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情报 ---我们的研究

研究与开发系列研究之六:研发活动之组成——商企领跑、政府支撑

供稿人:华子怡  供稿时间:2015-10-30   关键字:美国  研发  商企研发  政府研发  

一、美国研发活动的组成

1.   各研发主体研发支出之总览

美国研发系统中,按研发主体可分为四大类:“商企领域”,“联邦政府”,“高等院校”和“其他非营利组织”。在少数统计分析中,也会单独列出“非联邦政府”(即州或地方政府)的研发支出金额。

由图1可知,以研发支出总量(现值)计算,美国研发系统中的研发主体排名依次为:商企领域、高等院校、联邦政府和其他非营利组织。

图1  2006-2011年美国各研发主体研发支出总量(单位:亿美元)

注:图中数据均为现值美元。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1)商企领域:尚未完全从经济危机中脱困

商企领域向来都在全美研发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1991年至2011年这20年间,商企领域研发支出占全国研发支出总量约为68%到74%。

2011年商企领域研发支出总量2,941亿美元,若以现值计算创下新高,占全美研发支出总量69%。这是继2009年和2010年经济低迷之后,商企研发支出首度有实质性回升。但是,若以2005年为基础的定值计算,2011年商企领域的研发支出仅2,594亿美元,依然没有回到经济危机前的顶峰水平(2008年2,677亿美元)。

从增长率来看,2006年至2011年的五年间,全美研发支出总量年均增长率为3.8%,而商企领域的年均增长率仅为3.5%。

(2)联邦政府

美国联邦政府通过各种政策渠道支持并推动美国的研发系统。这种支持最直接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两种:①由联邦直属机构(如联邦机构内部实验室和“联邦资助研发中心”)直接展开研发活动;②为其他研发主体(如企业、学术机构、非营利机构等)提供资金投入。而非直接的支持形式包括如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或倾斜。

联邦政府开展研发工作主要由两类机构承担:联邦机构内部实验室(agency intramural laboratories)和“联邦资助研发中心”(FFRDC)。

联邦机构内部实验室的研发支出主要由两部分组成:联邦机构内部实验室自身开展研发活动所产生的支出,以及联邦机构为规划和管理内部和外部研发项目所产生的支出。

“联邦资助研发中心”是完全或绝大部分由联邦政府提供经费的研发机构。它主要为某些政府机构的研发项目提供研发方面的专业支持,抑或在某些情况下,在高等院校为研究项目或相关培训项目提供主要的设施设备。每个联邦资助研发中心都是由某个公司、院校、非营利机构或协会管理。2011年全美有40个此类研发中心。

a.  联邦研发支出平稳增长,但增长幅度愈发缩小

2011年,联邦政府研发支出为494亿美元,占全国研发支出总量11.6%。其中,联邦机构内部实验室(即利用自有的设施设备开展研发活动)研发支出为315亿美元,约占全国研发支出总量7%;40个“联邦资助研发中心”研发支出为179亿美元,约占全国4%。

若以现值计算,联邦政府的研发支出自2006年突破400亿美元之后,每年便以平均16亿美元的速度较为平稳地增长。虽说如此,但实际上除去2007年,近年来增长幅度愈发减小,尤其2011年,其增长幅度非常狭窄,只有5亿美元。若以2005年为基础的定值计算,2007、2009、2010年联邦研发支出都实现了超过十亿美元的增长,但在先前几年一路增长的形势下,2011年却是不增反降。

b.  联邦研发支出占全美的份额整体呈下滑趋势

不仅如此,自2006年起,联邦研发支出占全美的份额也逐渐减少,且此后年均份额一直保持在11%至12%之间。而追溯到更早,美国整个六、七十年代联邦研发支出都占到全国20%左右,到八、九十年代便一直以年均0.5个百分点的速度逐年递减,直到1996年跌破13%,1999年跌破11%。终于2001年后稍有回升,而2002-2005年,联邦研发一直保持在12%-13%的水平。(详见图2)

(3)高等院校:年均增长率稳超全美平均水平

学术机构是全美研发活动的第二大主体。2011年,高等院校研发支出达到631亿美元(详见图1),占全国研发支出总量的15%。

图2 美国联邦政府研发支出及占全美比重之变迁(单位:亿美元)

