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ISTIS视点

国内外图书馆储备书库发展现状及若干建设思路

供稿人:赵晓勤  供稿时间:2015-7-23   关键字:图书馆  储备书库  
根据美国著名科学家D.普赖斯(Derek John de Solla Price)的文献指数增长律和逻辑增长律,全球文献资源每年都在以一定规模不断增长。文献的无限增长对传统的人类文明保存和传承机构图书馆带来了极大的库容压力。同时,近年来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和数字图书馆的不断完善,文献资源的保存与利用方式亦随之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越来越多的读者习惯于通过互联网获取文献资源,图书馆纸本文献利用率明显降低,低利用率文献随之大幅增加。面对这一窘境,国内外许多图书馆都在寻求着缓解馆藏库容压力的根本之道。从国外理论探索和实践应用情况来看,目前解决库容压力的最好办法就是建设储备书库,并采用联盟共享、高效存贮模式,形成分布式文献存贮网络,实现资源共建共享,使各类型图书馆共同受益。
 
储备书库是存储重要但使用率较低的实体文献的书库,对解决图书馆收藏空间的紧张状态、节省管理成本、提高图书馆空间和馆藏文献资源的利用率具有重要意义。在数字时代的今天,其存在也是十分必要的。现今,许多世界著名的图书馆都已建造或规划着新的储备书库。本文意在通过分析国外具有代表性的图书馆储备书库的概况,总结当今储备书库建设的趋势,以期为国内图书馆储备书库的建设提供一点参考和借鉴。
储备书库发展现状

(一)国外现状
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欧美各大图书馆就通过建立储存图书馆或储备书库,转移部分图书,释放现有馆藏空间,形成流动的馆藏文献。由于起步早且国力殷实,因此上述地区在储备书库的建设方面也一直走在世界前列。由于篇幅限制,下面我们试以美、德、法、英、日五国图书馆的储备书库为主线来勾勒该领域的国外发展现状。

1、美国哈佛大学储备书库
哈佛大学图书馆历史悠久,馆藏资源达1500万余册,此外还包括数百万种的缩微制品、手稿、照片、重要讲演的录像、其他研究资料以及4000多种电子资源。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哈佛大学90多个图书馆馆藏的不断增加,造成了图书馆建筑的物理存储压力,合作馆藏管理方案应运而生。哈佛大学于1986年在离剑桥市30英里以西的马萨诸塞州的Southborough兴建了一个高密度集中式储藏书库(high-density storage facility)[1],也叫做哈佛仓库(简称HD),HD由哈佛大学图书馆管理,供全校图书馆使用。
 
哈佛仓库在建筑设计上采用模块设计,即可以依照需要增加储藏单元,其容量可最终扩展至15个主存储单元,共计约20万平方英尺的存储空间,可容纳300万线性英尺(linear feet)的书架。
 
在环境的控制上,HD采用集成化的气候控制系统监控器来保证连续稳定的保存环境;空气循环和过滤装置可以及时地去除有害微粒和气体;隔离紫外线的荧光灯把紫外线的损害降到最低;中酸性的图书储藏盘使图书免受酸化。
 
在存储模式上,HD对文献按照尺寸大小进行测选和分类,根据尺寸存放到适当的书架,同样大小的文献放到同一书架,以便更充分地、最大限度地利用储藏空间。
 
在管理模式上,HD采取封闭式管理,只有工作人员可以进入。用户则通过检索HOLLIS(Harvard's online library catalog),填写网上申请表单索取文献。
 
2、美国学术馆藏和保存联盟储备库
学术馆藏和保存联盟储备库(Research Collections and Pres-ervation Consortium Shelving Facility,简称ReCAP Shelving Facility)[2]是2000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纽约公共图书馆和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三家图书馆签订协议合作兴建的远程高密度图书储备库。它实现了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的远程合作。
 
储备库位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的佛瑞斯塔校园,在物理建筑设计上,该储备库目前共有5个存储单元,用来存放图书、期刊等;另外还有1个影片库,专门用来存放彩色胶片。可以依据需要增加新的存储单元,预期到2030年发展到9个单元,最终扩展至15个。当前的储存空间有1009平方米,其中,前4个单元每个单元大约64米长,21.3米宽,11.6米高,共6个过道,1365.7平方米。单元5有70.7米长,34.1米宽,10个过道,约2457平方米。单元没有窗户,书架高度几乎可以达到库的顶部,图书的储存和提取通过机械叉车或典型的仓库操作升降机完成,大大提高了储存能力。5个存储单元可容纳大约1000万册的图书。在ReCAP中,馆藏编目及排架都是独立的,各个图书馆拥有各自馆藏资料的所有权。
 
