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信息产业

全球4G移动通信生态系统发展现状

【笔者注】: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把5G移动通信系统的研发上升为国家战略,由此,全球范围内,未来的5G已经成为各国争夺信息通信领域制高点的重要“抓手”。但是,要想增加在全球第五代移动通信系统(5G)发展中的话语权,就需要加快抢占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4G)创新的制高点——正如EU(欧盟)负责数字议程的主席Günther Oettinger委员在MWC 2015(2015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所提及的那样“要引领全球5G的发展,就需要成为4G移动通信时代的引领者”。那么,及时获知全球4G移动通信系统的最新发展现状就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此大背景之下,本文结合、对比、综合全球移动通信协会、全球移动通信设备供应商协会以及工业与信息化部最新发布的相关数据,对此问题进行总结、阐述与解析。
 
1、截至目前,4G移动通信网络的地区及国家竞争力总体情况
 
根据本文参考文献[1],目前,全球范围内,3G移动通信在很多市场已经都具有泛在的网络覆盖,而4G移动通信网络正以更快的速度得到部署——3G移动通信网络用了十年的时间获得50%的全球人口覆盖率;而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预计4G移动通信网络将只用八年的时间即可获得50%的全球人口覆盖率(具体时间节点将在2017年)。全球移动通信协会新近所发布的相关预测数据显示:3G移动通信网络的人口覆盖率将从目前的70%上升至2020年的80%强;4G移动通信网络的人口覆盖率将从目前的25%上升至2020年的60%强。全球范围内,自从2001年第一张3G/WCDMA网络得到商用部署、2009年第一张4G/LTE网络得到商用部署,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使用移动宽带网络,而且所能获得的下行无线接入速率也越来越大。而根据本文参考文献[2],全球范围之内,移动通信网络向4G的迁移部署正在快速地进行,但相关进程依赖于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及时地获得优质的无线频谱资源。
1  2009~2020年,3G4G移动通信网络的全球人口覆盖率
编译自全球移动通信协会在《MWC 20152015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第二天日报》(由大会主办方——全球移动通信协会编辑出版)第36页的Mobile broadband
reach expanding globally一文
 
截至2015年元月末,全球正式实现规模商用的4G移动通信网络达到了352个(与去年同期相比,新增了88个),至此,全球超过一半的国家或地区(一共为124个)实现了每个国家或地区都有一个4G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此外,2014年年末,全球4G移动通信连接数总量相比2013年年末的不止翻了一番——前者的数值大约为5亿(具体数值为4.9亿),而后者的数值为两亿。
 
截至2014年年末,4G移动连接数占到了全球移动连接总数(注:其中不包括基于移动通信网络的M2M物联网)的7%(笔者注:2014年年末,后者的具体数值为:4.9亿÷7%=70亿)——而在2013年年末,相关的比例数值仅为3%。依此发展速度,全球移动通信协会预计:截至2015年年末,相关的比例数值将会超过10%;到2020年,相关的比例数值将会超过30%。
 
全球范围内,截至2015年元月末:欧洲的4G移动通信网络数量最多,超过全球已商用4G移动通信网络总数的30%——108个(笔者注:可结合上文的相关数据计算出具体的比例数值为:(108÷352)×100%≈30.68%);其次是亚太地区——66个(笔者注:可结合上文的相关数据计算出相关的比例数值为:(66÷352)×100%=18.75%);接下来分别是拉美地区——55个、北美地区——47个。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移动互联网发展最为充分的地区,亚太和北美表现得很好。虽然亚太地区的4G移动通信网络数量仅占全球已商用4G移动通信网络总数的六分之一(笔者注:根据上文中的相关计算,具体的比例数值为18.75%),但是其4G移动通信连接数却几乎占到了全球4G移动通信连接总数的一半(具体数值为47%)——主要是由于亚太地区的中国(大陆地区)、韩国与日本有着很大的4G移动通信市场体量,而且预计未来的4G移动通信市场发展潜力仍然巨大。其次,在北美地区,4G移动通信连接数占全球4G移动通信连接总数的比例大约为三分之一(具体数值为32%),但由于人口总量有限,北美地区的移动通信市场已趋于饱和,再难有大的增长。经济危机、移动通信虚拟运营很成熟等原因造成欧洲市场对各类新型移动通信应用需求低迷,2G移动通信发展最好的欧洲在3G/4G移动通信时代出人意料地衰落为“后进地区”,在4G移动通信网络数量最多的欧洲,其4G移动通信连接数占全球4G移动通信连接总数的比例仅为14%(截至2014年年末的数据)。
 
