终端设备的相同界面观看由传统广播网络和宽带网络所传输的视听内容。
 
3)发生于业务层面的融合
 
通过这种形式的融合,可使得用户可以通过多种视听终端设备,无缝地接入相同的线性视听内容及非线性视听内容。
 
4)发生于基础设施层面的融合
 
通过这种形式的融合,(服务提供商)就可以通过相同/统一的网络基础设施向终端用户传输广播及宽带服务(笔者注:其本质是利用广播网络与宽带网络的优势互补,在运营商的前端智能地决策某项内容通过哪种类型的网络传输)。(笔者注:关于融合型平台的主流发展类型、 发展现状以及演进方向,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下一代媒体网络的4种解决方案解析》,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181。)
 
该项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联网电视以及诸如HbbTV(Hybrid Broadcast/Broadband TV,广播/宽带混合电视)等混合型服务的发展,使得目前的融合型服务主要聚焦于广播服务与固定宽带服务的结合。但是,将此种融合形式扩展至广播服务与移动宽带服务的结合,潜力将会如何?
 
在(现有)正常的市场机制之下,内容、应用以及业务层面的融合将可能会成功或者失败。但是考虑到现有的政府(笔者注:主要是通信/广播电视监管机构)规制约束(例如:对于相关无线频谱的指配使用以及对于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平台的管制),广播与宽带在基础设施层面的融合将需要公共政策的干预。因此,在确定任何此类举措之前,就有必要考量(广播/宽带)融合型平台的经济价值以及社会价值。在进行相关评估的过程之中,我们要考虑到这样的事实:即使没有融合型的(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终端设备以及业务层面的融合也可能会发生(笔者注:目前已经有相关的迹象),而且,在没有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情况之下,相关的融合型服务也将能获得很大一部分的收益。
6、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技术考量
该研究报告指出,任何关于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技术考量,都需要考虑到满足以下的五点需求:
 
(1)为了保持欧洲现行的视听(业务)模式,需要为几乎所有的公民提供免费覆盖(笔者注:这相当于进一步深化视听业务的普遍服务机制,以获得更好的社会效益。由此可见,原文的“弦外之音”是:融合型的视听内容传输平台仍然要履行提供相关公共服务的社会责任,而且还要提供更好的视听公共服务)。
 
(2)利用低于700 MHz频点的频段(笔者注:具体而言是由广播电视行业现行使用的470~698 MHz频段,背后存在广播电视行业与移动通信行业的博弈问题)——前提是以一种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笔者注:目前业界倾向于这种方式多一些:广播网络以“一点到多点”的方式传输共性/热门内容,固定/移动宽带网络以“点到点”的方式传输个性化的内容或者冷门内容,而相关决策与管控则由部署于前端的智能引擎来执行)。
 
(3)要能提供足够数量的(直播)电视频道。(目前,)每个(欧盟)成员国的(数字)电视(传输信号)总码率都不相同,我们(在执行该项研究项目的过程中)所考虑的数值为60~180Mbps(笔者注:直播电视频道具有很大的政治效益、社会效益——尤其是在发生政治选举、自然灾害、战争等大事的时候。而另一方面,目前,视听内容消费方面,占据着主导地位的仍然是直播电视服务。这两点应该就是研究组认为未来的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要能提供足够数量的直播电视频道的最大原因)。
 
(4)要能提供双向的移动宽带服务(笔者注:此处的“双向”应该具有两层含义:①为单向的广播网络平台提供上行回传信道,用以传输终端用户的请求信息、用户行为数据上传等;②在需要时(由部署于前端的智能引擎决策并执行),为终端用户提供单播服务)。
 
(5)要能“释放”出大量的低于700 MHz频点的物理频谱,以创造出一定的增量效益——来对传输成本作出调整(笔者注:这是因为,相关统计表明,虽然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的频道数量较多,但是人们经常看的却只有几个(笔者注:比如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GSMA提议WRC-15新增用于全球性移动通信的四大新频段》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28),对于这些,就可以仍用广播网络传输,而对于其他冷门的电视频道,则仅在用户发起观看请求时,才以单播的方式传输,从而就可以“释放”出大量的频谱。当然,背后还涉及到一些新的无线频谱管理技术)。
 