在环境控制上,ReCAP通过保持一定的温度和湿度,为存放低利用率的文献、纸本的及敏感的多媒体格式文件提供一个适宜的环境。ReCAP使用太阳能来为储备库提供动力。为了满足储存技术及保护要求,ReCAP的温度与湿度常年控制在11.1-15摄氏度和35%的相对湿度。影片库单元的温度为1.7摄氏度,相对湿度为25%。单元的空调和除湿系统可以保证书库的温度和湿度固定。空气循环和过滤装置可以及时除去书库内破坏性的微粒和气体。利用无酸纸制成的托盘存储图书,可以有效防止文献的酸化腐蚀,尽可能延长文献的使用寿命,利于馆藏的长期保存。
 
在储存模式上,ReCAP按照文献的尺寸进行分类和排架,储存在ReCAP的书不按索书号排列,而是根据大小来排架,即每种文献的物理尺寸决定它被存放在哪里,而不是它的主题标识或作者。文献按照大小、宽度及高度存放在一个开口的纸板托盘中,托盘再被放置到一个相应尺寸的书架上,以便能够在最小的空间范围内存储最大数目的文献,提高文献的存储密度。ReCAP有16个不同规格的托盘,托盘由无酸纸制成,以防止图书的劣化。访问ReCAP中的记录完全通过条形码来识别,因此到达ReCAP的所有书目项目必须是贴过条形码的、干净的,每个项目都必须是储存在良好的条件下或者存放在一个适合的保存容器中,精密的发现控制系统能够跟踪每个项目的位置。
 
在目录控制上,ReCAP购买了第五代应用图书馆文档系统(LAS),能够控制文档的储存位置信息,满足成员馆的需求。LAS的检验能够确保记录准确地加入、验证、上架和检索。每条记录通过记录条码、托盘条码、货架条码和单元中过道数量与LAS链接。这些唯一的条码表明记录的确切的永久的位置。提供记录说明的准确度达到99.99%。
 
在服务上,ReCAP提供检索、借阅、馆际互借和文献传递服务,ReCAP还有一个小型的能容纳8人的阅览室,提前预约可以现场咨询,用户到达ReCAP时,须出示一个在成员图书馆中使用的ID卡。借阅请求每天传递到ReCAP,普林斯顿大学直接从ReCAP提取自己的请求和传递记录;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公共图书馆则通过与纽约的布拉克斯物流公司合作,通过快递服务实现文献的借阅和送达。新添加到ReCAP的项目要被赋予一个访问级别,以便能够决定如何以及谁可以使用这些项目。有三个访问级别:可在三个成员机构中任意使用,或者通过电子文档传递;可以被传递到任何分支机构或成员机构中心;可能只被传递到拥有库。这个访问级别以两个数字客户代码记录在ReCAP的库存控制系统中,自动阻止任何未经授权的来源请求。允许流通的ReCAP书目能从ReCAP的请求系统中检索,然后发送到每个成员图书馆中。由于设备并没有设计由用户直接访问,用户只能通过本机构的在线编目系统提交请求,ReCAP的工作人员处理这些在线请求,系统打印出一个提取单,在收到请求的次日便可将请求的文献送达提交请求的图书馆。ReCAP能够传递较短的文档,包括一篇期刊论文或者一本书的章节,在任意成员图书馆登记的借阅者都可以请求一篇期刊论文或者一本书的章节。2007年,ReCAP开始接受馆际互借请求。如果不是注册用户,可以通过馆际互借从ReCAP目录中请求一个经过扫描的电子文档。大多数目录是被张贴在ReCAP的网站上的,用户可以通过一个用户ID和密码来访问网站上的这些文档,张贴在网站上的文档可以打印但是不能下载。
 
3、美国密西里大学图书馆储备库
密西里大学图书馆储备库(the University of Missouri Librar-ies Depository,简称为UMLD)[3]的馆藏资料来源于密西里大学的四所分校:密西里-哥伦比亚大学、密西里-堪萨斯城市大学、密西里-罗拉大学及密西里-圣·路易斯大学。它实现了同一学校多个校区之间的合作储存。该储备书库共有两个单元,单元1建立于1997年,单元2于2007年3月开始运行。
 
在管理上,UMLD是由密西里-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检索服务部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在现场管理。UMLD的参观必须经过批准,且要提前预约。
 
