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情报 ---我们的研究

研究与开发系列研究之五:美国及研发强国之政府研发活动的倾向

供稿人:华子怡  供稿时间:2015-10-30   关键字:美国  研发  政府研发  

一、美国联邦政府研发

美国联邦政府通过各种政策渠道支持并推动美国的研发系统。这种支持最直接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两种:①由联邦直属机构(如联邦机构内部实验室和“联邦资助研发中心”)直接开展研发活动;②为其他研发主体(如企业、学术机构、非营利机构等)提供资金投入。而非直接的支持形式包括如税收减免等的政策优惠或倾斜。这些由联邦政府主导或支持的研发活动若按功能区分,可以被分成“国防研发投入”和“非国防研发投入”。

 

(一)国防研发投入:始终超过半数权重,911后国防研发再受重视

国防研发是基本上完全依赖于政府投入的一项研发活动。美国国防研发活动历来都占联邦研发预算过半。但有两个关键时间点值得关注,一是2001年的911事件后,二是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

  • 1980年,国防和非国防研发的权重还基本持平;
  • 1985年,国防研发升至非国防的两倍以上;
  • 1986-2001年,非国防研发再次增长,基本回到了两两对半的局面。
  • 2001年911事件后,国防研发又一次占据主导,至2008年占到联邦研发预算的59%。
  • 2009年国防研发又回落到52%,这主要是由于《2009美国复苏和再投资法案》对研发进行的一次性投入主要集中在健康、能源和一般科学方面的研究。
  • 2011年,美国国防研发投入占联邦研发预算57.6%。(详见图1)
图1 美国联邦政府国防和非国防研发占联邦研发预算的历年权重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二)非国防研发投入:愈发重视健康研发,航空航天不及当年

美国的非国防研发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的研发活动:健康、航空航天研究和技术、能源、一般科学、自然资源和环境、交通、农业、教育、国际事务、退休兵福利、以及其他一些与经济和政府治理相关的研发活动。非国防研发投入占联邦研发比重的变化趋势与国防研发正相反(详见图1)。2011年,美国非国防研发投入占联邦研发预算42.4%。

过去20年,联邦的研发侧重变化最大的要数与健康相关的研发活动。

“健康研发”在1980年尚只占联邦研发预算的12%,到2011年已达到了22%,换言之,“健康研发”占非国防研发投入已经过半。这主要与两项政策有关:①1998年国家政策设定,“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2003年之前要实现预算翻倍;②《2009美国复苏和再投资法案》尤其重视健康研究,由此2009年“健康研发”进一步增长到26%。(详见图2)

“航空航天相关研发”的投入在六十年代与苏联航天竞赛时达到了其历史顶峰。整个九十年代航空航天约占联邦研发预算的10%-11%。2003年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失事之后,载人航天项目有所缩减。2006年,“航空航天相关研发”只占联邦研发预算约8%,2011年约6%。

“一般科学和基础研究”的研发投入在九十年代中期时一直占联邦研发预算约4%,2011年已增长到约7%。但该增长主要是由于子项目重分类,即自1998年起,美国能源部(DOE)的许多项目都从“能源”类目下划转至“一般科学和基础研究”。

其他非国防研发投入如能源、自然资源和环境、农业、交通、退休兵福利和服务、教育、商务和住房信贷等自2000年起始终占联邦研发预算5%左右或以下;司法、国际事务、社区地区发展等只占1%以下。

图2 美国联邦非国防研发投入的主要研发项目之权重分布(%)


注:此处为各领域学科占“非国防研发投入”的权重之演变,与文字叙述中“联邦研发预算”的比重需有所区分。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二、研发大国的政府研发之侧重

在对政府的研发投入进行跨国比较时,本节的分析和数据结合了经合组织每年发布的名为“政府研发预算拨款或支出(GBAORD)”的统计数据,一窥各国政府在研发方面的侧重和倾向。


(一)国防研发投入:美国始终过半,其他国家均呈下降趋势

研发排名前七国(分别为美、中、日、德、法、英、韩)中,国防研发投入占政府总投入的份额天差地别。

2011年——美国国防研发投入占联邦政府研发总投入57.6%。但除美国外,该比重在其他国家明显很低:韩国和英国的国防权重尚为可观,分别为16%和15%;但法国、德国和日本则是低于7%。(详见图3和附表)

图3 研发前七国国防研发投入占政府研发投入之比重变迁(%)


注:1990年欧盟数据不适用;1990年韩国数据缺失;中国所有数据缺失。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20年变化情况——1990年,冷战将尽之时,美国的国防研发占比仍为63%,之后该比重虽逐渐下降,但始终保持在半数以上。其他国家在过去20多年间,国防研发投入占其政府研发投入的比重基本都呈减少趋势,尤其是英国和法国,下降幅度最为显著。而德国、日本国防研发的比重始终较低。2011年,法国、德国和日本的国防研发均低于10%。


(二)非国防研发投入

每个国家对非国防研发投入的分类都会有一些差异,但就整体来说,具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依然能找到相互比照的落脚点。报告在对非国防研发投入进行跨国比较时,主要将之分为以下几类:经济发展项目、健康和环境、教育和社会、民用航天、非定向研究和一般院校资金。