而根据本文参考文献[1],截至2014年年底,发达经济体的4G移动通信网络人口覆盖率已经超过了80%,而发展中国家的4G移动通信网络人口覆盖率仅刚好超过10%。全球移动通信协会预计,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拉美地区以及亚太地区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将会成为推动全球4G移动通信网络发展最为强大的力量。
 
中国大陆地区的4G移动通信迅速发展。2014年,主要由于中国大陆地区最大、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大力发展4G移动通信,亚太地区的4G移动通信市场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2014年,全球新增的4G移动通信连接数之中,30%都是来自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自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于2013年12月正式商用TD-LTE以来,其就非常快速地推进了4G移动通信网络的部署——截至2014年第二季度末,一共部署了41万个TD-LTE基站(笔者注:根据本文参考文献[3],工信部电信管理局2015年02月27日发布统计数据,截至2014年年底,国内TD-LTE网络已经实现了全国绝大部分城市、县城的连续覆盖,发达乡镇、农村的数据业务热点覆盖,建成TD-LTE基站75.8万个,发展速度超出行业预期),并于终端及通信资费两个关键方面大大发力来发展用户——截至2014年年末,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的4G移动通信用户达到了9000万(笔者注:根据本文参考文献[4],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2015年01月20日发布统计数据,2014年,国内4G移动通信用户数新增9728.4万户,总数达到9728.4万户——从而可以看出,截至2014年年末,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的4G移动通信用户总数为:9728.4万户-9000万户=728.4万户),从而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4G移动通信运营商(笔者注:这是从用户数方面而言的)。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全球移动通信协会预计,到了2015年年末,中国的4G移动通信用户总数将会达到3亿——届时,将会远远超过美国的4G移动通信用户总数(笔者注:根据本文参考文献[5],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2015年02月16日发布统计数据,2015年元月,国内4G移动通信用户数新增2058.9万户,总数达到1.18亿户。此外,根据本文参考文献[6],工信部电信管理局于2015年02月27日向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和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发放“LTE/第四代数字蜂窝移动通信业务(LTE FDD)”经营许可——由此,我们可预计,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将加大4G融合网络建设力度,将进一步带动4G手机终端市场的蓬勃发展,将进一步推动4G资费水平降低,从而实现国内4G移动通信用户总数的大增长。而工信部在本文参考文献[3]之中指出“发放LTE FDD牌照,推动4G技术在我国融合发展,有利于发挥国内市场的规模效应,带动全球4G产业融合发展,促进信息消费并拉动投资增长,加快我国产业抢占国际4G创新的制高点,并增加我国在全球第五代移动通信系统(5G)发展中的话语权”由此,并结合本自然段上文的相关内容,我们可预计:中国即将成为全球最大4G移动通信市场,这将为我国构建在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的领导地位提供难得机遇:中国4G移动市场的崛起必将改变全球移动通信乃至ICT产业的格局,使我国居于全球4G技术和应用创新的核心)。
 