在服务上,UMLD提供检索、借阅及文献传递服务。资料的检索可以通过MERLIN及密西里大学图书馆的集成编目系统。UMLD全天接受文献请求。所有的请求都会在24小时内按照收到的顺序处理。对于周一至周五14时之前收到的请求,工作人员都会在24小时内把资料送达请求的院校。紧急请求会在4小时内发送。资料通过密西里大学快递、商业快递或者当地密西里大学的图书馆传输系统完成。期刊论文和其他需要复印材料的传递方式包括传真和其他快速服务。UMLD每天一般能够接受50-80个图书和文献的请求。
 
4、法国国家图书馆比西•圣乔治储备书库
法国储备书库的典型范例为法国国家图书馆[4]。法国国家图书馆共有7个馆区,总馆位于巴黎城区东南塞纳河畔的道乐比阿克,6个分馆坐落于不同地方,分别是位于黎塞留街的原国立图书馆馆舍、位于巴黎四区的阿斯纳图书馆、位于巴黎九区的歌剧院图书馆、位于阿维尼翁的让•维拉尔故居图书馆、位于萨波雷的若埃尔•德乐中心以及位于赛纳•马恩的比西•圣乔治储备书库。

比西•圣乔治储备书库预留了大量建设用地,库区规划占地6.5万平方米,一期建设占地共1.15万平方米,尚有5万平方米的预留用地。先期已建成的库房建筑面积为50×50平方米,自1995年开始建设,计划至2015年完成。3排办公区与书库相连,办公区包括修复室、音像室、装订室、技术工作室与消毒工作室。

比西•圣乔治储备书库主要用于存放法国国家图书馆所藏报纸、期刊、稿本、舆图、缩微平片、缩微胶卷等资料。这些资料基本上只保存,不流通,但对外提供复制服务。其中缩微胶卷共25万卷,已经数字化4万多卷,90%由专业公司制作。该储备书库内书架高17.9米。存取方式为人工存取。
 
5、德国柏林国立普鲁士文化基金会图书馆储备书库
德国柏林国立普鲁士文化基金会图书馆储备书库[5]位于柏林东南部小镇Friedrichshagen,2009年9月奠基。书库高4层,共分3部分:第一部分建筑外围面积达126×68平方米,主要使用面积约22000平方米。其中书库面积近17000平方米,能藏书约600万册(件)。该建筑已于2012年正式投入使用,第二、三部分建筑将在2060年完工,届时书库面积及可藏书容量都将翻一番。

该书库充分考虑安全、空调、照明和功能的具体要求,以利于文献资源收藏。比如,为美术档案提供最先进的保护和修复准备;缩微胶片专存于室温可达2℃的存放室。采用电动式密集书架,最大限度节省空间,提高存储能力。书库内不采用自然光照明,无紫外线,另设有4个玻璃棚天井用于文献资源分拣。由于该书库与本馆地理位置分离,不直接对外服务,用户所需文献资源从分拣处由传送设备送往卡车装卸站,最终传递给用户。此外,为方便文献传递,还将设立以扫描和电子方式向用户提供所需节选文献及期刊的服务项目。
 
6、英国国家图书馆西约克郡储备库[6]
该储备库地处英国中部西约克郡的波士顿温泉库区,原为军事基地,后划拨给英国国家图书馆作为其远程储备书库。2007年3月西约克郡书库建成后,英国国家图书馆将放在伦敦各个小租赁书库中的低利用率文献资料移至该库,而利用率较高的移至英国国家图书馆位于圣潘克拉斯(St Pancras)的总部。搬迁工作始于2009年9月,完成于2011年1月。此外英国国家图书馆还将与读者服务关系不大的数字化加工业务移至此地,总馆5个业务部门定期来轮换工作。
 
该库以自动化书库管理、最大化空间利用和降低人工成本为目标。仓储系统长81米,宽22米,有7个大型书架,每个书架高21米,可提空262公里书架空间,容纳700万册英国国家图书馆馆藏。书库中有14万多个带条形码的双向书盒。每个书盒长约95厘米,相应的书架每层长约95厘米。每个书盒、每本书都贴有条形码,并利用软件控制。通过存储库大楼内7个机器人操作的起重机可以取出任意一个书盒。机器人取出的书盒通过传送系统送到检索区,再由工作人员从书盒中取出所需图书资料。
 
在环境控制上,储备库内保持恒温恒湿环境,温度控制在16℃±-1℃,湿度控制在52%±5%,已达到了档案保存的国际标准。此外,该存储库还保持低氧环境,含氧量在14.9%±-0.1%,能有效降低火灾风险。低氧环境主要靠充氮来完成。
 