注:图中的支出总量均为现值美元。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自2006年起,高等院校每年研发支出都会有数十亿的增长(无论以现值计还是以定值计)。2006年至2011年其年均增长率达到了5.2%,稳超全美研发支出的年均增长率(3.8%)。

1991年至2011年,高等院校占全美研发支出总量的比重一直保持在11%-15%之间。

(4)其他非营利机构:占比较小,份额稳定

2011年,美国“其他非营利机构”研发支出约为178亿美元,占全国研发支出总量约4%,该份额自2000年起基本保持不变。

2.  各研发主体研发投入之总览

由图3可知,以研发投入总量(现值)计算,美国研发系统中的研发主体排名依次为:商企领域、联邦政府、其他非营利组织、高等院校和非联邦政府。

图3 2006-2011年美国各研发主体研发投入总量(单位:亿美元)

注:图中数据均为现值美元。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1)商企领域:研发投入举足轻重,且通常自给自足

商企领域历来都是全美研发活动资金投入的主要部门。2011年,商企领域研发投入达2,673亿美元(详见图3),占全美研发支出总量(4,244亿美元)63%。

商企领域几乎所有的研发投入(98%)都是用于自身的研发活动,剩余的一小部分则是投入到学术机构和其他非营利机构。

自80年代起,商企领域的研发投入开始在全美研发活动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角色。80年代初,商企领域的研发投入首次占全美总量过半;此后每年都稳定增长,直到2000年攀升到69%的峰值。但在此之后,该份额又逐渐降低(同时联邦政府的研发投入也有所加大)。2011年,商企领域研发投入占全美投入总量达63%。(详见图4)

2006年到2011年间,商企领域的研发投入年均增长率约为3.4%。同期全美研发投入年均增长率为3.8%。

图4 美国研发活动资金投入来源的权重变迁(%)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2)联邦政府研发资金投入

联邦政府是继商企之后所有研发资金投入的第二大来源。除去私营部门(其绝大部分资金来源于私营部门自身)以外,联邦政府是大多数其他研发机构资金支持的主要来源。

a.   联邦研发投入惠及到各研发主体,占比各有轻重

2011年,联邦政府研发资金投入达1,257亿美元,占全美研发支出总量(4,244亿美元)的30%。这些资金主要提供给联邦、商企和学术的研发机构或项目,另有一部分给到了非营利机构。其中:

  • 联邦内部研发活动总支出315亿美元以及“联邦资助研发中心” 总支出179亿美元基本上都来源于联邦投入,联邦资金占99%以上;
  • 联邦政府投入到商企领域的研发资金为313亿美元,亦即商企领域当年研发支出总量(2,941亿美元)的10.6%;
  • 联邦政府投入到学术机构的研发资金为387亿美元,亦即学术机构当年研发支出总量(631亿美元)的61%;
  • 联邦政府投入到非营利机构的研发资金为63亿美元,亦即非营利机构当年研发支出总量(178亿美元)的约35%。

b.  联邦的研发投入占全美份额逐步下降

联邦政府曾经是全美投入研发活动的主要部门,1964年其资金投入曾达到顶峰,占全美67%。此后几十年,联邦政府资金投入所占份额逐年减少——1964年至2000年以年均1.2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减,至1979年跌破50%,而2000年则达到历史最低份额25%。

但随着商业环境的改变,以及联邦政府在医疗、国防、反恐等方面的加大投入,2009年和2010年,联邦政府的研发投入再一次超过30%,2011年也几乎达到了30%。(详见图5)

图5 美国联邦政府研发投入及占全美比重之变迁(单位:亿美元)

注:图中的研发投入总量均为现值美元。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c.  联邦研发投入占GDP比重:60年代中期后骤减,80年代起稳降

若将由联邦资助的研发活动置于GDP的大背景下,自六十年代中期后,联邦研发投入便急速下降。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后期,由于国防相关研发支出减少,该比重呈稳定下降趋势。自21世纪初以来,该比重一直呈小微幅增长,主要是源于联邦在生物医药和国家安全方面给予的研发资助。2009的进一步增长则来自于《2009美国复苏和再投资法案》对研发活动的一次性资助。(详见图6)