在作为衡量4G移动通信网络部署程度的最相关/最重要的指标——4G移动通信连接数占移动通信连接总数的比例方面,截至2014年年底,韩国是领先于全球的——在韩国,4G移动通信连接数占该国移动通信连接总数的比例大约为三分之二。接下来分别是:美国(相关的比例数值为45%)、日本(相关的比例数值为42%)以及澳大利亚(相关的比例数值为38%)。相比于其他国家/地区,这些国家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很早就获得了政府通信监管部门的4G移动通信频谱指配。在4G移动通信发展进程最快的全球前十大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之中,韩国就占到了三家,分别为:LG Uplus(截至2014年年底,其4G移动通信用户数量占其移动通信用户总数的比例数值为79%)、韩国电信KT(截至2014年年底,其4G移动通信用户数量占其移动通信用户总数的比例数值为60%)以及SK电讯(截至2014年年底,其4G移动通信用户数量占其移动通信用户总数的比例数值为59%),由于韩国国土面积小,这三家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很快就实现了其4G移动通信网络的全国性覆盖。
 
24G移动通信系统的无线频谱资源现状及发展趋势
 
1)应为已有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指配优质的4G物理频段
 
在全球范围内, 4G移动通信网络逐渐从热点、浅层覆盖走向广域、深度覆盖,这就使得现有的无线频谱资源根本难以满足长期、健康、全球化大发展的需要。因此,4G移动通信对更多新的无线频谱资源的需求仍然是巨大的。
 
本文参考文献[7]指出,各国政府的通信监管部门应该确保为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分配足够数量的无线频谱资源以及适当的单信道带宽,以使其为广大用户提供所需的QoS(Quality of Service,服务质量)保障。从移动通信的发展历史看来,每一代新的移动通信系统都以更大的单信道带宽以及更高的无线频谱资源利用效率来提供更快的无线接入速率——这就意味着,每一代新的移动通信系统都需要相比上一代系统更多的无线频谱资源,从而需要得到新的授权型频谱的指配。例如:2G移动通信系统的单个物理信道带宽是0.2 MHz;3G移动通信系统的单个物理信道带宽是5 MHz;4G LTE移动通信系统的单个物理信道带宽是1.4 MHz~20 MHz(带宽数值越大,所能获得的无线接入速率就越大)。载波聚合技术的商用部署进一步地提高了4G移动通信系统所能提供的无线接入峰值速率。各国政府通信监管部门把4G移动通信看作争抢ICT(信息通信技术)科技和产业制高点的重要战场,积极为其指配优质、足量的无线频谱资源。
 
而本文参考文献[2]则进一步地指出,全球范围内,4G移动通信成熟市场的发展经验表明,4G移动通信业务获得良好发展的首要前提在于4G移动通信覆盖网络的建设——于是,其中涉及到的最为关键的影响因素就是用于4G移动通信的无线频谱资源指配的窗口/时间、频谱类型(笔者注:所在的具体物理频段)、丰富程度。韩国、美国、日本以及澳大利亚在商用4G移动通信网络的初期,均获得了所在国家政府通信监管部门大力的无线频谱资源指配支持。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在欧洲,由于各国政府通信监管部门给4G移动通信网络指配无线频谱资源的进程较慢,整体上,欧洲的4G移动通信落后于其他地区——截至2014年年底,4G移动通信连接数占移动通信连接总数的比例仅为10%。此外,获得指配的用于4G移动通信网络的无线频谱资源在哪个具体的物理频段也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即使美国4G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力度非常大,但是由于在三年前获得了具有优良射频传播特性的700 MHz频段,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Verizon Wireless的4G移动通信网络在目前的人口覆盖率已经高达97%。
截止2015年元月底,全球各地区用于部署4G移动通信网络的频段分布
编译自全球移动通信协会在《MWC 20152015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第一天日报》(由大会主办方——全球移动通信协会编辑出版)第36页的One in ten mobile connections running on 4G by year-end一文
 
此外,本文参考文献[2]还指出,目前,全球范围内,用于4G移动通信网络部署的所有物理频段之中,有13个频段缺乏全球协调。数字红利频段(即700 MHz频段与800 MHz频段)、重耕的1800 MHz频段、IMT(国际移动通信)扩展频段(2.6 GHz频段)于地区级别的频谱协调方面取得了较大的进展,成为主流频段——目前,全球有四分之三的4G商用移动通信网络(笔者注:结合上文中的相关数据,其个数为352÷75%=264个)运行于这三类频段。
其中,1.8GHz频段是截至目前,采用运营商最多、国际漫游能力最强的4G移动通信频段——其在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以及德国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用于LTE FDD制式的移动通信网络部署。
 