在服务方面,由于西约克郡书库距总馆仅300公里,且周边交通十分便利,所以对于伦敦新馆读者提出的阅览请求,西约克郡书库一般在48小时内处理完成,并运送至圣潘克拉斯总馆。该存储库每月大约处理6000条阅览请求。除此之外,书库还设立了一个小型阅览室,为读者提供部分报纸和缩微品的阅览服务。
 
7、日本明治大学储备库
明治大学总部在东京的千代田,2001年在明治大学120周年之际,建成了新的中心图书馆。为适应东京国际性大都市的拥挤环境,中心图书馆被设计成为三层地下室和一层地面建筑,总体建筑面积7111平方米。其中参考、多媒体区在地面一层;地下一层为杂志区,地下二层为社会科学阅览区;地下三层为自然科学阅览区和文献储存区。大福公司为明治大学打造的ARSR书库就位于地下三层的文献储存区。
 
ASRS(Automated Storage & Retrieval Systems)书库是一种基于射频识别技术(RFID)的智能立体书库,又称自动仓储系统模式书库,其主要硬件包括三部分:金属箱、框架阵列、机械手。
 
而明治大学ARSR书库的精巧之处在于它能够结合被储存文献的自身特点,对地下三层的储存空间做出最优化设计。地下三层储存空间净高约7米,该区域被分为两层,较低的部分用移动式密集书架储存报纸原件和藏书等较重的文献,较高的部分采用ASRS储存从明治时代起的旧报纸、统计数据和古文书的缩微胶卷。书库终年保持22℃的恒温和55%的恒湿,以保护这些珍贵的参考文献。
 
明治大学图书馆的ASRS书库设计为4500个货位,以两个料箱占一个货位计算,共可容纳9000个料箱,合计储存量为270000卷缩微胶卷(每卷缩微胶卷可收藏半个月到两个月的日报量)。书库内资料的存取由两台堆垛机完成。取出的资料通过一个约10米长的滚筒式输送机传递到特设的检索站。毗邻检索站建有缩微胶卷阅览室。这样读者在图书馆的任何一台终端上检索到资料信息后,即可通过书库检索站获取它们,并在缩微胶卷阅览室内阅读和打复印其中的内容。
 
利用ARSR系统,上述检索过程和服务过程不过3分钟。而在系统使用前,由于缩微胶片存在不同楼层的书柜中,即使是熟悉馆藏的图书馆员也需要花10-15分钟提取馆藏。因此借助新系统,检索和提取效率比原先提高了五倍,极大地提升了图书馆的服务水平。
 
(二) 国内现状
近年来,我国不少图书馆都已兴建了自己的储备书库,其中尤以高校图书馆居多。较为典型的有清华大学图书馆远程书库、北京大学昌平储存图书馆、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提存书库、复旦大学江湾校区密集书库等。此外,中国矿业大学图书馆、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广东海洋大学图书馆、海南大学图书馆等高校图书馆也建有密集书库。

通过文献比较我们发现,密集书库模式已经作为一种主流的文献储存模式被各大图书馆采纳使用,其中颇具代表性的是北京大学储存图书馆。另有少部分高校则仍然沿用传统的闭架书库模式,例如香港城市大学远程书库[7]。
 
北大图书馆的密集储备书库
北京大学储存图书馆位于昌平校区,由原北大成教学院图书馆改建而成,使用面积约4000平方米,共有四个大的书库和三个面积各100平方米的报库组成,设计藏书量100多万册,2009年暑假完成第一期搬迁并开始服务读者。

在北大储存图书馆的密集书库内,文献根据其开本大小随机密集排架。图书条码与架位码,具有唯一标识涵义,一个架位码对应多个图书条码信息。鉴于当时市场上通用的ILS自动化集成管理系统无法满足该密集书库的管理需求,北大图书馆系统部借鉴物流管理与库房管理系统模式,自行开发了一套密集书库管理系统。该系统采用C/S模式架构,开发工具为powerbuilder11.5,数据库采用SQL SERVER,支持支持多用户并发操作。系统的设计目标主要是实现架位号与文献条码对应的管理功能,并与unicorn自动化集成系统实现无缝接口,支持密集书架的管理与服务。在实际使用中,该系统可以支持图书入库、图书出库、unicorn书目信息的导入与同步、图书盘点、库位管理(调整架位、修改条码、修改库位等)、统计查询与系统管理等功能[8]。
二 趋势分析和发展建议