图4 研发前七国非国防研发投入占政府研发投入之比重变迁(%)

 

   注:1990年欧盟数据不适用;1990年韩国数据缺失;中国所有数据缺失。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回顾过去20年间非国防研发投入的变化趋势,其占政府研发投入的比重与国防研发投入正相反(详见图4和附表)。

1. “经济发展项目”:多国下降,仅韩国过半

“经济发展项目”的研发活动包括与农业、渔业、林业、工业、基础设施和能源相关的研发活动。各国“经济发展项目”的研发投入占政府非国防研发投入的大体情况如下(详见附表):

  • 美国:1990年20%→2011年11%[1]
  • 英国:1990年32%→2011年8%,降幅最大;
  • 法国:1990年33%→2011年17%,降幅较大;
  • 日本:1990年34%→2011年27%;现以“能源”和“工业生产和技术”为重点项目;
  • 德国:1990年26%→2011年24%,比重基本保持稳定;现以“工业生产和技术”为重点项目;
  • 韩国:自有数据以来,该比重始终保持在50%以上,是为七国之最;现以“工业生产和技术”为重点项目。

2. “健康和环境”研发投入:美、英增长显著,且更倾向“健康”

2011年,美国“健康和环境”研发投入占联邦非国防研发投入57%,同年英国该比重为33%。过去20年这两个国家的“健康和环境”研发投入都有显著提高,自1990年分别增长了17%和15%。

2011年,韩国“健康和环境”研发投入占政府非国防研发投入的14%,法国、德国都为10%,而日本只有7%。且这几个国家过去20多年“健康和环境”研发的比重一直都较为稳定。

需注意的是,美国和英国的“健康和环境”研发主要都集中于“健康”研发(其中美国的“健康”研发呈绝对性主导,占到98%;英国的“健康”占89%);而其他国家“健康”和“环境”的投入差距则相对较小。

3. “非定向研究”和“一般院校资金”研发投入

“非定向研究”和“一般院校资金”的研发活动主要指:研发资金由政府投入,研发活动由学术机构、政府和其他部门展开,旨在于在自然科学、工程、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和相关领域推动知识进步的研发活动。

2011年,日本(59%)、德国(58%)和英国(52%)的这两项研发投入之和均占到政府非国防研发投入的一半以上。法国(42%)和韩国(31%)虽在50%以下但体量依然可观。而美国该比重则明显较小,只有16%。

但是,对这些领域的研发进行跨国比较在实际操作上有较大难度,比如一些国家如美国并不单设“一般院校资金”类别,或者如韩国并不独立出“一般院校资金”进行单独计算,因此该数据无法从其上一级类别中分离。有一些常见的做法是向具体项目授予资助或与其签署合同,由此,投入到各个项目的资金则被划分到其相对应的类别中。

4. “民用航天”研发投入:美国下降显著,他国保持稳定

2011年,美国“民用航天”研发投入占联邦非国防研发投入的14%,该比重过去20年间逐步下降(1990年24%,至2000年21%);法国该比重也是14%,但20年来基本保持不变;其他国家该比重都低于10%。

5. “教育和社会”研发投入:普遍占比较小

研发排名前七位的国家中,“教育和社会”研发投入占政府非国防研发投入的比重都非常之小。但是,法国(5%)、德国(4%)和英国(4%)该比重则明显高于日本(1%);而美国(3%)和韩国(3%)则处于中间。

 

注:

[1] 有些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经济发展项目的比重较低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这反映了政府期望商企将会动用自己的资金资助产业的各种研发活动;另一方面,有些投入到产业的政府研发资金都有较为明确的方向和目的,如国防、航空等,因此这些研发资金被归到了其他政府投入类别中。


参考文献:

[1]  NSF. 《S&E Indicators 2014 - Chapter 4.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National Trends and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s - Highlights - 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 GOV. NSF. N.p., 2月 2014. Web. 21 10月 2015.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射频集成电路产业的创新与市场——专访美国派更半导体亚太区总经理黄维旭博士
作者:丁立勇|
刊名:中国集成电路
年:2007
卷:16
期:3
摘要:
美国游艇市场与中国游艇产业
作者:王晓|
刊名:中国水运
年:2005
卷:
期:11
摘要:
美国游艇业的发展及其借鉴意义
作者:王晓|冯学钢|
刊名:上海造船
年:2005
卷:
期:02
摘要:美国是世界上游艇业最发达的国家.本文系统地分析了美国游艇业的发展历程、发展现状和动力机制,在结合中国游艇业现状的基础上,阐述了美国游艇业的发展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美国新能源"航母法"启示下的中国能源政策之路
作者:林晶|
刊名:山西财经大学学报
年:2007
卷:29
期:z1
摘要:2005年美国的综合能源政策法出台,为美国在今后20年间的能源发展指明方向.本文分析了美国新能源法的亮点与争议,优点与不足.在审视中国与美国能源问题的相似及差异的背景情况下,比较研究了中国下一步能源立法中应当汲取或注意的经验.
美国对转基因食品安全的管制及立法
作者:许鹏元|
刊名:东方企业文化
年:2007
卷:
期:9
摘要: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