此外,笔者还进一步查阅了全球移动通信设备供应商协会于2015年2月16日在本文参考文献[8]中所发布的与4G移动通信频段有关的最新数据,编译为下文的表1与表2:
 
全球LTE FDD网络所采用的频段及所对应的终端款数
 
物理频段
对应的终端款数
1800 MHz的band 3
1141款
2600 MHz的band 7
1022款
2100 MHz的band 1
844款
800 MHz的band 20
605款
AWS频段的band 4
551款
800/1800/2600 MHz三波段
538款
700 MHz的band 12或band 17
499款
850 MHz的band 5
486款
900 MHz的band 8
486款
700 MHz的band 13
374款
1900 MHz的band 2
347款
1900 MHz的band 25
145款
APT 700的band 28
76款
编译自全球移动通信设备供应商协会于2015216日发布的REPORT: Status of the LTE Ecosystem——《全球LTE生态系统发展现状报告》
 
全球TD-LTE网络所采用的频段及所对应的终端款数
 
物理频段
对应的终端款数
2300 MHz的band 40
696款
2600 MHz的band 38
606款
1900 MHz的band 39
514款
2600 MHz的band 41
457款
3500 MHz的band 42以及band 43
26款
编译自全球移动通信设备供应商协会于2015216日发布的REPORT: Status of the LTE Ecosystem——《全球LTE生态系统发展现状报告》
 
结合上文中的图2,我们可以从表1看出这样一个趋势:全球范围内,具有优良射频传播特性、可实现良好网络覆盖与低成本组网的1 GHz频点以下低频段已成为4G移动通信系统发展最重要的无线频率资源之一,而且被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作为最重要的4G移动通信网络广覆盖的基础频段。另外,2G移动通信频谱的重耕也成为4G移动通信获得低频段无线频谱资源的一个重要途径。全球范围内,2G移动通信用户已经连续出现了负增长(比如,根据本文参考文献[4],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2015年01月20日发布统计数据:2014年,2G移动电话用户减少1.24亿户,是上年净减数的2.4倍,占移动电话用户的比重由上年的67.3%下降至54.7%;根据本文参考文献[5],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2015年02月16日发布统计数据:2015年1月期间,移动电话用户结构加速升级,2G移动通信用户加速向4G移动通信用户升级转换趋势),这就为2G移动通信频谱的重耕创造了有利条件。通过4G移动通信网络高速率、低资费的优势分流一部分2G移动通信用户或数据负载,就可以挤出少量2G频谱,部署较小带宽(如5MHz)的4G移动通信网络。而4G移动通信系统得以在低频段部署后,就可以显著地改善4G移动通信系统覆盖与服务质量,从而更好地吸引2G、3G用户升级到4G,加速2G网络负载的分流,腾出更多的2G频谱,进而实现低频段4G移动通信网络的扩容, 4G移动通信网络的竞争力就将进一步增强。因此,对于后发国家而言,随着4G移动通信用户的快速增长,未来也可以考虑提高无线频谱资源指配的灵活性,根据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2G频谱资源现状,并紧密协调产业,开展相关频段的产品研发与产业化工作,逐步开展2G网络的平滑重耕,实现1 GHz以下的4G移动通信网络部署。
 
此外,我们从表2可以看出,全球范围之内,目前,TD-LTE网络被集中部署于2300 MHz频段以及2600 MHz频段,新的3500 MHz频段也已开始得到指配并被应用于TD-LTE网络的商用部署(笔者注:这是因为,基于3500 MHz频段的TD-LTE网络具有以下五大显著优势:
 