该份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基于以上五点原则,考量了各种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技术之后,我们最终选择了两种技术来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1)现有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平台HPHT(High Power High Tower,高功率、高塔发射)的演进;(2)现有移动通信网络基础设施LPLT(Low Power Low Tower,低功率、低塔发射/接收)的演进。图2所示为相关解决方案中,无线频谱的可能使用方式。
2  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解决方案
(笔者注:其中的DVB是全球范围内的四大数字电视标准之一。实际上,不止DVB可以有本图中的解决方案,其他类型的数字电视也正在向这种解决方案演进。)
编译自欧盟委员会于20141215日发布了的研究报告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broadcast-broadband convergence and its impact on spectrum and network use
 
相关解决方案之中,在470~698 MHz频段范围内,均有两个用于下行的物理频段划分:
 
(1)广播网络下行频段。这一频段主要用于以“广播”方式传输直播电视频道。在这一频段之中,可能部署:①现有的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及其演进;②4G电视广播网络(对此,该份研究报告还专门作了注解:移动通信国际标准组织3GPP(第三代移动通信合作伙伴计划)将研发相关的4G电视广播标准,通过增大循环前缀的长度(笔者注:这涉及到单频组网的问题)、载波仅用于下行传输等技术手段,来面向偏远地区免费提供直播电视节目覆盖)。
 
(2)单播下行频段。这一频段主要用于4G LTE网络。
 
而作为上述两大类下行频段的(重要)补充,单播上行链路将可部署于470~698 MHz频段的高端物理频段或者之外的更高频段(例如,900 MHz频段中的某个频段),具体地,取决于未来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各种商业模式。
 
两种解决方案之中,DVB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平台相比于4G电视广播平台具有以下的两大显著优势:
 
(1)不会电视接收机/设备的升级成本;
 
(2)相比于4G电视广播网络,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的频谱利用效率潜在地更高(前者的数值可超过3.5 bps/Hz,后者的数值可超过2 bps/Hz)。从而,这就使得向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迁移更为容易,无线频谱的释放量也得到了增大(笔者注:即可以节约出更多的无线频谱资源用于4G LTE单播)。
 
另一方面,两种解决方案之中,4G电视广播平台相比于DVB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平台具有以下的三大显著优势:
 
(1)4G电视广播是一种单一的技术(笔者注:此处“单一的技术”之意为:4G电视广播是4G LTE系统的一部分),这意味着,网络的总体拥有成本将会更低、用户终端设备的成本也将会更低(笔者注:因为不再需要是集成有广播网络接收功能的双模终端,而且还考虑到规模经济效益);
 
(2)单一的技术意味着,对于广播/宽带集成服务的处理需求将会不再那么大;
 
(3)按照市场需求的变化来重新指配用于广播网络的无线频谱以及用户(移动)宽带网络的无线频谱将会更容易(笔者注:这种重新指配需要实时、智能、动态、自动地进行,如采取经典广播网络与无线移动宽带通信网络相融合的平台,则需额外研发并部署智能引擎系统,而如果采取4G电视广播系统,则无需)。
7、向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迁移(所面临的挑战)
(视听内容的传输,由现有相互分离的传统平台)向LPLT融合型平台的迁移,尚存在以下四大挑战:
 
1)考虑到以下的三点因素,2025年之前,在很多的(欧盟)成员国,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部署是不大可能得到实现的:
 
(1)将700 MHz频段(重新指配给)移动通信(行业)使用的需求;
 
(2)在绝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将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所采用的标准)由DVB-T转换为DVB-T2的需求;
 
(3)部署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之前,为PMSE(Programme Making and Special Events,节目制作与特殊活动)音频业务指配可永久使用的无线频段的需求。
 
2)需要深入研究适用于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SFNs(单频网络。该研究报告对此作了特别注解:此处的“单频网络”指的是相邻地区以相同的频率传输不同内容的单频组网模式)机制。
 
