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情报 ---信息产业

亚洲数字化社会发展现状与展望

供稿人:李远东  供稿时间:2015-7-31   关键字:数字化社会  亚洲  移动通信  
2015年7月中旬,全球移动通信协会在其于上海主办的MWCS 2015(2015(上海)世界移动大会)上发布了研究报告“Building digital societies in Asia”。该研究报告称,“数字包容性”的缺失使得亚洲地区社会与经济的发展面临众多挑战、各国“数字化社会”的发展程度有较大差异。该报告认为,移动通信在构建数字化社会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是移动连接的首要承载技术,可以为社会经济的发展带来很大的效益。
 
为进一步地改善公共服务,为公民和企业创造价值,并推动整体经济的增长和发展,目前,在亚洲,各国政府正在利用数字平台打造并提供相关解决方案。由于移动通信网络具有泛在性,第三代、第四代移动通信网络可以提供丰富的业务、内容及服务,移动通信技术就非常适合被用于支持亚洲各国实现其数字化社会的目标。亚洲的社会与经济发展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必须加以解决才能促进数字经济的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在亚洲一些国家,大量人口(尤其是在偏远与农村地区的人口)缺乏许多基本公共服务(比如医疗、教育、保险和金融服务等)的提供。这一现象所造成的结果是,偏远、农村地区向城市移民的规模日益扩大,给现有的城市基础设施与服务(比如交通、公共事业和住房等)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而且相关扩容受到基本资源的限制。
 
虽然,为了解决上述这些问题,有一些亚洲国家的政府部门增加了在物理基础设施与业务、应用服务上的投入,但生产力持续损失,而且可用资源总量正在不断地减少。这就说明,必须要另外采取不同的方式,以应对亚洲地区的社会与经济发展挑战。一种很务实的方式就是充分利用ICT(信息与通信技术)的进步与公民之间日益增强的联系来打造符合下述需求的解决方案:可以增强政府、企业与公民之间的联系,改善服务交付能力、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促进经济多元化发展、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并提高社会的整体生产力水平。
 
移动通信技术非常适合被用于提供数字社会全面发展所需要的连接性、应用、服务及内容,其基础是覆盖广大地区的无线接入网络。相比于其他类型的网络技术,移动通信无线接入网络有更高的效率——尤其是在固网宽带基础设施不发达、城市化水平低的新兴国家。此外,在过去十年时间中,随着高速率移动宽带接入技术的发展,以及高配置移动智能终端设备的实用性不断地得到提升(能够支持多种、多样功能丰富的内容与增值服务),而且其价格越来越便宜,移动通信网络及移动宽带接入网络得以跨越式的发展。
 
目前,移动通信网络在亚洲越来越泛在。在此方面,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持续投入使得亚洲的移动通信网络覆盖水平显著提高:在亚洲的大多数地区,2G(第二代移动通信)网络的覆盖率均已超过90%;在亚洲的发达及较发达地区,用户的移动数据接入服务需求不断地增长,为此,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持续地部署3G(第三代移动通信)网络与4G(第四代移动通信)网络,有力地推动着亚洲地区移动宽带服务的快速发展。移动宽带网络的接入速率不断提升、移动通信资费不断下降,推动了亚洲地区智能手机市场的快速发展。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亚洲地区智能手机出货量的增长速度比全球平均水平要高出许多。
 
上述这些发展成果离不开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为实现数字化社会所作出的不懈努力。除了提供移动连接之外,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们还能利用自己已有的网络资产和现有的客户关系,从数据管理、服务交付以及用户管理这三大方面来促进数字化社会的发展。于此方面,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既可以自己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也可以和相关生态系统中包括政府、解决方案提供商、系统集成商以及第三方应用开发商等在内的其他市场主体合作。
 
在现代社会,无论是通过提高生产力、增大就业率、增强网络信息安全性,还是通过更有效、更广泛的社会服务,对数字技术的大规模普及和利用,常常会创造出重大的经济、社会与文化价值。2014年,亚太地区移动通信行业对经济的贡献度继续提高:占该地区GDP总量的4.7%。相关的经济贡献共计达到了11350亿美元,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移动通信基础网络运营商的直接贡献(2014年全年达到了2860亿美元);
 
(2)移动通信生态系统的直接贡献(2014年全年达到了3960亿美元);
 
(3)移动通信行业在更广泛的经济领域的间接贡献(2014年全年达到了790亿美元);
 
(4)在传统行业部署移动通信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效率提升(2014年全年达到了6610亿美元)。
 
近年来,在亚洲地区,一些国家的政府部门已明确地将“数字化社会行动”作为其中、长期的经济发展目标。虽然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未来数字化社会的有效运转主要取决于相互依赖的以下四大动力因素,包括:
 
(1)大量受过数字化教育、可以使用并有能力购买各种数字化服务与终端设备的公民;
 
(2)各类可以解决本土相关需求的内容、应用及服务;
 
(3)可以于其上创建、发布、保存和使用数字服务的强有力的信息通信基础设施;
 
(4)可以支持创新与投资的大环境。
 
 
参考文献:
 
[1] GSMA. Building digital societies in Asia [EB/OL].
https://gsmaintelligence.com/research/file=bd5b3cf1d0533f9c9641039ba6966864&download, 2015-06-25.
 
本文作者为上海情报服务平台兼职情报分析员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