(1)超高速率。基于3500 MHz频段的TD-LTE网络可充分利用高频段、中/小覆盖半径、大带宽、低移动性、富散射环境等部署特点,优化移动通信无线接入技术的传输性能,支持更好的干扰管理,降低系统设计开销,获得不低于802.11ac/ad的系统峰值速率(比如3 Gbit/s)和频谱效率。
 
(2)超低成本。基于3500 MHz频段的TD-LTE无线接入设备的体积和功耗接近Wi-Fi设备,具有较低的制造成本、较小的体积。而由于未来基于3500 MHz频段的TD-LTE网络节点数量众多,普通家庭用户并不具备设备维护的能力,网络节点需要进一步简化设备安装和配置过程,降低网络运营与维护的复杂度及成本。
 
(3)可管可控。基于3500 MHz频段的TD-LTE网络支持增强型网管特性、支持在任何移动通信网络回程条件下对网络设备的可管可控、支持针对终端行为和终端业务的可管可控。
 
(4)可以后向兼容。基于3500 MHz频段的TD-LTE网络在设计上,尽量维持了现有的LTE/SAE设计,从而,现有版本LTE终端能够接入到新的系统。
 
(5)可实现灵活的网络组网。在运营商部署和用户部署的两种场景下,基于3500 MHz频段的TD-LTE网络均需接入到移动通信核心网,并能够实现独立组网、数据连接、移动性管理以及干扰协调等功能。)
 
此外,综合上文的表1及表2,我们还可以看出:全球范围之内,低频段已经成为4G移动通信最重要的无线频谱资源之一,亚洲APT700频段的LTE网络商用进展顺利。
 
2)在为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指配4G物理频段方面,政府通信监管部门应谨慎
 
当下,无线频谱资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积极部署4G移动通信系统的动因之一就是为了获得与4G移动通信技术相应的新的频谱资源。本文参考文献[7]指出,在一些国家,政府的通信监管部门保留了一部分的无线频谱资源,用以在将来将其指配给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使用——实际上,这导致了对于无线频谱资源的低效使用。例如,在文莱于2009年进行的一次AWS频段拍卖之中,三个主流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被禁止参与竞拍,两个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最终获得了相关频段的使用权,结果导致如此宝贵的频谱资源仅能被很一小部分用户使用。
 
各国政府的通信监管部门常常为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指配优质的无线频谱资源,以此来增大所在国家的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活力。但是,全球移动通信协会的最新市场研究结果表明,2010年以来新增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并未能影响到其所在国家的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架构/格局——相反地,新增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市场扩展取决于多种主要因素,而且还具有这样一种趋势:政府通信监管部门的监管架构并不能起到助力的作用。
 
一旦政府或通信监管部门要在本国的移动通信市场引入一家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其一般会采取一系列措施来放宽准入条件,比如:指配优质的频谱资源;采用无线频谱资源“封顶”策略;为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指定网络覆盖区域;强制现有的各个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与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进行基础设施共享,并进行漫游。
 
然而,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是否能最终改变其所在国家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格局,取决于多个因素。如图3所示:最近的相关数据显示,大多数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都很难在激烈的移动通信市场之中找到立脚之地;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进入时,“已有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数量”是其能否在后续获得一定的移动通信市场份额的一个关键的影响因素。
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从刚进入移动通信市场到26个季度的时间里,所占的市场份额平均值(由全球移动通信协会跟踪整理)
编译自全球移动通信协会在《MWC 20152015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第三天日报》(由大会主办方——全球移动通信协会编辑出版)第12页的Spectrum for new entrants: lessons learned一文
 
从2010年第一季度到2015年元月末,全球范围内,一共有62家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进入到48个移动通信市场。如果我们对其中市场拓展获得成功的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进行经验总结,就会发现:其刚进入移动通信市场时,其中已有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数量对此方面具有很重要的影响——上述的62家之中,有24家所进入的是其时仅有三个或更少的已有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通信市场(最终,其中的7家成功地打破了原有移动通信市场的垄断现状),而其余的38家所进入的是其时有四个或更多的已有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通信市场。
 