3)在转换期间,需要安排同播频谱,以确保传统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与新兴的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网络同时地广播相同内容(笔者注:这种转换期必将会持续多年)。对于那些地面数字电视广播频道数量多而且不会有明显下降的(欧盟)成员国,也许不可能指配出(用于)同播(的无线)频谱。
 
4)对于边境(地区)(无线电视广播信号的)干扰问题——尤其是那些首先转换至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欧盟)成员国,需要得到大力的解决。
 
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我们在相关的成本效益分析之中,作出了这样一个假设:在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网络之中,使用相同无线信道的地区单频网络SFN(的组网)是可以实现的,而且在其中,4G电视广播网络的无线频谱效率为2 bps/Hz、而DVB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的无线频谱效率为3.5 bps/Hz。基于这一假设,我们所得出的结论是,于470~694 MHz频段,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可以“释放”出的无线频谱资源将具有(总共)110~170 MHz的物理带宽。
8、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成本与(经济)效益
该研究报告指出,为了评估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可行性,我们对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与以下两种极端情况于增量成本与增量(经济)效益的净现值方面进行了比较:
 
(1)低于700 MHz频点的频段(笔者注:从该研究报告的上文看来,此次所具体指的应为470~694 MHz频段)仅仅被指配给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使用(而不将其中的某些频段重新指配给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使用)。
 
(2)广播商/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运营商与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相互之间进行商务合作,通过各自已有的网络,(向终端用户)提供广播/宽带融合型服务。
 
该研究报告第5部分“广播/宽带融合服务的发展”中述及了(视听内容传输)融合型平台的很多效益,但是,它们本身并非增量效益。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最为主要的增量效益是,其将低于700 MHz频点的频段(笔者注:从该研究报告的上文看来,此次所具体指的应为470~694 MHz频段)“释放”出来,重新指配给单播的移动下行链路(笔者注:意即移动通信网络单播方式的下行传输信道)使用。目前,对于这种无线频谱“释放”(将产生的)价值,仍然是不确定的。对此,我们考虑了一个数值范围:每单位带宽(MHz)0.1欧元~0.4欧元。假设某个(欧盟)成员国的人口总数为2000万、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内250人,(则所得出的相关研究结论是,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增量效益的NPV(Net Present Value,净现值)将达到2.65亿欧元~8.85亿欧元。(此外,)通过在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内简便地整合广播(网络)与(移动)宽带(网络)的功能,还可产生出额外的增量效益。但是,目前还没有(相关)证据表明,这些增量效益将是巨大的。对于一个融合型的(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其增量成本主要表现在以下的三个方面:
 
(1)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网络的部署/建设成本以及运营维护成本(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的运维成本比较小)。
 
(2)确保终端用户可以使用(由)新的(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所提供的服务)的转换成本:一是更换接收机终端(部署4G电视广播网络时的情况),二是重新调整接收天线(的极化、指向、高度等)。
 
(3)由“释放”同播频谱以及处理边境(电视信号)干扰问题所产生的过渡成本。
 
在哪些情况之下,增量效益会超过增量成本?
 
OTT TV/IPTV效益所产生的影响
下限值
中点值
上限值
核心方案(4G电视广播
地面数字电视广播
电视频道数量少(总的传输码率为60 Mbps)
电视频道数量多(总的传输码率为180 Mbps)
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在2014年的家庭渗透率为10%
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在2014年的家庭渗透率为70%
该研究报告对此处的“4G电视广播作了注解:我们假设4G电视广播仅支持客厅大屏电视机接入,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在2014年的家庭渗透率为40%,数字电视节目的总码率为120 Mbps
编译自欧盟委员会于20141215日发布了的研究报告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broadcast-broadband convergence and its impact on spectrum and network use
 
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的结论:
 
(1)如果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增量效益(数值大小)位于我们对于相关平台的增量效益预估数值范围的底部(笔者注:根据本文第8部分的第四自然段,这一数值大致在2.65亿欧元),则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就不具备经济可行性。
 