(一)密集书库是主流,ASRS书库是趋势

从发展趋势上来看,自动仓储系统(ASRS)无疑是储备书库增长最快的一种设计方案,国外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已经采用ASRS作为文献存贮设施的解决方案。但毋庸讳言,由于经济局限,我国与国外在储备书库的建设方面还存在一定的距离。目前密集书库仍是国内主流,尚无一家采用ASRS模式。


但随着馆藏文献资源的不断增长,近年国内图书馆界在规划储存图书馆建设时,已经开始考虑引进ASRS模式。除香港联校书库[9],还有很多其他项目正在酝酿之中:如中国国家图书馆正在申请建设一个总建设规模约6.9万平方米、总投资超9亿元的异地战略储备书库,拟采取高密度仓储模式。2013年苏州图书馆拟建文献资源存储集散中心,包含文献存储、文献采编、数字图书馆建设、普通图书外借服务四大功能,并将实现统一调配城区公共图书馆的图书文献资源,其中也对高密度储存方式作了引进的规划。


另一方面,随着德马泰克公司和大福公司在华制造公司的建立,以及国内相关自动化仓库建设厂商的出现,ASRS的设备费用在可以预料的将来呈现出下降趋势,相信在不久将来,国内终将出现这种高效、集约、智能的储存书库。

 

(二)两种适合积木化分期建设的储存技术

其一是ASRS技术。因为ASRS依赖于射频识别技术(RFID),待存贮的每一册资料拥有完整的编目数据并贴有射频识别智能光标。机械手是依据智能光标定位的。因此,资料归还时原则上可以放进任意一个有空位的金属箱里,当然也可以按一定的顺序,例如丛书、多卷书或同一种期刊放在一起。


其二是密集架箱式排架法。该法是把密集书库书架的每一格看成是一个箱子,只要知道某本书在哪个“箱子”里,就可以找到该书。文献根据其开本大小随机密集排架。图书条码与架位码,具有唯一标识涵义,一个架位码对应多个图书条码信息。


这两种方法的共同优点在于能够实现书库的高效存储和灵活扩容。既能防止书库剔旧和预留架位产生的“虚胖”;又能盘活死书,促进书库和本馆间的资料双向流通;更能支持分期施工,方便新的存储设施和单元添加到其中。

 

(三)鱼和熊掌能否兼得

经济性和前瞻性可谓储备书库建设规划中的鱼与熊掌,而颇具发展优势的ASRS书库在运营成本这一块并不是超乎人们想象的那样贵不可及、高不可攀,反倒不失为一种既节约土地、又节省资金的解决方案,困难只在其建设成本。如何跨越居高的“首付门槛”,是否可以设计出折衷的方案,成为了兼得鱼和熊掌的关键。


笔者认为在这方面,哈佛模式和明治大学方案是两个值得关注的案例。哈佛模式的本质不是为了快速储存和索取文献,而是采用最低建造成本,实现空间效率的最大化。因而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占据着北美地区储备书库的主流,至今仍拥有近50%的使用者。而明治大学方案的精巧之处在于能够结合本馆特点,对地下三层的储存空间做出最优化设计。在该方案中净高约7米的储存空间区域被分为两层,较低的部分用移动式密集书架储存报纸原件和藏书等较重的文献,较高的部分采用ASRS储存从明治时代起的旧报纸、统计数据和古文书的缩微胶卷。这种量身定做、量力而行的设计理念或许能对我国图书馆储备书库的规划起到一定的借鉴。

相关链接

1.The Harvard Depository: The Facility [EB/OL]. http://hul.harvard.edu/hd/pages/facility.html


2.The Research Collections and Preservation Consortium[EB/OL].http://recap.princeton.edu/


3.UM Libraries Depository[EB/OL]. http://library.missouri.edu/umld/


4.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EB/OL]. http://www.bnf.fr/fr/acc/x.accueil.html


5.Friedrichshagen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 [EB/OL]. http://staatsbibliothek-berlin.de/die-staatsbibliothek/die-gebaeude/friedrichshagen/


6.Finding the British Library, Boston Spa [EB/OL]. http://www.bl.uk/aboutus/quickinfo/loc/bsp/index.html


7.于宁, 陈虹. 高校图书馆的远程书库建设[J]. 图书馆杂志. 2009, 28(9): 45-47.


8.崔海媛, 韦成府. 北京大学储存图书馆密集书库管理系统设计与应用[EB/OL]. [2009-12-12]. http://www.lib.pku.edu.cn/portal/index.jsp


9.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 八大计划建首个联校书库迟迟未获拍板[EB/OL]. [2014-05-05]. https://www.hkptu.org/ptunews/631/headline-t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