从图3还可以看出,那些进入仅有一家已有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在后续的市场发展之中,表现得最好——历时26个季度(六年半)的时间,其市场占有率(移动连接数在总连接数之中的占比)平均达到了21%。而随着移动通信市场中,已有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数量的增加,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所能获得的市场效益呈现出急剧下降的态势——那些进入有两家已有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在后续的市场发展之中,历时26个季度(六年半)的时间,其市场占有率的平均数值为14%;那些进入有三家已有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在后续的市场发展之中,历时26个季度(六年半)的时间,其市场占有率的平均数值为10%;那些进入有四家及以上已有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新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在后续的市场发展之中,历时26个季度(六年半)的时间,其市场占有率的平均数值低于(含)5%。
 
3、全球4G移动通信终端的发展现状
 
根据本文参考文献[8],在全球范围内,4G移动通信终端迅速走向成熟。目前,全球一共有275家移动通信终端设备供应商(较2014年元月末新增了132家)推出了2646款LTE终端,较2014年元月末新增了1275款(历年来的增长情况具体如图4所示)。其中,智能手机1395款、路由器(包括个人随身热点)612款、USB调制解调器/上网卡193款、模块166款、平板电脑224款、笔记本电脑/上网本37款、PC卡1款、家庭基站13款、智能相机5款。
全球LTE用户终端款数的增长情况
编译自全球移动通信设备供应商协会于2015216日发布的REPORT: Status of the LTE Ecosystem——《全球LTE生态系统发展现状报告》
 
而其中,虽然大多数终端仅支持LTE FDD制式,但是可以支持TD-LTE制式的移动通信终端数量有着强劲的增长态势:目前,有969款移动通信终端支持TD-LTE制式,占总量的比例数值为37%(笔者注:(969÷2646)×100%≈37%)——而2014年10月末,相关的比例数值则为29%[8]。此外,目前:969款支持TD-LTE制式的移动通信终端之中,智能手机544款、路由器(包括个人随身热点)259款、USB调制解调器/上网卡86款、模块38款、平板电脑33款、家庭基站6款、智能相机3款[8]
 
笔者注:截至目前,能够运行于各个物理频段的4G(此处的4G主要包括LTE FDD以及TD-LTE这两种制式)移动通信终端的款数,可查阅上文之中的表1与表2。)
 
而目前的2646款4G移动通信终端之中,有88%可以支持3G移动通信网络回落,具体的情况为:①有1807款4G移动通信终端可运行于HSPA、 HSPA+或者DC-HSPA+制式的3G移动通信网络;②有952款4G移动通信终端可运行于DC-HSPA+制式的3G移动通信网络;③有532款4G移动通信终端可运行于EV-DO制式的3G移动通信网络;④有461款4G移动通信终端可运行于TD-SCDMA制式的3G移动通信网络。另外:①有98.3%的4G智能手机是多模的,有36.2%的4G智能手机可运行于DC-HSPA+制式的3G移动通信网络;②有94.6%的4G平板电脑是多模的,有31.7%的4G平板电脑可运行于DC-HSPA+制式的3G移动通信网络[8]。(笔者注:①本自然段的数据可以从侧面反映出:VoLTE的发展进程严重地落后于预期。长远看来,VoLTE是4G移动通信运营商的统一发展趋势,但是从移动通信运营商发展VoLTE的动机(主要包括应对OTT与“管道化”挑战、提高语音通信服务质量、加速向4G单一网络演进、加速2G/3G频谱重耕以获得更多低频段的FDD频率等)分析可以判断:在短期内,不同移动通信运营商仍将根据其各自需求对VoLTE抱持差异化的发展态度,在全球范围内,VoLTE将与电路域语音通信长期共存;②结合本自然段以及上一自然段的内容以及表1与表2,我们可以看出:对于4G移动通信终端,“多模、多频”仍然是近期的核心需求与发展重点,移动通信2G/3G/LTE等多制式将长期并存,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通信制式的多样化以及物理频段组合的多样化也将会长期存在。)
 