(2)如果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增量效益(数值大小)位于我们对于相关平台的增量效益预估数值范围的顶部(笔者注:根据本文第8部分的第四自然段,这一数值大致在8.85亿欧元),则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就具备很大的经济可行性。
 
(3)如果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增量效益(数值大小)位于我们对于相关平台的增量效益预估数值范围的中部(笔者注:根据本文第8部分的第四自然段,这一数值大致在(2.65+8.85)÷2=5.75亿欧元),则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可行性就不大明确,有以下的两点讨论:
 
①如果由于OTT TV/IPTV的快速发展使得到2030年的时候,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的用户锐减70%,那么,在所有的情况之下,在我们所假设的(欧盟)成员国(笔者注:可查阅本文第8部分的第四自然段),(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是能够产生净增量效益的;
 
②如果OTT TV/IPTV的快速发展所产生的影响较低,使得到2030年的时候,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的用户仅减少10%,那么,仅在那些目前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市场占有率低或者电视频道数量少的(欧盟)成员国,(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才能够产生净增量效益。
 
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显然,并非所有的(欧盟)成员国都符合我们所假设的成员国情况(笔者注:可查阅本文第8部分的第四自然段),我们的敏感性分析表明,在一些小的(欧盟)成员国(比如人口总数少于两百万的国家),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可行性就会大幅地减小——但是在其他方面的情况则与所假设的成员国类似。
 
(此外,)在考量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可行性时,还将需要综合考虑到以下四个定性的问题:
 
(1)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是否能满足ICNIRP(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Non-Ionizing Radiation Protection,国际非电离辐射防护委员会)的射频辐射标准?巨幅地增加(无线)载波数量——尤其是在低于1 GHz频点的物理频段,将极大地增加(无线发射塔台)附近的禁区(笔者注:以超高功率发射无线信号时,由于辐射非常大,会对附近的人体产生较大的伤害),从而也就将会提高在城市区域部署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成本。
 
(2)(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网络可靠性(以“网络的正常运行时间”来度量)是否足够的好?我们对于来自公共领域的有限信息的分析所得出的结论是不确定的——即使有一些零星的事例表明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网络可靠性可能会较低。
 
(3)当部署了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之后,服务提供商是否会提高向广播商所收取的节目传输费用?这种情况将是可能会出现的,但是尚不确定将会产生哪些影响,而且不同的(欧盟)成员国,相关情况也可能会不同。
 
(4)当部署了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之后,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是否会更具灵活性?我们的相关分析表明,这是肯定的,如下两个方面所述:
 
①与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相比,于满足电视节目内容传输市场的演进需求方面,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可以以相对低的成本实现转型;
 
②在白天,(可以将用于)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的(部分/大部分)无线频谱“释放”出来,用于提供移动服务(笔者注:原文的本意是“单播式的移动通信网络服务”。这是因为,众多权威的统计数据都表明,人们观看电视的高峰时间是在晚间而非白天。比如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GSMA提议WRC-15新增用于全球性移动通信的四大新频段》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528)。
9、我们对于(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性评估所得出的结论
有关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经济可行性的结论尚未作出。正如该研究报告上文中的表1所述,净收益(数值)可能是正数也可能是负数。(因此,)从长远看来,如果现在就作出部署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承诺,就等于在没有任何净收益保证的情况之下对于巨大成本投入的承诺。在2025年之前,任何情况之下,部署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都是没有可行性的。这就意味着,政策制定机构目前就无需作出相关的决策,持保留意见、推迟相关的决策是明智的。
 
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可行性在目前尚不明确的这一事实,折射出(视听)市场以下的两大不确定性:
 
(1)就“释放低于700 MHz频点的物理频段的无线频谱用于移动通信用途所产生的增量价值”这一问题,目前尚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在未来的五年,700 MHz频段被拍卖之后,这种不确定性的不确定程度将会大幅地减小。
 
(2)IPTV与OTT(视听)服务的(市场)渗透率不断增大,可能会减小人们对于(传统的)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的需求。同样地,这一状况在2020年将会更加地明晰。
 