图6 联邦政府研发投入及占GDP比重之变迁(单位:亿美元)

注:图中的研发投入是以2005年为基准的定值美元。比重亦为联邦投入定值除以GDP定值。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二、研发活动的组成之各国比较

1.   研发支出:商企领域均占主导;学术研发各有轻重

研发排名前七的国家中,占主导地位的研发主体都是商企领域。2011年,日本的商企领域的研发支出占该国研发支出总量份额最大,为77.0%;韩国和中国的商企研发权重也较大,分别为76.5%和75.7%。美国的商企研发居七国之中,占全美研发支出总量68.5%,。其余欧洲三国该比重都低于美国,但其份额也都在60%以上。(详见图7)

图7 研发前七国商企领域研发支出占该国研发支出总量之比重(%)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研发前七国中,政府主导的研发活动的研发支出占该国研发支出总量约在8%至16%之间。其中,日本和英国都低于10%,中国(16.3%)、德国(14.7%)和法国(14.1%)该比重都较高。(详见图8)

学术科研活动的研发支出占一国研发支出总量约在8%至27%之间。英国最高,学术研发支出占该国研发支出总量26.9%;法国(21.2%)和德国(18.0%)次之;美国、日本、韩国在10%至15%之间;中国最低,学术研发活动占该国研发支出总量8%不到。(详见图8) 

图8 研发前七国联邦政府和高等教育研发支出占该国总量之比重(%)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2.  研发投入:商企和政府均是研发前两大资金来源

从研发投入角度看,排名前七的研发大国中,商企领域依然是主要的资金投入来源。2011年的日本研发投入总额中,76.5%的研发资金来源于商企;中国、韩国和德国该比重也较高,在66%至74%之间;美国(58.6%)和法国(53.5%)该比重虽不及前几国,但仍占研发投入总额的一半以上;唯独英国(44.6%)该比重明显较低。

研发前七国中,政府是研发资金投入的第二大来源。法国最高,政府的研发投入占全国研发投入总额37.0%;日本最低,只有16.4%;英、美、德都在30%以上;韩国和中国则在22%至25%之间。(详见图9)

9 研发前七国商企领域和联邦政府研发投入占该国总量之比重(%)

资料整理: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注:研发支出——开展研发活动所产生的支出;研发投入——为自己或他人开展研发活动投入资金。


参考文献:

[1]  NSF. 《S&E Indicators 2014 - Chapter 4.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National Trends and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s - Highlights - 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 GOV. NSF. N.p., 2月 2014. Web. 21 10月 2015.



万方数字化期刊中相关文章
射频集成电路产业的创新与市场——专访美国派更半导体亚太区总经理黄维旭博士
作者:丁立勇|
刊名:中国集成电路
年:2007
卷:16
期:3
摘要:
美国游艇市场与中国游艇产业
作者:王晓|
刊名:中国水运
年:2005
卷:
期:11
摘要:
美国游艇业的发展及其借鉴意义
作者:王晓|冯学钢|
刊名:上海造船
年:2005
卷:
期:02
摘要:美国是世界上游艇业最发达的国家.本文系统地分析了美国游艇业的发展历程、发展现状和动力机制,在结合中国游艇业现状的基础上,阐述了美国游艇业的发展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美国新能源"航母法"启示下的中国能源政策之路
作者:林晶|
刊名:山西财经大学学报
年:2007
卷:29
期:z1
摘要:2005年美国的综合能源政策法出台,为美国在今后20年间的能源发展指明方向.本文分析了美国新能源法的亮点与争议,优点与不足.在审视中国与美国能源问题的相似及差异的背景情况下,比较研究了中国下一步能源立法中应当汲取或注意的经验.
美国对转基因食品安全的管制及立法
作者:许鹏元|
刊名:东方企业文化
年:2007
卷:
期:9
摘要:

注册成为正式用户,登陆后,获得更多阅读功能与服务!
转载本文需经本平台书面授权,并注明出处:上海情报服务平台www.istis.sh.cn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

§ 请为这篇文章打分(5分为最好)