Category 4(类型四)移动通信终端方面。此类4G移动通信终端可增强用户的移动通信网络使用体验——上、下行的峰值数据速率可分别达到50 Mbps以及150 Mbps。一些国家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已经正式商用或者正在商用此类终端。目前,全球范围内,Category 4(类型四)移动通信终端的总款数为696[8]
 
Category 6(类型六)移动通信终端方面。LTE-Advanced的商用部署是目前全球移动通信业界的主流趋势(LTE-Advanced是由一系列基于LTE的增强技术构成的,包括载波聚合、增强多天线、多点协作传输、中继、下行控制信道增强、物联网优化、终端直通、垂直波束赋形、基于LTE的热点增强等)。众多的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开始升级LTE网络以提升系统容量和传输速率,2014年,LTE-Advanced网络部署获得全球性进展。其采用载波聚合技术使用40 MHz的成对频谱,以所对应的Category 6(类型六)移动通信终端可以获得300 Mbps的下行的峰值数据速率——目前,全球范围内,Category 6(类型六)移动通信终端的总款数为27,而且,其中主要是无线路由器、Mi-Fi设备以及智能手机[8]
 
VoLTE移动通信终端方面。VoLTE是移动通信运营商4G语音的终极解决方案。通过IMS系统的控制,VoLTE解决方案可以提供和电路域性能相当的语音业务及其补充业务,包括号码显示、呼叫转移、呼叫等待、会议电话等。VoLTE是全IP条件下端到端的语音解决方案,涉及终端、无线、PS、IMS、CS各技术域,旨在替代电路域话音,因此实现复杂:EPS采用专门的IMS APN来提供语音业务,为信令和语音数据使用特定QCI的“承载”,从而保障给语音业务较高的QoS。IMS系统IMS域主要完成CSCF呼叫控制等功能。通常还需要PCC架构实现用户业务QoS控制以及计费策略的控制。目前,VoLTE移动通信终端的总款数为186款,全部为4G智能手机,包括苹果、Asus、富士通、华为、LG、Motorola、Pantech、三星、夏普以及索尼移动等在内的主流的终端设备供应商都有VoLTE移动通信终端的生产[8]
 
APT700终端方面。目前,已有13家主流的移动通信终端厂商(Acer、苹果、Asus、Foxconn/InFocus、Fujitsu、HTC、华为、LG、Motorola、三星、索尼移动、TCL/Alcatel以及中兴)推出了76款APT700终端,其中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用户驻地设备以及Mi-Fi热点等[8]
 
参考文献:
 
[1] Andrey Voltornist. Mobile broadband reach expanding globally[EB/OL].
http://mday.mobileworldlive.com/MobileWorldDaily/2015/Day2/index.html, 2015-03-03.
 
[2] Calum Dewar. One in ten mobile connections running on 4G by year-end[EB/OL].
http://mday.mobileworldlive.com/MobileWorldDaily/2015/Day1/index.html, 2015-03-02.
 
[3] 工信部电信管理局. 工业和信息化部解读LTE FDD业务经营许可发放[EB/OL].
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32/n11293907/n11368223/16471635.html, 2015-02-27.
 
[4] 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 2014年通信运营业统计公报[EB/OL].
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32/n11294132/n12858447/16414615.html,
2015-01-20.
 
[5] 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 2015年1月份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EB/OL].
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32/n11294132/n12858447/16471274.html, 2015-02-16.
 
[6] 工信部电信管理局. 电信和联通获LTE FDD业务经营许可[EB/OL].
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32/n11293907/n11368223/16471641.html, 2015-02-27.
 
[7] Dennisa Nichiforov-Chuang. Spectrum for new entrants: lessons learned[EB/OL].
http://mday.mobileworldlive.com/MobileWorldDaily/2015/Day3/index.html, 2015-03-04.
 
[8] Global mobile Suppliers Association. REPORT: Status of the LTE Ecosystem[EB/OL].
http://www.gsacom.com/downloads/pdf/GSA_lte_ecosystem_report_160215.php4, 2015-02-16.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