此外,还存在多个其他尚未得到解决的问题,比如:射频辐射、共用(相同)信道的单频网络SFN的可行性、网络可靠性、重新指配用于同播的无线频谱、移动通信网络宏小区的升级成本,从而增加了(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市场的不确定性。
 
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本项分析指出,当上述的市场不确定性得到了大幅的减小之后,需要对融合型平台的价值(笔者注:主要指的是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作进一步的考量(可能要在3~5年之后)。
10、相关的七大建议
1)建议一:欧盟委员会以及相关的行业应该考虑如何最佳地制定并实施(关于)视频消费(发展)的综合性措施,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各个欧盟成员国之间,相关的综合性措施还应具有一致性/可持续性。
 
如果要制定可使得欧盟未来视听服务良性发展的政策(及商业)决定,就需要纠正(目前)传统线性电视消费与(新兴)非线性视听(内容)消费不能得到一致度量的缺陷问题。
 
2)建议二:广播电视行业应该为5G(第五代移动通信)研究项目提供相关的指导。
 
目前,5G研究项目已经启动,但是目前还很少注重广播能力(笔者注:事实的确如此,可进一步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发布的《NTT DOCOMO的5G白皮书》专题、《美洲的5G白皮书》专题、《全球移动通信协会的5G白皮书》专题、《日本电波产业协会的5G白皮书》专题)。为了填补这一空白,各个5G研究项目应该研究以较低的增量成本实现(未来)5G移动通信网络具备广播能力的可行性(笔者注: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下一代媒体网络的4种解决方案解析》,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181),或者研究把现有的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集成到未来的5G移动通信多层异构网络之中的相关解决方案(该研究报告对此作了相关的注解:其中将可能包括LTE、Wi-Fi及其他类型的无线接入网络)。
 
3)建议三:相关的无线电频谱管理部门应该为PMSE音频业务确定可以长期使用的频谱——其中包括对于是否要保留部分UHF频段用于PMSE用途的决策。
 
(传统视听业务传输平台)向融合型视听业务传输平台的迁移将导致PMSE音频业务失去低于700 MHz频点以下的大多数甚至所有的可用物理频段的无线频谱。PMSE音频业务已经失去了800 MHz频段,为此,欧盟委员会确定以800 MHz频段以及1800 MHz频段的无线频谱来处理这个问题。目前,还有将1 GHz频段与2 GHz频段中的一些无线频谱用于补偿700 MHz频段的相关研究活动,但尚未形成统一意见。
 
4)建议四:广播电视行业及移动通信行业需要进一步研究部署(基于)相同(无线)信道的单频网络SFN的可行性及部署成本。
 
该研究报告指出,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可行性高度地取决于此类单频网络SFN的组网可行性。但是,美国高通公司的相关研究(具体由ATDI执行)与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相关研究则在成本与覆盖方面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在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可行性得到明确之前,需要解决这些矛盾的问题。
 
5)建议五:欧盟委员会应该发起另外一项研究:当该研究报告第9部分所述的(视听内容传输)市场不确定性得到大幅减小之后,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经济可行性。
 
“市场不确定性”意味着部署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决策尚不具备成熟的条件。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这些不确定性有望在将来的3~5年时间里得到巨幅地减小。尤其是,在将来的3~5年时间内,700 MHz频段拍卖结束,将会提供低于700 MHz频点的物理频段的价值的相关信息,而且,固定(网络)环境下的融合所产生的影响将会更加的清晰。
 
此外,除了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欧盟委员会)还应针对其他解决方案作进一步的评估考量,可能包括以下的三个方面:
 
(1)Lamy报告中所提出的灵活性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将可能包括在低于700 MHz频点的物理频段,部署4G LTE移动通信网络的单播下行传输通道与组播下行传输通道——前提是,相关系统影响到现有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及其后续演进版网络的正常运行。
 
(2)以单频网络的方式,部署地面数字电视广播HPHT网络,以“释放”出低于700 MHz频点的物理频段的无线频谱,重新指配给移动通信行业使用。
 
(3)彻底地关断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以免费的卫星直播电视以及IPTV广播(笔者注:技术实现上,实质是“组播/多播”,而非传统意义上的经典广播)的组合来代替(笔者注:这种组合应该是优势互补的,比如,前者传输全国性的电视节目,而后者传输本地的电视节目)。
 
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关于建议五,我们并非在相关的评估之前,于广播/宽带融合型业务方面,阻碍市场与技术的发展。特别地,我们提议,在实施建议五之前,先实施建议一、建议二、建议三、建议四以及随后的建议七。
 
6)建议六:如果要进一步评估,则需要解决关于CBA参数及各个技术假设的不确定性的问题。
 
相关工作可能将包括:对于LPLT网络的可靠性进行评估、对于安全的射频辐射(数值)范围进行研究、重新指配用于同播的无线频谱、研究将移动通信网络宏基站升级成为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成本问题。
 
7)建议七:从目前到执行下一轮评估考量的这个时期,广播电视行业与移动通信行业需要不断探索实践合作提供于商业方面可行的、可为终端用户提供增值服务的创新型广播与(移动)宽带融合型服务(笔者注:相关的探索实践已在进行,可查阅上海情报服务平台新近发布的《4G电视广播市场发展现状》链接为: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8189)。
 
该研究报告紧接着指出,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目前,上述相关合作的探索尝试还很少,但是,在广播商利用现有的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基础设施、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利用现有的移动通信网络基础设施提供广播与(移动)宽带融合型服务的商业可行性方面存在诸多的机遇。相关融合型服务的任何进展都将可能使得在未来,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被重新评估,并导致相关结果有着重大的改变。
 
如果建议五中所提议的审查最终导致了部署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决策,那么,在未来,尚需完成以下的四项工作:
 
(1)4G电视广播标准的(进一步)完善。
 
(2)审查关于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平台的国家管制条例。例如那些关于UHF无线频谱使用及需要广播商部署地面数字电视广播网络的在技术方面、覆盖方面以及其他方面的限制。
 
(3)发展相关的商业模式以及授权模式(笔者注:通过发放商用牌照的方式来授权),以决定哪个机构可以在哪个/哪些物理频段运营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以及政府部门将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
 
(4)(面向未来的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发展必要的频谱管理机制以及频率协调机制——比如:为现有运营商作波段规划与安排、单方/多方的频谱协调安排。
11、欧盟的承诺
该研究报告指出,假设下一轮的相关评估得出“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是使用低于700 MHz频点的无线频谱的最佳解决方案”这一结论,那么,欧盟委员会就将紧接着考虑自己以及其他欧盟机构与组织在促进传统视听内容传输平台向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迁移中所扮演的角色问题。在定义此类角色的过程之中,需要综合考虑到以下的三点因素:
 
(1)于无线频谱协调及“释放”、设备生产、欧盟范围内的服务提供这三大方面,欧盟关于迁移至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承诺将会产生巨大的效益。
 
(2)目前,在不同的(欧盟)成员国,已经存在各种各样的视听市场环境。这种多样性就意味着,欧盟关于迁移至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承诺可能将会使得各成员国之间产生赢家与输家——即使从总体上看来,相关迁移会创造出净收益。
 
(3)目前尚不清楚欧盟关于迁移至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承诺对于最终建立视听业务消费统一市场的助力会有多大。欧盟的相关承诺需要保证其公民在欧盟范围内通过各类便携式终端设备消费融合型的视听内容服务。但是,国家内容版权问题将仍是某个欧盟成员国的用户通过OTT“节目重温”方式漫游观看另一欧盟成员国相关视听内容的限制因素。
 
该研究报告最后指出:“迄今为止,尚无迹象表明,(如果)欧盟作出迁移传统视听内容传输平台至LPLT融合型视听内容传输平台的决策,则在相关的行业政策方面就将领先于全球。而且,很少有证据表明,全球其他地区有部署融合型视听业务传输平台的意向。”
 
本文参考文献:
 
[1] EC.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broadcast-broadband convergence and its impact on spectrum and network use [EB/OL].
http://ec.europa.eu/information_society/newsroom/image/smart-20130014_summary-en-v002_8219.pdf,  2014-12-15.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